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二十一章帳內的浪聲

第一百二十一章帳內的浪聲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1-13 13:05  字數:3129

劉易一個側身,和衣跨進了浴桶當中,嘩啦一聲,將渾身一絲不掛的王異給抱了起來,將她壓在浴桶邊沿,然後尋著她的小嘴兒便親了下去。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杠杠的。

「不……嗯……」王異還想做最後的掙扎,但是卻避不過,被劉易親了一個正著,使得她後面的話都說不出來。

溫厚的男子氣息,讓王異的芳心跳得怦怦作響,一下子便面紅耳赤。

這個時候,她倒是完全清醒了過來,不過,她僅只是象徵性的掙扎了幾下,便不再掙扎,反而是有點熱烈的摟上了劉易,任由劉易品嘗她的津液。

若是一般人敢如此輕薄她,王異一定會將其雙手砍了拿去喂狗。可是,此刻的王異,她真的沒有一點脾氣。

到了此刻,她就算是再怎麼沒有經驗,再蠢再笨,心裡也清楚劉易這傢伙是故意要佔她便宜的,何況她本來便是一個慧質冰心的女子?

在她的內心裡,就算還不能算了將一顆芳心完全系在劉易的心上,但是,她那顆少女的芳心,其實已經有了劉易的影子,哪怕是不深,但也算是對劉易有了一絲異樣。對於這個古時代的女子來說,她們其實並沒有太多什麼的自由戀愛的念頭,亦沒有對自己婚姻自主權力的需求。她們的婚姻,一般都是由家長做主,讓她們嫁給誰便嫁給誰。所以,一般的情況之下她們都會在十歲左右便會訂親。訂了親之後,在她們的心裡,對於男人的幻想,估計亦只會是她們的那個訂了親的未婚夫。

而王異,她其實與一般的女子心態並沒有太大的分別。哪怕,在她的潛意識裡,對於她以前訂了親的未婚夫趙昂並沒有男女之情的那種幻想,但是在她的心裡,依然會視趙昂是她未來的夫君。但是,現在劉易橫加一腳。讓她不得不背叛父輩為她訂下的親事,答應下嫁給劉易。

怎麼說呢,她一開始嘴上說答應劉易的條件,但是內心裡,卻是非常反感劉易這麼做。如此強迫她的。本來,她的心裡,還真的有點委屈,但是,為了能夠取回自己先祖王莽的人頭,她就算是受點委屈也認了。可是,冀城突變。馬軍殺進城來,趙昂顧不得奪去她的清白之軀便走了。一去不回。在她心裡正鬆一口氣的時候,卻再次落入到那些趙家家丁的手上。

如果說,她的清白之軀被趙昂奪去了,她勉強倒能接受,心裡並不會覺得有什麼對不起劉易什麼的想法,因為她的心裡根本就沒有劉易,甚至還有點反感劉易,厭惡劉易。

對的,就是厭惡,不過卻說不上是仇恨。

可是,被那些無相關的趙家家丁奪去她的清白的話,她可就不願意了,何況,看樣子,到時候絕對不會是一個人,而是幾個猙獰的惡漢一起對她施暴,這叫她情何以堪?這又叫她的心裡有多恐懼?

女人,什麼都不怕,就怕被人施暴啊,尤其是那種多人輪翻上陣的施暴。

所以,那一刻,她真的是只求死,只想一死了之,一死一了百了。

可就是在王異認為最為絕望的時候,已經生無可戀的時候,劉易卻如神從天降一般,將她從絕望的深淵裡懲救了出來。那一刻,王異的心裡,是多麼的驚喜莫名啊。

說真的,在那個時刻,她寧願自己被劉易奪去自己的身子,亦不想被那些猥瑣可惡的趙家家丁奪去啊。

亦是在那一刻,王異的心裡,已經不知不覺的便鉻下了劉易的身影。

說實在,哪怕當時劉易亦對她色心大起,取代那些惡徒對她施暴,她已經覺得自己是幸運的了。可是,那個時候的劉易,對她卻並沒有並點非份之想,甚至,她那被那些暴徒弄得幾乎是裸在外面的酥胸,劉易似乎都沒有看一眼。這讓她對劉易的印象大改,心裡覺得這個男人是一個正人君子,覺得這個男人,或許是一個值得她一生鍾愛,一生忠誠的男人。

