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失之交臂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失之交臂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5-04 01:20  字數:3639

如今的皇宮對太平公主來說,登堂入室如入自家府邸,根本無需通報。太平自玄武門入,沿千步廊走到咸池殿,就見前方一頂明黃色華蓋,曉得皇兄必在那裡,趕緊加快了腳步。

漸至近處,就見皇兄李旦仰卧於一張逍遙椅上,手持一具釣竿,似乎正在垂釣。太平公主揚手制止宮娥蹲身施禮並傳報,定睛一看,就見皇兄腰間搭了一條薄毯,竟然睡著了。

逍遙椅邊有一張一張,上邊放著些果脯肉脯和各色小吃,還有錫壺一具、玉杯一隻,杯中尚有殘酒未盡。太平沒好氣地叫道:「皇兄,魚兒咬鉤啦!」

「啊!」

李旦一下子驚醒,手忙腳亂就去提那釣桿,魚鉤出水,上面只有一截魚餌,哪有魚兒上鉤,李旦瞪了太平一眼,道:「你呀,就會做怪,為兄小睡正酣,偏生被你驚醒。」

太平公主在旁邊繩床上坐下,埋怨道:「皇兄這太平天子做的真是逍遙,家國大事一概不管,這也罷了,立儲之事一個不慎就是無窮後患,這樣的大事未決,你也睡的踏實?」

李旦一怔,隨即哈哈大笑起來,指著太平公主笑道:「我道你為何而來,原來是為了立儲之事,哈哈,此事自然不用為兄操心啦,因為此事已經解決了。」

太平公主一呆,急忙傾身道:「已經解決了?怎生解決的?」

李旦道:「說起來,這儲君之位理應是成器的,可是隆基功勛卓著,這江山根本就是他奪回來的,若不立他為儲君,為兄覺得對他甚是不公啊。

為兄正為難呢。不想成器已聽聞此事,馬上入宮向為兄表示,他不願當這勞什子儲君,極力向為兄薦舉他那三弟呢。你看,如此一來,立儲的難題不就迎刃而解了么?」

李旦撫著鬍鬚,欣慰地道:「令月啊,皇位是個能讓人喪失理智、喪盡天良的東西,古往今來,多少人為了這個至高無上的位子。不惜骨肉相殘、人倫盡喪啊。

所謂血濃於水,在這至高無上的皇權面前,卻是一個笑話。可是,多少人日思夜想的皇位,終究是有人棄如敝履的。正所謂『有人星夜趕考場,有人辭官歸故鄉』。成器性情肖我。肖我呀。」

李旦端起几上的酒杯一飲而盡,品砸了一下美酒的滋味,洋洋得意地道:「令月,為兄自問論才幹本領心胸氣魄,皆不如父祖。可要說到教子,自高祖以下。列祖列宗,何人及我呢!」

太平公主倏然變色:李成器主動辭讓太子之位?

本來,從封建禮法和皇朝法統而言,既是長子又是嫡子的李成器是無所爭議的皇儲人選。可是如今李成器主動辭讓儲君之位,這就糟糕了。

李成器這麼做,一下子就變成了皇室毫無爭議地對李隆基的支持。李隆基本來就有誰也無法否認的大功,再有李成器的主動相讓,她還有什麼理由反對此事。

太平急道:「皇兄,此事萬萬不可啊!立嫡立長,此乃祖宗成法!若是違背了這樣的規矩,子孫後代人人覬覦跌大位,我大唐豈不從此多事了?」

「呵呵……」

李旦笑了幾聲,笑的有點冷:「祖宗成法?令月啊,祖宗成法有妻代夫位嗎?祖宗成法,有母代子位嗎?祖宗成法,有皇太女的說法嗎?自古立嫡立長,哪一朝哪一代避免了骨肉相殘?

堅持立嫡立長,就能永保太平了?那不過是自欺欺人的說法。如今隆基有大功於國,他的兄長又主動謙讓,這不正是兄友弟恭的好事嗎?你我何不樂見其成?」

「這……」

面對李旦的一連串詰問,太平公主實在無言以對,想了一想,又道:「可是,皇兄真覺得成器是甘心讓位嗎?隆基誅殺韋氏有功,又得武將支持,成器會不會是為了自保才……」

李旦一聽拂然不悅,對太平公主道:「令月,我的兒子我心裡有數。成器不是個怯懦無能的孩子,當初神龍政變,五個兒子隨我闖南衙、奪兵權,成器單槍匹馬,衝鋒在前,何曾有過畏懼?

皇兄對我心存猜忌,隆基等三子被逐出京,而成器和成義則作為人質留在京中。那時為兄為了避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又是成器,不顧皇帝猜忌,努力周旋於滿朝權貴之間,這我爭取一線生機,你說成器是個怕事的人嗎?

成器五兄弟骨肉情深,絕不是為了區區一個皇位就會自相殘殺的人。如今新朝甫立,百廢待興,如果成器有心於皇位,此時絕不退讓才是上策!令月,你想多了。」

太平公主眼見話不投機,不好繼續進言,心中只想:「解鈴還須繫鈴人,要解決此事,終究還是要著落在李成器身上,趁著皇兄還未明詔天下,得勸說成器回心轉意才行。」

想到這裡,太平公主便避而不談此事,轉而與李旦聊起了其他事情,過了一會兒,便即起身告辭。李旦也不生疑,他酒意未去,往逍遙椅上一倒,不一會兒功夫,又成了一個酣然睡去的釣翁。

太平離開皇宮,馬上擺駕趕往隆慶坊李成器的府邸。

李成器入宮向父親辭讓太子之位,得到父親允許後喜不自勝,他興沖沖地回到府中,取出一管玉簫,趁著興緻吹起了一曲《梅花三弄》,心中滿是快活。

李成器比李隆基大六歲,當初被幽禁東宮的時候他已經很懂事了,宮廷慘劇他已看的太多,為了一個皇位,母殺子、妻弒夫、子害父……

他的父親囚居東宮時,不知有多少次因為恐懼酷吏羅織罪名陷害而午夜驚醒,他的生身母親因為一個莫須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