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六十四章壯士斷臂

第一百六十四章壯士斷臂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2-14 04:10  字數:5697

李典見這道緩坡之後並沒有狀況,提著的心亦放了下來,他暗吁了一口氣,卻對左右瞪了一眼道:「幹什麼!都給老子上,看把你們嚇得?就算有新漢軍又怎麼樣?給老子打回去就行了,就不相信,他們就有三頭六臂,一刀砍下去,他們還不是一樣要人頭落地?」

李典說完,一揮手,令大軍前進。

踏踏踏……

曹軍將士,策著戰馬,邁著步伐,一步一步的登上了緩坡,在他們的步伐踏過的道路草地當中,雨水濺踏,爛泥翻飛。

正如之前的斥侯兵的探察,緩坡之後,並沒有新漢軍的影子,有的,只是上一次戰爭所遺留下來的一些痕迹。那些當初被新漢軍披掛在身上的樹枝草葉等等,撒了一地,已經有了一點乾枯。當然,這數天來,雖然不時下著點小雨,但是,這一片斜坡當中,還是一片血黑的顏色,雨水並沒有馬上就清洗乾淨草地上的血跡。

「前進!」

李典策馬在坡頂,呆看了一眼眼前地下的累累血跡,嗓子有點乾澀的猛喝了一聲。

曹軍有如浪潮,翻過了緩坡,往下走去。

不知道為何,每一個曹兵在走下這一道緩坡的時候,心裡都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或者,在此刻他們都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當初他們在此突然看到新漢軍如林的在等著他們的場面,又或者,是想起了當初在這道緩坡當中的苦戰慘烈。昨日的兄弟,一個個被新漢軍斬殺在地,他們的慘叫,恍惚猶在耳邊。

大軍走下到了緩坡底下,再往前,便是一片相當較為平整的地帶,要穿過這片地帶約三、四里,方才是又一片波浪起伏的波浪形的山坡地帶。

他們不知道,這一次,曹軍卻等於是真正的走進了一個死亡地帶。

當初新漢軍選擇在此隱伏,等侯曹軍的到來,就是看中這裡的地形,是等於是一個凹陷下去的不太規則的四方盤地。雖然僅只是在四周的小山坡波浪起伏之間所形成的一個並不算是真正盤地的小盤地,但卻正好可以由前方的那一道長長的緩坡所阻擋了曹軍的視線。也正因為如此,新漢軍方可以在這裡給予曹軍的一個突然性的打擊。

現在,前方似乎看不到新漢軍的影子。

但是,新漢軍的軍士,其實是隱伏於更遠一些的,這道長緩坡對面的一個個小山坡之下的地上。當然,他們的前方,撒滿了四角釘鐵蒺藜,以及,一支約兩萬人馬的弓箭大陣。

李典立馬在那緩坡之上,他並沒有馬上策馬走下緩坡,而是在上面目無表情的看著大軍從自己的身旁走過,如流水一般走下緩坡,走上下面的平整的草地上。

咚!

咚!

咚!

強勁有力的,有如直接敲擊在人心上的三聲重鼓,毫無徵兆的突然響起!

三聲鼓響,當真的就有如三下重錘,重重的撞擊在所有曹軍將士的心坎上,讓他們齊唰唰的一下子立定,然後,人人神色驚慌的四下張目。

「呀……呀……」

曹軍戰馬亦受驚,一時間,使得曹軍當中的騎兵有點混亂。

而李典,則是臉色一下子煞白。

「喝!」

一聲大喝,立馬緩坡之上的李典,極力張望,看到了前方,居然從濕漉漉的草地上,一下子站起了一排排的人馬。

該死!新漢軍居然還來攻襲自己軍?居然還是在這裡等著自己的大軍?這……這實在是太過狡猾了。上次,新漢軍列好陣勢在這裡等著,而這一次,居然冒雨伏在泥水草地上,讓他們防不勝防。

李典的心一下子降到了谷底,情不自禁的罵了一聲。

不過,雨水朦朧之間,從正前方站起來的人馬,似乎不是太多,並且,似乎全都是步兵……嗯,前方兩三里的區域之中,一馬平川,哪裡能藏得下戰馬?所以,肯定不會再有新漢軍的騎兵在前方隱伏攻擊他們了。這讓李典稍為看到了一點機會,他正要馬上下令,讓自己軍的騎兵衝殺過去,沖潰前方的新漢軍步兵。

可是,他還沒有來得及下令,卻又聽到了一陣嘣嘣嘣的強力嘣響,跟著便是有如從四面八方傳來的,有如有著無數猛鬼在嗚嚎著的聲響一般,讓人心驚肉顫,又覺刺耳難受。

嗚嗚嗚……

聲音直灌耳孔,仿似要把曹兵身體內的空氣都抽干,讓他們感到有如窒息一般的難受。

這是什麼聲音?

不過,不用李典猜了,因為,他已經看到了。

他站在緩坡的高點上,卻是看得最為真切。

他看到,從前方三、四里遠的地方,以及從他所站立著的緩坡的兩邊,一排排急速如閃電一般,白色流箭飛射而來。

一道道弩箭,破空而來,這些弩箭,幾乎是貼著地面,水平的急速射來,因為快,直接穿破雨幕,使得弩箭在飛行當中,就似是在水面疾飛一般,帶著飛濺的雨水,使得這些弩箭都化成了一道道白色的水箭。

噗……

李典看得眥目欲裂,他的胸口一悶,一痛,一口氣緩不過來,噗的一聲,噴出了一口鮮血。

卟卟卟……

碰碰碰……

李典看著那些破開雨幕射來的水雨,輕易如舉穿透了已經走下了緩坡之下的曹軍軍列,一道道的白色水箭,有如無物的穿過一個個曹軍將士的身體,然後白色水箭化成了血箭,再穿透另外一些曹軍將士的身軀,再帶著他們整個人都飛了起來,再重重的撞在人群當中。

「弩箭!新漢軍的弩箭!退!都給我退!」

李典站在緩坡高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