反正,在哪一刻,就算劉易沒有之前強迫她下嫁,她認為自己以身相許亦是應該的。

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許,這樣的故事雖然老套,可是卻是百應不爽的。

正因為在那時候,王異對劉易的形象完全改觀,在她的心裡,其實已經是接受了劉易,只是暫時還沒有機會一起獨自相處罷了。

現在,劉易如此對她,看似是在占她的便宜,但對於王異來說,這無疑亦是劉易對她的一種表達方式。對於一個女人來說,特別是這個女人的心裡原本就已經默認是這個男人的女人。這個男人對她直接索愛,在她的心裡,便等於是向她表白愛意。

如此,她此刻,是不會拒絕劉易欲與她的親熱的。

在劉易親上她的小嘴兒之時,就等於直接打開了她的心扉,讓她只能閉目感受劉易對她的這種熱愛。

劉易自然亦感受到王異的反應,見她已經任由自己溫存,心裡大喜,一對手,開始在她的身上游手,從她的光滑粉背到她的腰間,再到那一對讓劉易百捏不厭的玉峰,再到拂過一片芳草森林,再到下面的玉丘幽谷。

王異憑劉易觸撫,完全沒有了半點抗拒的心思。甚至,被劉易弄得她心神蕩漾,酥軟之時,忍不住出一聲聲浸人心肺的嬌嗯之聲。

鬆開了她的小嘴,劉易稍微離開了王異俏臉一點,雙目盯著她那有如迷霧一般的雙眸,深情的對她道:「王異妹妹,之前,我劉易把娶你為妻的事都列為一個交易的條件,這個……是我不好,不過,那也是我一見到你便喜歡你了,一見到你我就不捨得你,所以,我一定要娶到你,所以……我……」

王異卻不待劉易說完,她便主動的獻上小嘴,封住了劉易的嘴巴,伸出丁香小舌與劉易糾纏了一下。她才倏的分開,埋進劉易的胸膛,聲音有如蚊子一般的道:「不要說了,我……我是你救的,在人家的心裡,已經……已經是你的人了……」

「真的?你不怨恨我拆散了你與趙昂的親事?」

「別、別說他了,現在他都已經死了……其實,人家以前,心裡就不喜歡趙昂,人家視趙昂就如同是一個世交兄長一樣的看待的,但是……自從他強迫人家與他拜堂之後,心裡僅存的這一點世交之情也已經沒有了。就算趙昂他沒死,人家與他亦只是形同陌路,不會再有半點情份。你、你不會以為人家與趙昂真的有什麼吧?你、你也看到了,人家是被趙昂綁著與他拜堂成親的。」王異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在劉易將要奪去她清白之軀之時,覺得還是要先將一些事情對劉易說清楚,免得將來劉易會誤會她的心裡還會有別的男人。

「呃,怎麼會?我劉易不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劉易明白王異的心思,沖她笑笑道。

「主公……」

啪!

劉易在王異開口之時,猛拍了她的豐臀一下,佯怒的道:「既然你都認為是我劉易的女人了,那麼,以後你得要叫我夫君,不準再叫太過見外的稱號了,明白么?」

「嗯……夫君。」王異嬌軀顫了一下,抬起螓幽怨似的看了劉易一眼,但卻柔順的低頭叫了一聲。

「嗯,對了,以後就叫為夫做夫君,說吧,還有什麼話想說的?」劉易滿意的點頭道。

「沒、沒什麼話了……只是,只是人家還是第一次……夫君你溫柔一些……」

聽到王異這暗示性的話,劉易哪裡還能忍得住?當下放開王異,三下五除二的解去了身上的武將,一聲怪叫,擁著王異一下子滾到了浴水當中。

氣氛似一下子激烈了起來,小小的一個浴桶,居然似掀起了滔天巨浪一般,嘩啦啦的翻滾起來。

而王異此刻,出一聲驚呼,是被劉易那滾燙的巨物強行突進她下體之時,她痛得幾乎暈過去,只見落英紛紛當中,一絲絲艷紅在浴桶當中蕩漾。

跟著下來,王異卻又很快便感受到了那種緊迫帶給她的有若從她心底里散出來的快感,使得她有如在狂風巨浪的小船上,隨著小船一起一伏,忘情的尖叫起來。

說是尖叫,似有點誇張,但是卻也基本附合事實,因為王異的呻吟聲,是一聲聲的嬌吟,並非是連續性的呻吟。

此一場暴風雨,久久不息,元清已經讓人送來了熱騰騰的飯菜在等了好一會,都快涼了浴帳當中才風平浪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