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地久天長(尾章)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地久天長(尾章)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5-10 22:48  字數:4032

山寺外足足三千名全部武裝的御林軍,把一座小小寺廟圍的水泄不通。槍戟如林,甚至布署有縱橫沙場的強弓硬弩,任何人也休想在這樣的包圍中衝出去。

忽然遠處有十餘騎飛馳而來,看服色是一群宮中禁衛護持著兩個太監。圍困山寺的禁軍將領精神一振,急忙迎上前去。片刻之後,禁軍閃開一條道路,將那兩名太監放進了寺院。

這兩個太監一個是高力士,一個是楊思勖,因為二人執行的所謂賜死太平公主的事情其實大有文章,所以他們沒有再帶其他人。不過楊思勖本人武功卓絕,高力士雖然不及他那一身武功出神入化,卻也是習過拳腳的人,身子孔武有力,再加上他們兩人實際上是帶了免死詔書而來,所以並不擔心太平的死士會對他們怎麼樣。

「楊大哥!」

「楊大將軍!」

楊思勖和高力士一見楊帆便即恭敬施禮,他們知道楊帆在此,並不驚訝。太平公主在終南山禪寺中的消息就是楊帆告訴太上皇的,因為他與李隆基的關係,楊帆也並不忌諱出現在這兩位天使面前。

太平公主看見兩個太監走進院子,迅速拭去臉上的淚水,傲然睨著他們道:「皇帝派你們來賜死本宮?」

楊思勖和高力士對視了一眼,由高力士上前幾步,壓低聲音道:「公主,您犯下的事著實恕無可恕,不過您是陛下姑母,陛下仁孝,何忍加害。可是若不治公主的罪又無法向天下人交待,所以……」

太平公主曬然道:「你直說好了,不必吞吞吐吐。」

高力士乾笑兩聲道:「對外呢,陛下還是要宣布賜死了公主。不過,太上皇那裡可以置一處宮院安置公主,只是公主您從此不能再出現於世人面前了。」

太平公主淡淡一笑,乜著他道:「這是皇兄為我求情乞來的寬恕吧?」

高力士欠了欠腰,沒敢多言。

楊帆輕輕走近,低聲道:「你且應下吧,先解決了眼下之難再說,待此間事了,我總有法子救你離開的。」

太平公主凝視著他,痴痴地道:「你……肯帶我離開?」

楊帆用力點點頭。

太平公主道:「可……我的身份,你不怕人說三道四?桃源村人雖然不是我殺的,總歸是因我而死,你不怕人指指點點?」

楊帆的眸子黑亮黑亮的,彷彿連光都吸得進去:「人?人是誰?我是我,人是人,人言何畏?去他娘的!」

太平公主微笑起來,笑容里有一抹說不出的意味。

楊帆擔心地道:「太平……」

他擔心以太平剛強的個性,不能放下她的驕傲去接受李隆基的安排。

太平的眼神漸漸柔和起來,她輕輕吁了口氣,向楊帆默默地一點頭,舉步向禪房走去。

楊帆急道:「太平,你去哪裡?」

太平公主站住腳步,淡淡地道:「我要梳妝,再去見皇帝。」

楊帆答應一聲,站住腳步,太平的臉色的確很憔悴,淚水也花了臉,以她一向驕傲的個性,即便是失敗,她也不會願意以這樣的姿態出現在勝利者面前。

※※※※※※※※※※※※※※※※※※※※※※※※※※※※

楊帆、楊思勖、高力士和太平的內外管事李譯、周敏還有四個女相撲手候在院子里,另外四個女相撲手入內幫太平梳妝打扮去了。想想那四個女相撲手比胡羅卜還粗的手指,居然要她們幫著梳妝打扮,楊帆心裡就有一種怪異的感覺。

他們在院子里等了許久,不過女人梳妝本來就是一種令人髮指的等待,他們倒沒覺得這時間有多長,只是等著等著,忽然聽到室內發出一聲似男似女的粗獷哭聲,激得楊帆一個冷戰,心中突然湧起一陣不祥的感覺。

他以最快的速度撲過去,一把拉開了房門。太平髮髻高挽,梳著飛鳳髻,戴著金步搖,身穿大紅牡丹富貴錦衫,盤膝坐在房中間的蒲團上,雍容美艷的彷彿就要出嫁的一位新娘,四個女相撲手跪伏在她的面前,正在放聲痛哭。

楊帆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他站在門口,半天不敢邁進一步,眼前的一切,讓他有種強烈的不安,他生怕獲悉真相。太平看到他,安詳地一笑,對四個女相撲手道:「你們出去!」

沒有人敢違拗她的話,四個女相撲手淚流滿面地向她磕了三個響頭,倒退著走出靜室,片刻之後,候在外面的四個女相撲手也放出了悲痛欲絕的哭聲,緊接著,李譯和周敏撲倒在靜室門前,伏地大哭。

楊帆心弦一顫,慢慢走進房間,關上房門,卻阻不住門外傳進來的撕心裂肺的哭聲。

楊帆走到太平身邊,顫聲道:「你怎麼了?」

太平向他燦然一笑,臉上煥發的容光令人無法直視:「二郎,我要去了。」

楊帆臉上頓時失卻了顏色,太平公主卻笑了,笑的很開心:「我們兩人,算是在錯誤的時間,遇到了對的人,可惜一追一逐、一走一留間,就變成了我一生解不開的情劫,於是,天長地久就變成了勞燕分飛。

我曾經痛恨物是人非,其實人和物都還在,只是你和我都已不復當年。於是我想,就這樣放下,也未嘗不是一種解脫。人生中很多事本沒有對與錯,也沒有應該與不應該,愛過,活過,笑過,傷心過……,也就夠了。

畢竟,心如果走了,那是自己都無可奈何的事情。可我現在終於知道,其實你心裡還是有我的,我很開心。我和婉兒不同,婉兒一代內相,文採風liú,可滔天權勢於她不過是過眼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