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二十九章陣前嘩變

第一百二十九章陣前嘩變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1-18 08:01  字數:5668

第一百二十九章陣前嘩變

韓遂如此,等於是逼著自己的軍士去打一場他們打心裡都不願意打的戰爭。追小說哪裡快看最新最全小說

靠拿著武器在後面驅趕自己的士兵去戰鬥的軍隊,能有戰鬥力么?或者說,那些士兵,能爆發出應有的戰鬥力么?

說實在,如果韓遂若是明智的話,他在當初率軍到達隴西城,准攻城的時候,看到發生了那樣的事情,看到了自己的軍馬都有避戰的意思,都不想對隴西城的那些老弱婦孺,甚至是自己帳下軍士的一些鄉親父老下手的軍馬。韓遂就應該當機立斷,馬上率軍離開,不要再在隴西城前紮營與隴西城對持。哪怕,他直接率軍前去攻擊北原或上方谷,前去攻擊在冀城的馬騰都好過留在這裡。

要知道,一旦失了了軍心,失去了自己軍士對自己的擁戴,他韓遂又憑什麼在西涼立足?

可惜,韓遂實在是太過愚蠢了。

嗯,或者韓遂並不愚蠢,他只是有點強求了。

實際上,韓遂有著自己的想法,有著他心裡的追求。他原本是朝廷命官,被反賊挾持反成了賊首。這樣的戲劇性的變化,使得韓遂野心暴漲,尤其是,此刻大漢如此混亂。這正是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時候。

他之所以答應鐘繇,投靠曹操,與馬騰這個結義兄弟反目成仇,是他看到了如果他隨馬騰一起投靠了劉易的話,那麼。他最多就是劉易之下的一個臣屬,再也沒有自立的可能。尤其是,在新漢朝的那些政策之下。在新漢軍的軍制之下,他恐怕連自己的本部軍馬到最後可能他都難以調動得了。因此,他真的不願意歸順新漢朝,受到新漢朝的節制。

然而,歸順曹操卻就不同了,畢竟,曹操在中原。隔著一個新漢朝若大的勢力。只要他一天不到曹操的身邊,他就等於是一方諸侯,要如何。他完全可以自己自主。而對他有利的,那就是他可以重新獲得一個朝廷官方的合法身份。利用這個合法身份,他在西涼便會有大有所作為。最為重要的,他在名義上是曹操的臣屬之後。便可以向曹操索要諸多好處。起碼。自己在西涼所發展的軍馬,在名義上是為曹操而戰,那麼,你曹操總得要有所表示,起碼,要負責自己軍馬的糧草供應吧?

如此,他便可以供曹操之力,在西涼發展壯大。只要自己發展壯大了。那麼他要如何還不是他韓遂自己說了算?到時候,等自己實力強大了。再脫離與曹操的關係,誰又能奈他何?

可惜,事情的發展,豈會全如他所願?新漢軍要殺進西涼來了,他韓遂還想自己自立,坐擁整個西涼的話,那就必須要按鍾繇所說的,要出兵阻止新漢軍進入西涼。否則,待新漢軍當真的進入了西涼,怕就沒有他韓遂的什麼事了。何況,他並不認為馬騰就會如此放過他,就會放任他的背叛。馬騰一旦得到了新漢軍的支持,恐怕第一時間便要拿他韓遂開刀。

基於這些原因,韓遂現在,還真的沒有選擇,要不擇手段,亦要奪下隴西城。

並且,鍾繇的信中已經提到,新漢軍已經打通了天水至陳倉關的通道,新漢軍的大軍,已經殺到天水城,如果他遲遲還沒有動手的話,待新漢軍再殺到隴西來,他韓遂又將如何與新漢軍一戰?

所以,韓遂現在急了。

他策馬在大軍之後監督,卻看到了一個個有氣無力的士兵,這讓他心頭大怒。

他的親兵當中,亦有不少躊躇,猶猶豫豫的樣子。

「臨督營準備!」韓遂直接撥劍,在軍陣之後怒瞪著雙目喝道:「此戰,關乎著我們所有將士的命運,莫要因為守城之敵只是一些婦孺老弱而心懷不忍之心。我等若不儘早奪下隴西城,他日新漢軍便殺到我們眼前,到時候,死的,便是我們!還有,不管如何,爾等是我韓遂之兵,你們現在吃的穿的拿的,全都是我韓遂的。所謂食君之祿,忠君之事。誰敢猶猶豫豫,出戰不力,莫怪我韓遂不講兄弟情義。立斬無赦!」

「還有,別看在你們眼前守城的都是一些婦孺老弱,可是,你們若敢掉以輕心,到時候你們便死於他們之手,別怪韓某沒有提醒你們。戰豉起!給我精神一點,攻城!殺!」

韓遂惡狠狠的下令。

「殺……」

終於,其下的軍士,附應了一聲,喊殺著向隴西城挺進。

刀盾兵在前,弓箭手隨後,間中穿插著攻城死士,他們抬著雲梯,肩負著一圈攀城所用的繩索。

城頭上,男女老少亦從韓遂軍的戰鼓聲當中,知道韓遂軍又要攻城了,所以,一時間,城頭上又出現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那些百姓,又義無反顧的充當起了守城兵。

「來吧!小兔惠子,爺爺在此等你們很久了。就當爺爺瞎了眼,當年接濟了爾等白眼狼,爺爺寶馬未老,在此等著你呢。」

「格格……沒有錯,老大爺,別說你寶刀未老了,咱老娘亦是青春還在,當年,若沒有老娘的奶水餵養那些小娃,哪有他們今天來攻打我們?好吧,反正咱家的娃兒已經不在了,老娘也不想活了,來吧。誰不想我們活,我們就不讓他活,老娘跟你們拼了!」

城頭上,沒等韓遂軍殺到近前,便在城頭上大聲喝罵起來。聽這些老弱婦孺的語氣,還挺樂觀的,大有一種笑面迎生死,大義凜然的味道。

看似戰雲密布,但是,不管是攻方守方,卻都似沒能讓人感受得到半點戰意。

韓遂軍,雖然已經向前挺進。但是,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