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三十七章八方報喜

第一百三十七章八方報喜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1-28 06:10  字數:6675

主要還是甄宓的動靜太過扣人心弦了,讓兩人的心神都為之牽引。。.

另外,在兩女的心裡,對劉易的確亦是特別的親近的。因為她們亦早已經知道,她們以後都會是劉易的女人。

所以,不管她們對那種事兒有所誤解,擔心會很痛,但當這一個時刻要來臨的時候,她們亦不會拒絕劉易的召喚。

特別是甄洛,她雖然稍為懂了一點事兒,心裡亦儘管知道,她小時候與妹妹甄宓與劉易那樣是不應該,是劉易那壞傢伙變著法子來欺負她們姐妹,使得她總會下意識的想拒絕再被劉易那樣欺負,可是,當劉易真正的想要她之時,她絕對會心甘情願將自己獻給劉易。

劉易一邊跨坐在甄宓的身上,一邊分別擁過了甄洛及蔡琰,擁著她們那柔若無骨的嬌軀。

不得不說,一邊在一女的身上馳騁,一邊用雙手感受著兩女的美妙,哪怕只是聞著她們身上的那股處子的馨香,都讓劉易有一種心曠神怡的舒爽。

初奉恩澤,甄宓哪堪蹂躪?被劉易那滾燙的巨物弄得她不一會便兩眼反白,嬌喘吁吁,語無論次得都不知道她在呻吟著什麼了。

在她一陣震顫之後,劉易將她扶到了池子里泡著,轉而將注意力集中在另兩女的身上。

甄洛有點壞,她悄悄的縮往一旁,假意照顧妹妹甄宓,把已經被劉易撫弄得有點意亂情迷的蔡琰推入了劉易的懷抱。

劉易自然是來者不拒,不管是誰先來。劉易都想一起吃了這三個丫頭,誰也逃不了。

擁著蔡琰,親著她的臉頰。

相對而言。她的確要比甄家姐妹更加的害羞,不過,此時此刻,她亦沒有如一般的女人那般矯揉造作,而是很乖順的任由劉易對她撫弄。

劉易在她的耳邊跟她說著一些情話,她亦只會低聲嗚咽的應著,讓劉易對她大生憐惜之心。

「琰兒。說真的,哥哥比你大了差不多十歲,你會不會覺得哥哥配不上你?」劉易自感自己的確不再年輕。尤其是相對於現在這個時代的人來說,二十七、八歲了,在這個時代,已經算是一個中年人。一般的男子。到了二十多三十歲的時候,已經顯老了。

事實上,這個時代的人,亦常蓄鬚,所以,看上去更顯老成,在一些文人士子當中,往往到了三、四十歲的時候。他們都自稱老夫了。

劉易現在自然不算老,但是。在這個時代待得及了,或多或少都受這時代的人文氣息的影響,有時候,看到一些明明是中年人,可他們卻自稱老夫了。當然,這個時代的中年人,到了三十多四十歲的時候,孫兒都已經早有了。所以,稱老亦不為怪。

說實在,劉易和比自己大了十多歲的女人在一起,劉易倒也不覺著什麼,可是,和比自己小了這麼多的少女在一起,心裡居然有了一個老牛吃嫩草的古怪心理。

當然,像甄宓、甄洛、蔡琰三女,她們的確很嫩。

嫩得就像是三棵豆芽菜,吃起來卜卜脆。

三女,都是膚若凝脂,肌膚吹彈可破,水靈靈的,白裡透紅,如一般的嬰兒肌膚一般,摸上去,滑溜溜的,很是舒適。

「劉易哥哥,才不會呢……人家自從懂事的時候開始,爹爹就跟人家說過了,當年董卓那賊人垂涎人家蔡嬡姐姐,幸得劉易哥哥你,要不是你,說不準……反正,爹爹說,那時候他都以為自己活不成了,便把人家與姐姐一起許配了給哥哥你。在人家心裡,劉易哥哥你就是人家未來的夫君,這一輩子都不會變了。至於什麼配不配的,劉易哥哥就不用多想了,人家覺得,能夠嫁給哥哥,便是琰兒最快樂的事情。」蔡琰伏首在劉易的懷內,輕聲低語的說著。

「哦?真的嗎?我有這麼好?有什麼值得你垂青的?」劉易故意逗著她,一邊偷偷的解去了她的衣裙,讓她的衣裙與甄宓的衣裙一起,隨意飄浮在浴池當中。

「哥哥你親切啊,你忘了?小時候人家就最喜歡讓哥哥你抱了,跟哥哥在一起,是琰兒覺得最為安心的時候。還有,哥哥你可是我們新漢朝所有人都崇拜的大英雄,我們大家都知道,如果沒有哥哥你,別說琰兒跟姐姐、爹爹他們了,整個洛陽地區的數百萬百姓,都沒命了。所以,像人家這麼大的人,不管是男女,都非常崇拜哥哥你。都以你為標準,一說到哥哥,沒有人敢對哥哥你不敬的。」

「嗯,就這些?」劉易從旁欣賞著蔡琰側臉,看著她臉兒慢慢的飛紅。

「當然還有很多值得人家喜歡的,比如,哥哥亦是大學士,是我們新漢朝……不,整個大漢都無人能及的大詩人,大作曲家,你所作的曲子,琰兒都會彈呢。」

「還有……」甄洛這時候把妹妹甄宓扶到了一旁較不淺水的地方泡著,轉而主動的前來貼上劉易的另一邊接話道:「咱們哥哥,還是整個大漢最為風流的才子,哥哥的風流史,讓每一個人都羨慕呢。對不,好哥哥。」

「呃……小妮子,你居然敢取笑你哥哥?」劉易不客氣的撕拉一聲,直接將甄洛的衣裙給撕開,扔到一邊去道:「哥哥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風流。

「嗯啊……好哥哥……」甄洛嬌呼一聲,伏入劉易的懷內,與蔡琰靠在一起,嬌膩的仰起漂亮可愛的俏臉道:「哥哥別急著欺負人家,你還想不想和小時候的那樣,嗯……讓人家吃你那個……」

她說著,小手曖曖的便握上了劉易那弄了甄宓之後還沒有消停下來的異物。

「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