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八十三章襄陽風雲(十三)

第一百八十三章襄陽風雲(十三)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2-26 15:24  字數:5647

襄陽已經風雲涌動,軍馬的調動,使得襄陽城內的百姓都似乎意識到了襄陽恐怕要有大事生,使得襄陽城內,一下子似安靜了下來,連平時在城內街道叫賣的商販都少了許多,人心惶惶。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

原本,還有點猶豫的劉備,在得知襄陽的軍馬調動之後,他也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選擇了,他也必須要行動了。不但要行動,還得要快。

現在,只有劉表死了,他劉備才還有一點機會,如果再等待下去,等劉表率先難的話,那麼他不僅沒有機會,恐怕連性命都難保。

原本,劉備讓蒯良、蒯越兄弟上演了逼宮之戲後,想先等一等,等這次事件過去,冷卻一下,再讓劉表「病亡」,如此,便能夠讓人不會在第一時間猜想到是他劉備弄死了劉表,這樣,他再接任荊州之主,便顯得正常了許多。如今,今天才對劉表進行了逼宮,劉表不答應,馬上就「病亡」,這事兒會讓人覺得太過巧合,一旦讓人察覺劉表的死有問題,那麼他劉備就會受到質疑。

在荊州,劉備的確是根基太淺,就算他坐上了荊州之主的位置,如果不能服眾,不能讓荊州的文武歸心,那麼他也很難在荊州立足的。

尤其是以蔡瑁等為的軍方派系代表,他們不服他劉備的命令,那麼,他劉備又如何能得到荊州數十萬的軍馬呢?

可是,現在劉備也顧不得太多了,這已經不僅僅是關乎到他是否能奪得荊州的問題,而是關乎到了他的身家性命的問題。

事實上。劉備讓人給劉表下毒,是慢性的毒藥,不會在突然之間暴斃。如果讓劉表提前「病亡」的話,若是有心人,便可以察覺得出。劉表的死有問題。但劉備現在,的確不再顧慮太多了,他只能讓人馬上執行計劃,要馬上致劉表於死地。

早上生蒯氏兄弟率眾到劉表養病行宮逼宮的事,跟著,襄陽的各方勢力就收到了關羽、張飛已經率軍返回襄陽來的消息。再到各方都有了決定之後,這已經是正午時分,正是午膳之時。

一般,諸侯身邊,都會有固定的醫生大夫。用術語來說,便是御醫。

這些御醫,也必然會是那些諸侯最為親信的人,不親信的,絕對不敢任用他們作御醫,不敢隨便亂吃他們開出來的葯。

人心不古,身處高位的人,誰敢隨便吃藥?

劉表身邊。亦有這樣的人,並且還有不少,有三、四個。一直都是劉表比較信任的郎中大夫。劉表平時的生活起居,身邊的人有什麼的病,都會讓這些郎中大夫看病以及醫治。

蘇西大夫、6苓大夫,便是劉表最為親信的郎中大夫。

此兩人,是劉表就任荊州牧之後,在討逆荊州境內的山賊強盜。從山賊強盜的手上救下來的人,後來得知他們都是出自於醫學世家。家傳醫學淵博,並且。可以證實他們的確是出自於那些醫學世家的人,如此,劉表才會留他們在身邊,讓他們擔任葯膳監的職務。

在漢代時期,出名的並非就只有醫聖、神醫什麼的,同時還有許多在醫藥方面有許多建樹的人,以及一些有著家傳醫學的世家。蘇西與6苓,他們雖然並非是太過出名的醫學世家的子弟,但是卻也有一定的名氣。

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會獲得劉表的看重,並引為親信。

但是,劉表卻不知道,此兩人,雖然有點本事,可是,他們卻並非是那些具有醫德醫品,有著高尚情操的郎中大夫,他們怕死又貪婪,甚至還有一點好色。

劉備派人調查劉表身邊的郎中大夫,第一時間就調查出此兩人有問題。

這個,可以從一些坊間的百姓口中,便可以獲知的一些情報。據傳,此兩人狼狽為奸,在襄陽,以為靠著劉表,獲得劉表的信任,在襄陽做了不少惡事。

他們並非是直接做欺男霸女的惡事,但是也差不多,他們喜歡借醫之名,多次欺侮求醫的女性,並且,向病人索取的診金,會讓病人傾家蕩產。

劉備的人秘密查探,居然查探到這兩個傢伙,居然與劉表的一些女人有染,背著劉錶行苛合之事。

劉備的人,就直接將他們捉姦在床,然後,再逼著他們給劉表下毒。

一開始,他們自然是不太願意的,也是極為害怕的,可是,當真正做了之後,並沒有人覺,他們的膽子也就大了。

他們有把柄在劉備的人手上抓著,如果不聽從劉備的命令,他們就是死路一條,身敗名裂。實際,就是劉備的人就可以直接幹掉他們。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也別無選擇,只能乖乖的聽從劉備的命令。

兩人畢竟對醫藥有一點的研究,知道劉備讓他們給劉表所下的毒有點巧妙,一般的情況之下,不會讓人察覺。他們亦是為了自己今後著想,想與劉表身邊的那些與他們有染的女人做長久夫妻,也覺得,投靠劉備,弄死劉表,對於他們亦大有好處。

實際上,他們覺得劉備的毒太慢了,若是他們,早便可以讓劉表死了。

但是,他們不敢擅自作主,沒敢私下弄死劉表。

現在,劉備突然給他們下令,讓他們馬上弄死劉表,他們在驚疑之間,亦有點高興,覺得總算可以解脫了,劉表一死,他們就自由了……

劉表剛剛下了命令,並讓蔡瑁去執行解決劉備的計劃。

現在,劉表被侍女扶起來,坐到了案桌前,正準備午膳。

也不知道為何,平日沒有什麼胃口的劉表,此刻卻突然有了胃口。

這個,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