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山傾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山傾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5-10 12:43  字數:3573

在宮中剛剛穩定下來,各路禁軍鐵騎四齣緝拿各路太平黨人的時候,李成義所率領的約五百名禁軍是第一支出發的隊伍,他的目標是太平公主本人。

李隆基讓二哥去太平公主府是充分考慮過的結果。以太平公主的威勢和太上皇對她的寵愛,沒有哪個文臣武將敢悍然對太平公主舉起屠刀,就是皇家這幾兄弟包括李隆基本人也狠不下這個心,唯有李成義是個例外。

李成器也清楚三郎的苦心,你死我活的權力鬥爭中,是容不下婦人之仁與可笑的幻想的,今天的一念之仁,來日就是毀家滅族的禍根,他也清楚三郎背負的東西更多、顧忌的東西更多,所以他心甘情願來當這個惡人。

「打仗親兄弟」這句話在李隆基五兄弟身上得到了充分的詮釋。太平公主想罷黜李隆基的皇帝之位,扶植一個性情柔弱的皇子做傀儡,等時機成熟再逼他遜位讓國,殊不知這五兄弟同心同德,豈會受她分化。

今日為保李隆基的皇位,四兄弟就齊齊上陣,而李隆基更是絲毫沒有猜忌地把兵權交給了他們。李成義帶兵趕到太平公主府,眼見府門處幾個慌張向內逃去報信的公主府家丁,殺氣騰騰地道:「殺進去!除了薛崇簡一家,太平一脈包括太平本人,殺無赦!」

五百禁軍得了這位王爺明確的命令,一聲吶喊,便向太平公主府衝殺進去,刀光劍影,殺聲震天。

薛崇簡與李三郎關係匪淺,他不僅在上一次誅殺韋後時扶保李隆基立下大功,而且在此之前就與李隆基因性情相投而結為摯友,李隆基雖也明白斬草除根的道理,可是終究使不出梟雄手段,在李成義出兵之前就特意囑咐他,要保住薛崇簡一家。

禁軍奔赴京城各處緝拿太平黨人的消息迅速傳到了楊帆的耳中,此時楊帆正帶著幾個兒子在隆慶湖踩藕。他赤著上身,穿著一條犢鼻褲,領著楊念祖、楊吉這兩個年長些的兒子在齊腰深的淺水區踩踏。

赤luǒ的雙足很容易感覺到淤泥里肥大的藕節,憋口氣沉入水中,就可以掏開淤泥,將那長圓的藕節拔出來。淤泥有種極大的吸力,想把藕段從水裡完整地拔出並不容易,他們會只把摸到的這一節拗斷,而不是挖出完整的一條。

小一些的兩個兒子在岸邊大呼小叫地收拾著父親和哥哥挖出來的肥藕,興沖沖地拿去給姐姐們,小姐姐們蹲在湖邊,用湖水細心地洗去還裹在藕上的那些淤泥。這時消息傳來,楊帆大驚失色,立即衝上岸,搶過報訊人的駿馬,飛馳而去。

楊帆穿著一條濕淋淋的犢鼻褲,赤腳踩在馬鐙上,揮鞭如雨。

他萬萬沒有想到,太平公主和李隆基這麼快就到了公開決裂、兵戎相見的地步,依照常理,雙方的這場政治鬥爭本該是一個漫長的角力過程,怎麼會這麼倉促就投入了決戰?

當馬馳到太平公主府時,楊帆的犢鼻褲已經幹了,赤著的雙腳上泥巴都凝成了土塊兒,當他飛身落地時,一塊塊泥巴碎裂在太平公主府的石階上。

「站住,什麼人?」

守在太平公主府門口的十幾名士兵將鋒利的長矛逼向楊帆,厲聲喝問。太平公主府里的搜檢和屠殺還未結束,楊帆看見院中頭朝府里方向仆倒在血泊中的幾名家奴屍體,不由得心頭一緊,厲聲喝道:「某乃輔國大將軍楊帆,讓開!」

這十多名禁軍大多不曾見過楊帆,其中有幾名老兵雖見過楊帆,當時也是在軍伍之中遠遠看見,看不清楊大將軍的具體相貌,再加上楊帆此時頭髮凝成一綹一綹,光著上身,赤著雙腳,只著一條犢鼻褲,形象氣質與他們心目中的楊大將軍大相徑庭,實在難以辨認,眾兵士不由遲疑起來。

楊帆等不及讓他們喚來軍官辨認了,他心急如焚,一見眾兵士遲疑,卻依舊不曾讓路,靜止的身形陡然一側撞了出去,貼著兩桿長矛之間的縫隙撞進去,兩個士兵應聲飛出一丈多遠。

兩桿長矛在手,楊帆雙臂一圈一振,那幾名士兵只覺虎口一麻,再也攥不住手中長矛,七八柄長矛飛上了半空,楊帆手持雙矛沖了進去。另有幾名持矛士兵大驚追上,大叫道:「攔住他,有人硬闖……」

楊帆不能也不忍殺人,一路衝進去只管擊飛他們的兵刃或者將他們掃飛出去,聞訊趕來圍堵的士兵越來越多,楊帆下不得狠手無法衝出重圍,被困在了第二進院落入口,就在這時一名趕來增援的旅帥認出了楊帆,大驚道:「大將軍,怎麼是你?」

楊帆手持雙矛,目光一凝,道:「你認得我?」

那旅帥持刀單膝跪倒,恭敬地道:「卑職是千騎老兵!」

楊帆恍然,急問道:「公主如今怎樣了?」他生怕聽到太平已經被殺的消息,可又不能不問。因為擔心,問到後來,聲音已微微發顫。

那旅帥答道:「太平公主不在府中,我們也在尋找當中……」

楊帆聽了這句話心頭不由一松,這時李成義在一群士兵的簇擁下從後宅走出來,旁邊跟著薛崇簡,薛崇簡臉色蒼白,眼神獃滯。儘管他與兄弟們感情極是淡漠,可是眼見他們一個個滿門被屠,還是對他形成了強烈的衝擊。

「楊大將軍?」

李成義看見楊帆不由一怔,楊帆刻意隱瞞了在誅殺韋後過程中自己所起的作用,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可李成義卻很清楚,因此李成義是把楊帆看成自己人的,如今眼見楊帆這般打扮,手持雙矛與他手下的兵將呈敵對狀態,不由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