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推心置腹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推心置腹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5-06 00:33  字數:3497

??安仁殿緊挨著甘露殿,是朝會之後皇帝單獨會見大臣商議密事的所在。李旦這個甩手天子雖然做了皇帝,政務卻一向交於太平料理,現在有了太子,李旦又以太子聽政的名義叫兒子分擔了一部分,他這個皇帝就更清閑了。

除了每隔一天上一次朝,點個卯應應景兒,李旦基本上不會召見任何大臣,今天卻破天荒地使人傳韋安石到安仁殿見駕,見了韋安石他又躊躇再三,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不禁令韋安石心中納悶兒。

韋安石捋著鬍鬚,耐心地等候著,過了半晌,李旦好似拿定了主意,清咳一聲,對韋安石道:「韋卿對朝廷一向忠心耿耿,二張專權時韋卿不畏強權,韋後當政時韋卿能潔身自好,今政事堂里眾相公,論年歲又以韋卿居長,這件大事朕也只能找你商量了。」

韋安石聽了這番話,不由心頭一緊,急忙起身道:「不知陛下有何憂慮,但請講來,老臣理應為陛下分憂。」

李旦嘆了口氣,面帶隱憂地道:「你也知道,誅殺韋後扶保朕做天子的是朕的三郎。是故軍中將領多欽佩三郎勇武,而今朕又聽說……」

「嗯?」

韋安石揚起一雙白眉,詫異地看著吞吞吐吐的天子。

李旦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朕聽說,朝中大臣們也是心向太子,太子正多方籠絡大臣,你說他會不會……」

韋安石沉浮宦海數十年,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一聽皇帝這話頓時恍然大悟,他知道皇帝是不會告訴他是誰向皇帝如此進言的,他略一思索。反問道:「向陛下進言者,是否還說陛下正當中年,恐太子等不及那許多歲月,是以會對陛下不利?」

李旦驀然揚眸,看向韋安石的目光透出幾分驚奇。韋安石一見,便知所料不差,道:「陛下怎麼能相信這等聳人聽聞的話呢?太子仁明孝友,天下皆知。當初推辭太子之位也是真心真意,如今他做了太子,再無人與之相爭。陛下又將國政盡數委之並不干涉,太子反而會冒天下之大不諱,欲對陛下不利嗎?」。

李旦微微傾身,關切地道:「韋相公以為,太子絕不致此?」

李旦對權力是絲毫不熱衷的。可是對生命他還沒有厭煩,是以一聽太子恐怕等不及要當皇帝。慮及自身安危。這才頗為關切,此時一聽老宰相這話,不由鬆了口氣。

韋安石斬釘截鐵地道:「絕不致此!陛下,老臣不敢動問那向陛下進諫之人的名字,只請陛下想一想,進諫之人與何人關係最為密切?」

李旦一怔。心中急急思索:「竇懷貞娶了韋後的乳母王氏,以謅媚韋後,韋後伏誅時,他手刃妻子。至我府前乞饒故得以不死,之後他本來被貶為濠州司馬,是太平薦舉,才起複為相,莫非……」

聯想到李成器、李成業等幾個兒子都對他發過牢騷,說太平姑姑與三郎不和,多有仗勢欺壓之舉,李旦忽然明白了些什麼。

韋安石察顏觀色,見李旦已經心中有數,又道:「陛下,這必定是有人對太子不滿,所以離間陛下父子之情,希望陛下因為猜忌而拿下太子。陛下若是信了他的話,就中了他的計了。」

李旦沉默不語,他本就不大相信三郎會對他不利,否則驚聞此等大事,猜忌之心一起,早就寧可信其有,先拿下太子諸般權利再說了,又何必找韋安石來商量,只是事關生死,不敢等閑視之罷了。

如今韋安石一針見血,點破了那幕後主使者的身份,李旦頓時有些惘然。這幾個月來,他對妹妹和三郎不和的事情並非一無所知,只是沒想到兩人之間的關係已經惡劣到了這種地步而已。

李旦默然道:「幸虧愛卿提醒,朕明白了!」

李旦命韋安石退下,怏怏起身,黯然道:「當初我李家處境何其險惡,一家人尚能同舟共濟,相互扶持,而今我李家重新得了天下,本該是安享太平的時候,骨肉至親,何以相殘呢……」

※※※※※※※※※※※※※※※※※※※※※※※※

太平公主在宮中自有耳目,得知韋安石壞了她的大事,頓時勃然大怒。莫先生的話言猶在耳,她也感覺到,李隆基多做一天太子地位就愈鞏固一分,必須得儘快下手,全力相爭。

而今韋安石先是拒絕她的拉攏,復又壞她的好事,正好作為儆猴的那隻雞。危機感使得太平公主在兩天之後就果斷出手,她先是免去韋安石的中書令一職,讓他改任左僕射,這一職位雖然有宰相之名,卻沒有主持政事堂的實權。

緊接著又免了韋安石知政事,把他趕去東都任留守,把在剿滅譙王李重福叛亂一案中立下大功的柳徇天調到了京城。緊接著又有人告發韋安石的妻子曾杖殺過一個奴婢,於是又以此為由把韋安石貶為青州刺史。

打擊韋安石是為了震懾群臣,警告他們不要再干涉自己與皇太子爭權,但是要罷免李隆基的太子,依舊需要李旦本人點頭,於是太平公主又施一計,讓術士惠范向李旦進言,說五日之內宮中必生兵變。

這年代,不信神鬼術士之言的人少之又少,況且如此大事,必須寧可信其有的,李旦大驚之下,馬上命人傳宰相張說、姚崇前來議事,這兩位宰相是負責兵部和南衙的,此等大事自然要與他們商量。

李旦變聲變色地把警訊一講,張說立即放聲大笑起來。

李旦愕然道:「張相公何故發笑?」

張說道:「陛下,如果宮中將要生變,那麼陛下打算調哪一路兵馬護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