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二十章捉蟲子哇

第一百二十章捉蟲子哇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1-12 02:48  字數:4563

「涼風有信,秋月無邊,虧我思嬌的情緒好比度日如年,雖然我不是玉樹臨風,瀟洒倜儻,可是我有我廣闊的胸襟,加強健的臂腕!……」

劉易偷看著兩女在浴帳當**浴,在竊竊私語,一時間,他不知道用哪一種方式撞破才好。。。心裡念頭一動,轉身出了自己的休息大帳,心血來潮似的在外面大聲的念了一後世曾風麾一時的電視劇中韋小寶常掛在嘴邊的一詩,然後裝作剛才外面回來的樣子,直接一頭闖進了浴帳里去。

「啊……不要進來……」

「夫君!」

浴帳之內的兩女,猛然聽到劉易的聲音,全都一下子站起來,但隨著劉易的闖入,王異驚呼一聲,嘩啦一聲又蹲了下去,而元清卻是叫了一聲劉易。

當然,王異叫不要進來已經遲了,劉易已經一步跨進了浴帳當中。

「啊?」劉易卻是裝出有點愕然的樣子,但腳下不停,走到了浴桶邊沿道:「原來你們到了這裡啊,還以為清姐你帶王異妹妹去休息了呢。」

「別、別過來,啊,別看……」

王異此刻,驚得雙手掩著自己的酥胸,幾乎整個人都浸到水裡去。

元清卻給了劉易一個衛生眼,很明顯,她已經看出了劉易是故意闖進來的,她才不相信劉易現在是誤闖進來的呢。

「你嚇壞王異妹妹了……」元清倒是大大方方的徜開了任由劉易欣賞自己的**,嘴上似埋怨著劉易。卻更似在調戲著王異的樣子道:「什麼亂七八糟的?還思嬌的情緒度日如年呢,莫不會是思念著王異妹妹吧?有你這麼思嬌的么?別把人家都嚇壞才好。」

「王異妹妹,不用怕他。有清姐在這。」元清說著,蹲到了王異的身邊,安撫著王異道。

「清姐……」王異事在緊張得聲音都有點變了,似哭一般弱弱的叫了元清一聲。

這關乎怕不怕的事么?自己現在可不是怕了他,而是自己這個樣子要被他看光了,這、這多羞人啊?

「呃,王異妹妹怕我?怕我劉易什麼?我又不吃人……」劉易故意裝瘋賣傻的道。

「我、我……你……」王異此刻。真的想哭了,碰到這樣的傢伙,碰到這樣的哎呀姐姐。她還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

嗯,她其實是想說,男女授受不親,非禮勿視、非禮勿聽。拜託你。可否先出去,待人家先穿好衣服再說好么?

只是,她一緊張,張開小嘴卻不知道如何說,只是一臉羞急,帶著懇求的樣子。

「咦?別動!」

就在王異想要劉易離開這浴帳好讓她穿回衣服的時侯,劉易卻突然非常凝重的低喝了一聲。

「怎麼了?」連元清都被劉易的語氣表情弄得一愕,一時也忘了讓劉易先出去。讓她與王異起來穿衣的事。

「別動就是了……」劉易卻移步,走到了蹲著的兩女身後。

就在兩女都覺有點莫明其妙的時候。在兩女轉著頭看著劉易的目光當中,劉易從兩女的身後,浴桶邊沿伸手進去。

嗯,安祿山之爪啊!

王異看著劉易伸進來的手,她的心裡一緊,一時間,緊張得都不知道要如何是好,正要張口說不要之時,劉易卻神色一寬,展容一笑道:「嘿,沒事,王異妹妹的肩上有一隻小蟲子,別動,我幫你抓走。」

聽到劉易的話,王異心裡也一輕,暗吁了一口氣,雖然這樣亦很羞急,但劉易並非是對她動手動腳,她的心裡也稍安。

她只覺自己的香肩被劉易觸了一下,便鬆開了,似乎並非劉易真的要佔她的手足便宜。

但是,跟著,王異便渾身一顫,一下子,頰飛紅雲,表**哭。

嗯,劉易這傢伙,他的確是觸了王異的香肩一下,在兩女的眼中,似乎真的為王異從香肩上抓走了一隻小蟲子似的。

但跟著劉易的大手,卻一下撫上了王異的香肩,還要在人家的那如玉一般的香肩上撫慰著,嘴上卻說著讓王異想哭,讓元清哭笑不得的話。

劉易一本正經的樣子道:「哎呀,真對不起,忘了剛才我在外面摔了一跤,手上都黑乎乎的,一手雪泥,幫王異妹妹你抓了個蟲子,卻把你的肩膀弄髒了,對不起啊,我幫你洗乾淨……」

流氓啊!

元清瞪著美眸看著劉易,心裡對這個傢伙還真的無語。想占王異的便宜就直說好了,人家肯定會在旁幫著你說話啊,人家都已經為他做王異的思想工作了,你倒好,如此唐突的便占人家王異的便宜,別把王異惹毛才好。

王異羞急,劉易如此,雖然不至於真正的惹毛了她,但是她還真的不想被劉易這麼撫按著自己的香肩。要知道,自己現在還全身一絲不掛,被一個男人這麼接觸自己的身子,哪怕這個男人是自己的未來夫君,亦是自己心裡已經有點喜歡了的人,但她覺得,還是不能讓劉易這麼作弄自己。

王異很想斥喝劉易停手並離開。

可是,當她扭頭仰臉要讓劉易住手離開的時候,卻看到了劉易那一本正經,似乎還真的有點誠然的臉孔,從劉易的表情,她看不出劉易現在是在作弄她,而是似在真心的為她洗乾淨的樣子,專註得讓王異不忍拒絕劉易的好意。

唉,這是好意么?若是元清,此刻肯定會說,哪怕人家肩上有蟲子,可人家赤著身子,你亦不應該非禮的來捉走,哪怕是真的弄髒了人家的肩頭,亦不需要你來為人家清洗啊。哼,你以為這是弄髒了人家的一件衣服么?人家女人的肌膚。你一個男人能說接觸便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