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七十五章襄陽風雲(五)

第一百七十五章襄陽風雲(五)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2-21 15:33  字數:2264

怎麼會這樣?明明是對自己一片利好的歌功頌德,怎麼突然會口風一轉,卻變成了是他劉備里外不是人了?

沒錯,他劉備的確是對荊州有野心,可是,這也不能拿出來放在大庭廣眾之下大肆宣揚啊?

現在,被這些傳言一說,原本是好的讚頌,卻似贊得太過了,將事情由好事變成了壞事了。。

原本,謀奪荊州的事,只要在一片群眾呼聲之下,再由荊州的一眾原劉表的文武官員,去向劉表提出,在此刻荊州風雨搖曳,他劉表又無力鎮守荊州,因病重而沒有辦法治理荊州的情況之下,理應將荊州交給真正的有德之士主持荊州大局。而他劉備,便是真正的有德之士,將荊州交給他劉備,是順應民意天意的事。在一眾荊州文武的支持之下,就算劉表不甘心不願意,但也可以強行逼宮,將劉表逼得退位讓賢。

但是,現在有人將他劉備的野心廣而告之,這就顯得他劉備做人不地道啊,說好了的仁義呢?你劉備的仁義,難道就是來到這裡謀奪人家的基業么?虧人家劉表在你劉備最困難,無路可走的時候收留了你,你現在這麼做,你對得起人家么?對得起天地良心么?

劉備此刻,還真的相當的氣惱,惱怒不知道是誰居然敢如此來壞他好事。如果等投了自己的人去向先提出了讓劉表將荊州讓給自己之後,再出現這樣的流言。劉備倒也不覺得有什麼,因為事情已經定局,真正由他來掌控荊州的話。有什麼不利於他的傳言,他都有辦法鎮壓下去,但現在,他只是代劉表主持荊州大局,他還不算是真正的荊州之主啊。

「主公,壞事了!」

劉巴匆匆的跑來見劉備,神色無比擔憂的道:「主公。到底是誰在陷害你?現在外界如此一傳言,這些風言風語,肯定就會傳到劉表的耳中。萬一劉表亦認為主公你要謀奪他的基業,他便有可能會對主公你不利啊。」

「劉表要對我不利的事,我是知道的,但是。我現在不是擔心劉表要對付我。而是這樣被人廣而告之,這讓我一下子陷入了被動的局面啊,如此一來,到時候就算我們成功了,於我劉備將來的名聲不好啊。」劉備的心裡,倒還真的不是擔心劉表要對他如何不利,他而是考慮到自己將來謀奪了荊州之後,他的名聲就不太好聽。

這或者是叫做要做婊子還想立牌坊。做事兒,好處想佔盡。但是好名聲又想要得到。

「哦?主公你不擔心劉表對你不利?這是為什麼?劉某覺得,現在既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整個襄陽城內,都有人在議論主公你要取代劉表為荊州之主的事,這事兒,我想肯定早已經傳到劉表之耳,不管如何,我想主公你現在還是得要去見一見劉表,跟他說明一下,免得劉表會有所行動。」劉巴見劉備居然不怎麼擔心劉表會對他不利,心裡有點奇怪,但是還是勸勸劉備道。

「嗯,見劉表是必要的,好吧,我現在便去。」劉備此刻亦知道,越早跟劉表解釋一下就越好,如果真的讓劉表認為這次的事兒是他讓人弄出來,其目的就是要副他將荊州讓給自己的話那就不是太好了。畢竟,現在襄陽還是掌握在劉表的手上,劉備雖然似已經獲得了不少荊州的文武「投效」,但是,真正掌控荊州軍權的軍將,劉備暫時還沒有公關下來,還沒有勸服那些軍將站在自己這一邊。

實際上,劉備雖然對於他是否可以奪得荊州,成為荊州之主的事上,他有點急功近利,有點看不太清楚形勢。但是,在局部處理事情上來,劉備卻也不是那種要打沒有把握的仗的人。

嚴格上來說,劉備的確是一個非常謹慎穩重的人,如果不是謀定而動,他便寧願一直隱忍下去。

劉備之所以敢於謀奪劉表的荊州,他卻也是有著自己的計劃,以及自己的行動的。

要不然,劉備亦不會當真的那麼無腦,就敢在襄陽明知道自己是在劉表的監視的情況之下,他還敢四齣活動,還敢勸說那些劉表的臣屬歸順支持他。

嗯,有些事情,其實真正說出來,還真的不算是什麼的秘密,一眼便可以看得穿。

劉備又豈能看不出像蒯良、蒯越這樣劉表的重臣,豈能會輕易的歸順他劉備,為他劉備效力?說到底,劉備亦有一點自知之明的,他知道,自己現在有何德何能能夠讓像蒯家兄弟這樣的荊州重臣為自己效力?如果劉備沒有幾分把握,劉備也不會如此冒險。

要知道,他等於在劉表的眼皮底下活動,公然的挖劉表的牆角,顯得很無腦的樣子。劉備又豈會真的那麼無腦?

實際上,劉備自從他一開始決定答應劉表,來到襄陽的時候,他就已經進行著自己的計劃,他認為是一個可以讓他反敗為勝的計劃。

這是什麼計劃呢?那就是從劉表的事上,讓劉備很自然的想到了他當初在徐州時候的處境。現在的處境,與當時在徐州的處境的如何的相似?又恰好,劉表是以病了的名義來請他劉備到荊州去的。這樣,和當初徐州陶謙一直有病在身的情況豈不是亦是一樣的?

劉備馬上就想到,只要他像當初在徐州時候一樣,讓陶謙一病不起一樣,讓劉表亦一病不起,甚至,必要的時候,可以讓劉表如那陶謙一樣,不明不白的病死了,那麼,荊州自然而然的就會落在他劉備的手上。

所以,劉備現在最大的憑藉,就是他已經準備好了,只要劉表當真的要對他不利的話,他就可以先一步讓劉表真的一病永不會再起來。

正因為劉備已經有了這樣的計劃,所以,他並不太擔心劉表是否會對他不利,亦不太擔心那些現在明義上投效了自己的荊州文武是否是真心的,因為,等劉表病重西去,沒有了劉表,那麼,那些就算不是真心臣服於他劉備的荊州文武,他們亦沒有了選擇,就只能假戲真做的,就此認他劉備為主,從此為他劉備效力。

這個,暫時還沒有人知道,劉表現在真正的病重在床,其實是劉備做的手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