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二十二章馬超襲城

第一百二十二章馬超襲城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1-14 11:40  字數:5598

夜色悄然降臨,天水城前也總算安靜了下來。

黃舞蝶等女悻悻然的率軍返營,她在天水城前搦戰了整個下午,人家就是不接戰,她亦拿天水城的守軍沒有辦法。

她一個女將前去叫陣,在口頭上一般都占不到太大的便宜的,一度,城頭上的李傕軍的士兵出口卧穢語,極盡侮辱。甚至乎,不少放浪形骸的李傕軍將士,還站上城頭的牆垛,露出那黑乎乎的醜陋話兒,向城下的黃舞蝶等女將放射液體,取笑她們這些女將。

但是,那些傢伙,卻因此而付出了性命的代價。

黃舞蝶的射術,學自其父黃忠的箭術,儘管還不能算盡得真傳,可是卻亦要比劉易更厲害得多。

九箭連珠,黃舞蝶暫時還沒學會,但是,一次射出六、七箭,卻是不在話下的。並且,她射出的弓箭,還真的像長了眼睛一般,專門射爆那些敢露出來的士兵的下體,直接震懾住城頭的李傕軍,讓城頭的李傕軍,再不敢口出卧。嚇得他們,都不敢再露頭。

當然,儘管震懾住李傕軍,但黃舞蝶依然感到沒趣,要不是想到她不只是搦戰李傕軍,還雖然吸引李傕軍的注意力,好讓馬超等將準備繞過天水城的事,她早便想率軍回營了。

回到營,她還有點氣呼呼的。

不過,劉易與王異在浴帳之內一翻激烈之後,見到王異似已經不能再承恩澤的樣子。便沒有再肆意的放任,而是溫柔的抱她到睡帳,讓她先休息。畢竟她已經一夜一天沒有合眼了。劉易自然不好太過放縱而讓王異太過勞累。

所以,劉易哄王異睡了之後,已經離開軍營,前去為馬超等將送行。

馬超等將,這一次繞過天水城前往攻擊那兩三百里長的路線關隘,一路無數的關卡,需要他們快速襲擊。並且一旦開始攻擊,便不能停,要一路攻殺過去。一旦停下或者受阻。那麼餘下的關隘的李傕軍便會有所準備,那時候,便不是襲擊,而是強行攻擊了。

但是。不管是誰。心裡都明白,只要他們一發起攻擊,後面關隘的李傕守軍就肯定會有所警覺,所以,他們都做好了要打苦仗、硬仗的準備。

劉易其實很想一起與馬超等將前去的,但是被眾將勸住,所以,劉易只能目送他們消失在夜色當中。

返回軍營。劉易看到了氣呼呼的黃舞蝶,一問之下。才知道她是因為天水城的李傕軍沒有接戰,還敢出言侮辱了她而生氣。沒法,劉易使盡渾身解數才哄好了她,這一夜,自然又是一個激情之夜。

自然,在天水城的李傕沒敢應戰的情況之下,劉易在天水城前的軍營亦沒有什麼事可做的,就唯有與眾女一起激情一翻。

而相對於馬超等將來說,這一夜,卻是一個激戰之夜。

天水城四周,原本是有不少李傕軍的軍營的,但是,在馬超率軍攻殺到天水城下的時候,李傕早已經命令那些軍營的軍馬撤回天水城裡去。留在城外的李傕軍軍營,早已經被馬超率軍肅清了一遍,早已經沒有了李傕軍的人影。

繞過天水城,其實就只需要向城東方向的山林里繞過了些山嶺便可以,天水城的守軍是看不到的。何況在夜裡行軍,根本上就不會讓天水城的李傕軍知道。

所以,馬超、龐德、郝昭,還有王越、史阿等人,他們只花了兩個時辰左右,便已經繞路繞過了天水城,到達了天水城的北面十多里之處。

從天水城往長安陳倉方向,其第一個關隘,就在天水城十多里之遙,這個關隘,實際亦等於是一個城鎮,縣級城池。

其城池坐落在山口當中,不算太大,但是卻也是一個重要的關城。

這裡,是渭河的一條分支河流所在,渡過渭河分支,便是這第一個關隘,東河山城。

實際上,以天水城為中心,方圓十里左右,還是有一片相對較為平整的地勢的,尤其是從天水城向東北方向,沿著渭河支流,會有一個寬約數里的平整地勢。當然,這樣的平整地勢,亦可以看作是渭河支流的河灘。

東河山城,就恰好扼守著往陳倉方向的山口。

馬超軍若想通過,就必須奪下此城。

與一般的關隘不同的是,此城是一座完整的小城,並非像一般的關隘一樣,只向陳倉方向防守。

不過,馬超等將,亦沒有猶豫,因為馬超的心裡,要比一般的軍將都心急,因為他此次的戰鬥,是關乎到隴西城的安危,只要他們一路攻擊順利,直接打通這兩三百里長的路線,放新漢軍進入西涼,那麼,說不定隴西城還沒有被韓遂攻下,他便可以率軍支援,能力保隴西城不失。

命令行軍了兩個時辰的兩、三萬將士休息了一會,吃飽喝足之後,馬超親自上陣,與數員大將一起,承擔突襲任務,力求一擊擊破河東城的一個城門,放自己的軍馬進城。

這夜沒有降雪,但是寒風如刀。

子夜時分,大地一片漆黑,河東縣城之內,百姓早已經熄燈歇息了,唯有城牆上,還燃著一排火把。

儘管很冷,又刮著寒風,但是城頭上的李傕軍居然還是守衛森嚴,半沒有半點忪懈的跡象。

城頭上,除了有固定站哨的士兵之外,還有一隊隊人數為一什人的巡邏兵在城頭上來回巡守著。

李傕軍如此嚴陣以待,倒也有點出乎馬超等人的意料。

實際上,馬超等人不知道,此刻的李傕守軍,其實已經是驚弓之鳥。對於河東城的李傕軍來說,他們現在還真的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