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一十九章雙嬌共浴

第一百一十九章雙嬌共浴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1-12 02:48  字數:5534

劉易與王異初次見面時的情況,劉易並沒有與元清等女詳說,所以,元清並不知道劉易是如何讓王異答應嫁給他的事。追小說哪裡快去眼快

現在,她聽到王異說劉易強迫她嫁與劉易,她不禁有點吃驚,又有點奇怪。

她有點不太相信的道:「不會吧?他怎麼會強迫你嫁給他呢?要不,你跟我說說看到底是怎麼會事?」

「他、他……他原本是與我們協定……我們王家歸順於他,他便為我們尋回被藏於皇宮當中的我們王家先祖王莽的人頭。後來,後來他又把讓我嫁給他的事列為一個條件。要知道……我、我原本是有夫君的,儘管是是未婚夫,當時,要不是為了我王家,為了能要回我王家先祖的人頭,我、我才不會答應他呢。」王異的神情有點複雜的道。

「什麼?你們王家先祖便是王莽?是……是那個新朝皇帝王莽?他的人頭還藏在洛陽皇宮?這、這都多少年了?」元清當真的驚訝萬分。

這些事,王越自然是不會與她說的,所以,元清亦不知道這些秘聞。

「是的,我們這個王家,便是王莽的直系後人,而我們先祖的人頭,當年被割下之後,經過特製泡製,可保持不會腐壞,一直被漢室劉家收藏著。而我們王家,這一百多年來,無數次想奪回我們先祖的人頭,卻一直沒能如願。」王異的語氣似有點傷感的道:「人死入土為安,我們王家子弟。畢生的心愿,不是要找漢室朝廷報仇,而是要奪回先祖的人頭。自家先祖的人頭被別人收藏著。這是我們王家的恥辱。」

「原來如此……」元清若有所思的道:「我們夫君他知道這事?這個,其實他完全可以直接將王莽人頭給回你們的,他如果要拿此事來要挾你,這的確是他做得不對。」

「也不是這麼容易,夫君……呃,劉、劉易他應該不知道的,而是王越大劍師才知道其中的秘密。」

「我師父?」

「是的。當年,王越劍師還是先帝劉宏的侍衛,我王異的父輩。曾一度潛進皇宮,並找到了先祖的人頭,但是,卻被王越師劍所阻。沒能帶出皇宮。後來,先帝劉宏再將先祖人頭藏於皇宮某處,這個,連王越大劍師都無從得知的。現在,雖然基本可以確定先祖人頭藏於洛陽皇宮,但是,要找出來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劉、劉易說……只要成了他的女人,便可以經常出入皇宮。便可以在皇宮裡尋找先祖人頭的下落。」

「哦?這樣啊,嗯。也難怪,畢竟,我們現在的確可以隨便出入皇宮,但是,也不可能在洛陽皇宮亂來的。何況……我們夫君也總不能專門為你們在皇宮尋找這個吧?現在多個戰場,戰事太多,都夠他頭痛的了,這一點,倒要請王異妹妹你諒解,不如這樣吧,等以後,我們也幫你尋找一下,只要在皇宮,就一定可以找得到的。」元清聽完,為劉易開解道。

她說完,又似故意的道:「嗯,至於你與我們夫君的親事,這樣吧,如果王異妹妹你真的被我們夫君所迫才答應嫁給他的,你心裡真的不願意的話,這個我這個姐姐倒可以幫你,我會讓夫君跟你解除婚約,還你自由,如何?」

「啊?這……這不好吧?」王異似有點愕然的道。

「這有什麼不好?我們夫君那個壞蛋,都不知道騙了多少女人了,我們一直都隨著他的心意,從來都沒有阻止他收納女人,但是,如果他當真的要強迫王異妹妹你,逼你嫁給他,我們都不會答應,如果他與那些女人,兩情相悅,真心相愛而在一起,我們能諒解,能包容,但是,如果他強迫得來的女人,如果我們還能包容,那豈不是等於我們也助他為惡?現在他可以強迫你嫁給他,那麼明天他就有可能強搶女人了。這個口子不能開。」元清一本正經的道。

「我、我……」

「別猶豫了,相信你元清姐姐,我說行就行,如果我們夫君他敢不聽話,我們姐妹都不理他了。你說,要不要與夫君他解除婚約?如果你真的不願意,那我現在就去跟那個壞蛋說。」元清似有點義憤的道。

「啊,不、不好吧?」王異此刻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了。

「嗯?是不好解除婚約還是不願意解除婚約?」

「我、我不知道……」王異似有點迷茫的回應。

「哦,那你說你是怎麼想的?如果你覺得是被迫的,那就不用顧慮太多,萬事有我們給你做主。」元清語氣似要逼元清表態的樣子道:「你的心裡,是不是也有一點喜歡他了?是不是?」

「我……」

「格格……我知道了,看來,那壞蛋還真的有一點手段,他既然能讓你開始喜歡他了。嗯,跟姐姐說說看,你是什麼時候才開始喜歡他的?」元清此刻,卻又一陣嬌笑的道。

「啊!」王異似一下子醒悟了過來,嘩啦啦的一陣水響,嗔怪的道:「好啊,清姐你居然敢作弄人家……」

「嘿嘿,好妹妹,別潑水,弄濕姐姐我了。」

「弄濕才好,那就一起來洗洗唄,反正,你都看光我的了,我也要看回你才不算吃虧。」

「不要……好啊,看就看,我讓你見識一下姐姐的手段。」

……

「哎呀,清姐你做什麼?別、別……啊噢……」

……

劉易在帳內,隔著帳門聽著浴帳內的兩女的動靜,他不禁感到有點無語。嗯,事實上,元清一向來表現得都是比較孤清的那樣,不太喜歡跟自己身邊的女人調戲,但是。現在居然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