|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八十六章襄陽風雲(十六完)

第一百八十六章襄陽風雲(十六完)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2-28 01:24  字數:5948

「又有什麼事?」蔡瑁先問。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

一個士兵跑進來,跪下道:「我們的人現了蘇西與6苓的屍,是有人現,主動來向我們稟報的。」

「什麼?蘇西與6苓居然死了?」蔡瑁聽到神情一呆。

「殺人滅口!」黃祖冷冷的介面道:「說,他們的屍是在哪裡現的?」

「稟將軍,離這行宮並不遠,只隔了兩三條街道。」

「這就對了,他們肯定是受了某人的指使,前來毒害了主公,跟著,就到了行宮附近,察看情況,等主公當真的被那兩個毒醫害死之後,他們這兩個毒醫也就被滅了口。」黃祖推斷道:「這樣,線索便斷了……」

「蔡瑁,既然那線索已經斷了,那麼,你亦不能洗脫有害死主公的嫌疑,因此,我認為,現在,少主應該由我黃某來保護著。」黃祖此刻卻一掃蔡瑁道。

「黃祖你……」蔡瑁見黃祖此時居然還在懷疑他,被氣得不輕。

「好好好,你愛保護著就保護著。不過,明眼的人一看,便清楚誰有殺害我們主公的心思與必要。蔡某認為,此人必是劉備無疑。」

「嗯,劉備……」黃祖想了想道:「那麼,劉備還不能死!不管如何,也要把他活捉審問,只要弄清楚,我們主公到底是死在誰手,我黃某才會放心!」

「活捉劉備?這……」

蔡瑁卻知道,現在劉備還在城內。暫時應該還在夏侯惇、徐晃的追殺之下,只要劉備在城內,估計是絕對難逃一死。所以。黃祖想說要活捉劉備,這恐怕有點難度。

「你命人直接殺死劉備么?」黃祖問道。

「是的,若不能活捉,便直接斬殺!」

「那好,劉備要逃,必須要經城門,而在襄陽。他怕只有往城北逃,逃往北面的襄江去,與回襄陽的關羽、張飛匯合。我現在便率軍前往攔住劉備。將其活捉回來!」黃祖道。

「這樣也好,不過,千萬不能讓劉備給逃了,你放心。這裡一切有我!」蔡瑁現在也只能由得黃祖。

蔡瑁雖然不怕黃祖。但是,卻想要得到黃祖的輔助。

劉備此刻,已經受了傷,他數度被夏侯惇、徐晃追上,迫得他一直穿街過巷,急急如喪家之犬。

城內追捕他的士兵,越來越多,一張大網。也似越收越窄。

這一刻,劉備還真的感到自己離死亡是這麼近。

這時刻。他要比任何時候都要懷念關羽、張飛。

一生征戰,劉備雖然不知道逃跑了多少次,可是,還從來都沒有試過像這一次如此兇險的。

身陷在這襄陽城內,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他早前真的沒有想到,弄死了劉表,會讓荊州的這些人如此瘋狂,居然不擔心襄陽混亂,居然還膽敢如此大動干戈,難道,他們就不擔心沒有我劉備,他們不可能敵得住新漢軍的進攻么?沒有關羽、張飛這兩員大將為他們敵住新漢軍,他們現在就算是殺了自己,他們又能得以活命么?

可恨啊,曹操居然派出了大將來刺殺他,讓他再難以憑著絕對的武力,威壓荊州眾臣。

不過,劉備此刻卻沒有後悔,因為他知道,他如果不能奪得荊州,他這一輩子,就休想再有出頭的機會。休想再談爭霸大業,如果再有機會讓他重來一次,他還是要想盡一切辦法,謀奪荊州的。

「劉備!大耳賊休逃!」

後面的追兵,大聲叫喊著。

渾身浴血的劉備,奮力攀過了一道圍牆,逃進了一家民宅。

他就是通過穿街過巷,利用襄陽城內複雜的街巷環境,才能躲得過荊州軍的圍追堵截,才能一直逃到了現在,都還沒有被追兵捉住。

背後有一道撕裂的傷口,另外,左臂上還插著一支箭,與夏侯惇拼殺了幾招,被震裂了手上虎口。

不管是背上的傷還是手上的傷,都讓劉備感到刺痛。

劉備不敢在這民宅院子里多待,不敢在此多喘一會氣,他撥腿就要衝進民房裡,然後再穿房而過。

實際上,劉備現在,他連自己都不知道要如何才能逃得出襄陽城外去。他現在也只是抱著能逃得一時是一時的想法。

劉備本來就沒有想過會被逼得要逃出襄陽城去,所以,他在城內,雖然有不少藏身之處,但卻沒有一條可以供他安全逃離襄陽的路。現在,劉備就只希望,可以拖到了天黑,只要天色一黑,他就可以逃到自己在襄陽城內早已經準備好的藏身之處,再看清楚襄陽的局勢,看看是否要逃離襄陽城。

但前提是,現在得要擺脫得了後面的追兵,否則,就如此一直被追殺著,他劉備也只是死路一條。

咣的一聲,劉備推開虛掩著的房門。

「啊……」

房內,卻有著一家子,正在驚恐的望著成了一個血人的劉備。

「後門在哪?快說!」

劉備喘著氣道。

「在、在這邊……」

一個婦女道。

劉備沒有多想,撥腿就走,因為,院子外面,已經聽到了追兵的叫喊之聲了。

「等等,你、你是劉皇叔?」

屋內的一個老者,此刻突然問道。

「嗯?是我……」劉備不會怕了這些手無寸鐵的百姓,頓了一下點頭道。

「劉皇叔,從俺們家後面,一直往北逃,會有一條臭水溝,那條臭水溝,可以直接潛出城外的護城河當中。」

「哦?那水溝出口沒有東西封住?」劉備聽了眼睛一亮。又謹慎的問道:「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劉皇叔,去年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