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六十五章困陣

第一百六十五章困陣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2-15 09:19  字數:5504

細雨淅淅瀝瀝,平野上,被新漢軍床弩強箭分割開來的曹軍士兵,此刻戰戰兢兢,

看不見敵人,只有催命的強弩,怎到他們不驚懼?

曹軍的戰鬥力,的確能與新漢軍一較高下,起碼,他們如新漢軍一樣,敢拼敢幹,不怕犧牲。還有,他們早被曹操訓練得人人悍勇。

但再勇又能怎麼樣?新漢軍的床弩,在遠在兩里開外的地方架設好,遠遠的放箭過來,他們就只能避開弩箭激射而來的軌道,不敢涉身於弩箭射來的區域。

弩箭激射而來的破空之聲,讓所有曹兵都心驚膽顫,整個人都為之崩潰。

當然,曹軍當中,屬於二、三流武將實力的統軍將領的確有許多,當中,不少軍將亦極具戰術眼光,反應也相當快。在曹軍中段地帶,被弩箭強行隔開的曹軍行軍隊伍,當被弩箭困在弩箭陣當中的曹兵,看著與他們相隔並不算太遠的夏侯惇、夏侯淵、徐晃等曹軍主將居然下令率軍掉頭走了,一般的曹兵,情不自禁的陷入了一個無比恐懼的心緒當中。個別士兵,因為驚懼,有點失控,見到自己的大軍居然掉頭走了,他們控制不住心裡的恐懼,想強行衝過弩箭不停激飛而來的區域,想強行通過死亡地帶。但可惜,他們一衝進那死亡區域,但直接被連續不停射來的弩箭給分解了其肢體。

那種血雨飆飛的場面,讓人心驚膽顫。

只見一個曹兵,他剛一衝進那弩箭激射而來的區域。他馬上就被突如其來一支弩箭一下子洞穿了他的身體,弩箭前種的勁力,將他的整個人都帶著向前飛起。這個,就似是看電影當中的特效時刻一般,很突然的。一下子被帶起身體,跟著,他又被從道路上另一側射來的一支弩箭射中,兩支勁箭,一左一右的射中他的身體,在這剎那。讓他的身體呈現出一種被強力擠壓之下的古怪扭曲。碰的一聲,再一支弩箭,將他那痛苦仰起來的頭顱擊中,啪啦一聲微響,整個頭顱化成了一片紅白碎沫。就似這個曹兵。平空一下子失去了頭顱似的,情形非常的詭異。

其餘的,一些同樣是衝進了床弩強箭飛射而來的軌道上的曹兵,亦是一個個似突被強風颳起一般,慘叫著被弩箭無情絞殺。

這個時候,那些被這些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的曹軍軍將,他們此刻亦反應了過來。雖然,他們被分隔在弩箭陣當中。受到弩箭的聲響及軍士慘叫的影響一時也有點人心惶惶,但是他們的眼睛卻可以看得見。

他們看到了在他們遭受到了的床弩戰陣之外,有了無數的騎軍正向他們大軍的後面行軍隊伍衝殺過去。在這個時候。夏侯兄弟及徐晃、張綉等將率軍退後撤走,這是情有可原的,因為後面的那些曹軍,如果不撤走,恐怕還真的會在新漢軍的騎軍衝鋒之下全軍盡墨。他們這樣被新漢軍的弩箭陣分割開的隊伍,一時半刻怕是休想撤離這片區域了。

反擊!

這些軍將這刻第一時間就是想到了反擊。儘管他們對於弩箭的威力感到驚懼。但是,他們還算還沒有完全被打擊得沒有一點勇氣。

他們同時也發現了。他們被床弩戰陣分隔開來的情況,他們發現。只是他們站在一些不平整的區域,那些弩箭就傷害不了他們。並且,他們更發現了,在遭受到新漢軍的弩箭攻擊之後,似乎還沒有新漢軍的軍馬殺進床弩戰陣當中。嗯,床弩可不會分得清誰是曹軍或者是新漢軍,只要在那些床弩射程當中的人畜,都會一律收割性命。因此,在床弩打擊之下,新漢軍自然不會急著攻擊。

新漢軍此刻,就只需要將進入伏擊圈的曹軍分隔開來,將他們分成一段段,然後困住他們,只須新漢軍的騎軍殺敗了曹軍後面的十來萬人馬,再掉頭來慢慢收拾這些被困在伏擊陣地當中的曹兵。

如此一來,卻給了曹兵機會。

因為,他們只要不置身於弩箭的軌道,他們就不會有危險,任那弩箭狂風暴雨一般施放,也只是落在空處。這個,亦是床弩的短板,床弩只能固定方位,只能在平整的平地上,才能發揮出最有效的殺傷力。

曹軍當中,許多統軍的將領,他們都注意到了這樣的情況。

很快,在將領的命令之下,那些被殺得有點心驚膽顫的曹兵,被他們集結起來,雖然不能一下子將所有被困在床弩大陣當中的曹兵都集結起來,但是一批批的曹兵,分成了無數隊,被集中了起來。

被集中起來的曹兵,在軍將的帶領之下,他們衝上了道路兩邊那些床弩箭矢射不到的小山丘,如此,就可以將戰場上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了。

他們發現,新漢軍的床弩,其實就只是架設在道路兩旁的兩里左右的地方,而且大多都是布置在那些波浪起伏的地形的底部,面向著平整的道路。有些地方,會擺放了十數架床弩,有些則僅只擺放了一兩架。如果他們沿著那些波浪形的小山丘地勢攻殺上去,就可以直接殺到新漢軍的床弩陣地,就有可能對正在控制床弩,不停發射弩箭的那些新漢軍士兵進行攻擊。

被困在內的曹兵,他們都知道,只要他們奪取了新漢軍的床弩陣地,他們就可以突破新漢軍的圍困,就可以衝殺出去。

當然,他們所看到的,並非只是新漢軍的床弩,自然也看到了分布在床弩陣地之間的那些新漢軍士兵。這刻,那些新漢軍的士兵,並沒有就向他們衝殺過來,而是與他們現在一般,站在那些小山坡的高點上。擺好了陣勢,是弓箭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