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真相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真相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5-10 18:20  字數:3419

楊帆不敢置信地看看莫大先生,又看看太平公主,他沒有理由質疑莫大先生的話,可還是忍不住向太平公主問道:「真的是你……殺了我們桃源村的人?」

莫先生冷笑道:「當然是她,因為她恨你的父親,因為你的父親為了報復武媚娘,曾經侵害過她。」

楊帆如遭雷擊,驀然退了幾步,臉色蒼白如紙。

太平公主深深吸了口氣,慢慢抬起頭,凝視著楊帆,眸中滿是悲哀:「我沒有……,賀蘭表兄本來容貌出眾,才學過人,是個大有前程的人,可是……他的母親和阿姐先後被我母后所害,他痛恨我父皇的懦弱無能,也痛恨我母親的殘忍冷血,從此放蕩不羈,遊戲人生,專與我李家作對。

皇太子妃,也被他用才色迷倒,心甘情願被他奪去了處子之身,他想盡種種辦法羞辱我李家。他蔑視禮法,仇恨李家,在他看來,我的父親利用皇帝的權力,佔有了他的母親和姐姐,卻沒能保護她們的安全。

我的母親是皇后,也是他的姨娘,卻沒有母儀天下的胸懷,卻為了爭寵殺害自己的親人,他要以其人之道還報其人之身,有一次,我去姨母家,那時我才六歲,可表兄酒醉之後竟然想要侵犯我。不過,他並沒有真的傷害我,我的哭喊聲讓他恢復了理智。以前他很疼我的,如果不是仇恨蒙蔽了他的眼睛……」

太平公主凄然笑了笑,道:「他放過了我,可是我的哭喊聲許多人都聽到了,我衣衫不整地逃出去的時候也有人看到了,於是……沒有人會來問我真相,也沒有人敢問。但是他們卻有膽量傳播謠言。」

太平公主微微仰起頭,不讓自己的眼淚掉下來:「表兄是咸亨二年末自盡的,如此算起來,你該是他的遺腹子了。不過,下令屠殺桃源村人的並不是我,目的也不是為了要找到你,這個秘密,如果莫先生不說,它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不管是我還是朝廷中的任何人。沒有人知道賀蘭表兄還有一個遺腹子……」

莫先生厲聲道:「你說謊!楊明笙、丘神機那些人,就是得你授意才屠殺了桃源村所有人,這件事連女皇都不知道。如果不是因為你被賀蘭敏之玷污過,對他懷恨在心,如果不是你知道他還有個遺腹子想要鏟草除根。想要報復在他的兒子身上,怎麼會授意那些人千里迢迢趕去殺人?」

太平公主慢慢閉上眼睛。淚水從眼角緩緩流下:「莫先生。雖然你視我為殺女仇人,可你在我身邊這麼久,至少該明白我太平的秉性為人!如果我真的被人玷污,我需要掩飾嗎?如果桃源村的人真是我殺的,我需要隱瞞嗎?」

她張開眼,輕蔑地看著莫先生:「你以為我怕死?你以為我怕你一刀殺了我?」

莫先生沉聲道:「如果不是這樣。你為何要屠盡我桃源村人?」

太平公主冷冷地道:「我說過了,那不是我的授意,不過……如果你非要說桃源村人之死,是因為我的原因。卻也並不為過。」

楊帆聲音僵硬地道:「告訴我,究竟是怎麼回事?」

太平公主深深地望了他一眼,道:「咸亨元年,我出嫁了,嫁給了薛駙馬……」

她向寺中一間靜室處看了看,那裡正供奉著薛紹的靈位。太平公主凝視著那個方向,彷彿看到了薛紹的身影,緩緩地道:「薛紹愛我,我也把他視做一生的良人,我們……非常恩愛。

可是成親不久,不知道是什麼人,竟然把我當年被表兄玷污過的謠言傳到了他的耳中,男人對這種事,從來都是寧可信其有、不會信其無的,即便我們新婚之夜的處子元紅,他都不肯相信,他寧願相信那是我欺騙他的一個手段。

他依舊愛我,他不敢遷怒於我,可他是個男人,他無法容忍自己的女人被別的男人玷污的事實,他嫉恨攻心,可那又能怎麼樣呢?賀蘭表兄已經死了,他就是想報復都找不到人。不過,賀蘭雖然死了,他的舊部還在……」

太平收回目光,緩緩掃向楊帆和莫先生:「身居高位的人,你的一喜一怒,都會有人去揣摩、卻迎合,去想法設法的讓你滿意,他們都相信我是被真的侵害過,都相信駙馬的憤怒,是因為我的耿耿於懷。

那時候,我的父皇剛剛過世,母親以皇太后身份監國,天下還是李氏天下,作為母親最寵愛的女兒,我和駙馬是許多人巴結的對象。於是,苗神客、丘神機、楊明笙等人為了討好駙馬、為了討好我,策划了這次屠殺。當時,薛駙馬正擔任奉宸衛大將軍,他秘密調動了一支兵馬,由這些人領著去了韶州,這件事,過去大半年後我才知道。」

莫先生怔怔地聽著,這些年他跟在太平身邊,把她當成最大的仇人,一直處心積慮地想要置她於死地,所以對她的性格秉性研究的最是透澈,他很清楚,以太平一貫驕傲的個性,如果人是她殺的,她絕不會否認,可他不想承認這個事實。

他費盡心機,耗費了這麼多年,終於把太平公主推下深淵,血海深仇得報,心中快意萬分,可是忽然間得知他的仇人根本不是這個人,他真正的仇人早已不存在了,他傷害的其實只是一個無辜的人,他無法接受。

莫先生喘著粗氣,指著太平公主道:「你說謊!你一定是說謊!賀蘭敏之連太子妃玷污了都安然無恙,如果不是他侮辱了武媚娘最寵愛的女兒,豈會因為太夫人楊氏過世,他侵佔了為楊太夫人治辦喪事的錢,因為喪儀期間飲酒作樂就治他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