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二十三章奪城

第一百二十三章奪城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1-14 11:40  字數:4596

「有動靜!下面肯定有情況!」李信現在還真的是草木皆兵,因為他知道,一旦被馬超軍殺到城下,被馬超軍破城的話,他是絕對難以倖免的。去眼快

新漢軍容不下他們這些作惡多端之徒,就算馬超沒有歸順新漢朝,就憑之前王異連敗馬超,斬殺馬超軍數馬軍馬的事,馬超都不會放過他們這些李傕的人。除非他們能夠證明自己從來都未曾做過惡事。

嗯,當年新漢軍收復長安之時,對於董卓舊部的審查,斬殺了無數罪無可恕的降卒,這事影響深遠,那些跟隨著李傕、郭汜、牛輔等人的董卓賊兵,真的人人心驚,生怕會落到新漢軍的手裡。

所以說,當初新漢軍斬殺那麼多董卓賊兵,其反面的效果,便是逼得饒幸逃到西涼的賊兵堅決與新漢軍對抗,拚死守著那些險要的關隘,不敢放新漢軍進入西涼。

李信不敢有半點大意,他急道:「快!派人出城去看看……不,放箭!對,給我放箭!」

現在打開城門派人出去察看情況是很危險的,李信一下子想到這個,趕緊喝止,不敢讓人出城去觀看。

「對準那木頭四周給我放箭!」

城下一片雪白,表面看上去,還真有很難看得清楚是否有人潛伏在城外。李信亦有一定的潛伏常識,知道如果城外有人的話,只要在上面蓋上一張白布,那麼看上去就像是積雪一般,根本就看不到有人。

聽到李信緊急的命令。使得他左右的那些士兵亦心頭為之一緊,真的以為有敵軍想偷城。當下亦不管太多了,就按著李信的命令。紛紛彎弓搭箭,胡亂的向城下射出箭矢。

一時間,嗖嗖嗖的射出了一陣亂箭。

亂箭紛飛,落在護城河上有之,落到了那四根木樁四周亦有不少。

這個時候,爬伏在雪地上一動都不敢動的四、五百馬超軍,不少人已經潛伏在那木樁之後。城頭上的亂箭。正巧將他們覆蓋在內。

卟卟卟的入肉聲響,爬在地上的士兵,無數人中箭。

不過。也虧得這些將士,是馬超與龐德等將從軍中挑選出來的精英,全都是精銳之士。並且,挑選出他們參與偷城之時。他們便清楚。只要參加了行動,他們便是死士。這些將士,亦是意志無比堅韌的死士。

他們此刻都知道,馬超與龐德兩位將軍就在護城河當中。如果他們因為中箭而發出聲響的話,或者是吃痛之下暴露了目標的話,那麼馬超與龐德兩位將軍就危險了。他們在護城河當中,將會面臨城頭上無數弓矢的射擊。

所以,中箭那些直接被弓箭射殺的死士倒還好。那些中箭沒死的,那就考驗著他們的意志。

一個死士。他被一支亂箭直接射正背面,直接射穿他的身體,將他釘在地面上。劇痛,讓他渾身顫抖,可是,他在中箭的那一刻,下意識的一下子緊咬著嘴唇,忍著痛苦,不讓自己發出半點聲響。

他或者知道,自己已經沒救了,為了免得自己會發出聲響,他強行將自己的一隻手插進了嘴裡,直至最後咽氣。

還有一些更加倒霉的死士,渾身被射中了多箭,並且還不是同時間被射中的,而是不時便有一支箭射中了他,這一波一波的痛若,真的痛得他死去活來,可是,堅韌的意志,讓他並沒有發出半點聲音,最後,他是被活活痛死的。

城頭上的亂箭,胡亂的射了好一會。

「李信將軍,城外沒有什麼動靜啊?是不是你看錯了?」一個李信親將,看到他們射出了這麼多箭矢,但是城外卻一點動靜聲響都沒有,便有點懷疑的道。

「停!」李信這才叫停士兵。

「奇怪,莫非我估計錯誤了?或者是我看錯?城外並沒有什麼的動靜?」李信凝視望著護城河對岸,看著插了一地的羽箭,似是在自言自語的道。

「李信將軍,其實……其實末將一直都在盯著下面,若有動靜,末將一定會率先發現了……」一個應該是負責在此鎮守的軍將語氣有點小小的不滿道。因為李信懷疑下面有不對,這便是懷疑他辦事不力,懷疑他是否是玩忽職守。

「將軍,要不我們派人下去看看?」一個親將建議道。

「不,不用了,若下面有人,我們這一波亂射,怕都將他們射死了。」李信現在亦有點懷疑自己是否是神經過敏了,聽到了那守將的話,他都有點不好意思。

「張升,本將軍不是懷疑你什麼,只要你守好此城門,等此事過後,我舉薦你給主公為親將,又或調你回天水城。好了,你們繼續小心盯防,我先到別的城門去看看。」李信安慰了一下那守將,轉身而去。

如果李信再停留多一會,恐怕便會發現,城下的亂箭之間,原本一片雪白的雪地上,開始慢慢的變色,似是一塊白布被染了污漬,東一片西一片的污點。

那是中箭死士身上流出來的鮮血,經過一段時間滲透,終於將他們身上蓋著的白布都染紅了。當然,在夜色之下,看上去就是一片片的污漬。

慶幸,城頭上的李傕軍,此刻卻並沒有再過多去關注城下那亂箭的地方。

嘩啦的兩聲輕微水響,馬超與龐德,這才動作僵硬的從水裡爬上對岸。

兩將沉到護城河底,避開了城頭上的亂箭,同時毀去了護城河底的那些尖刺,這才安然的從水底渡過了護城河。

兩將伏在城牆下的護城河邊,一邊觀察著城頭上面,待沒有看到有城頭守兵觀察下面了,他們的手腳亦恢復了靈活之後。他們馬上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