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儲君、郎君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儲君、郎君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5-03 08:25  字數:3600

宰相,上輔君王,下安黎庶,群臣避道,禮絕百僚,其職至關重要。即便是武則天乾綱獨斷的時候,別看她旨行法隨,一言鼎定,其實之前何嘗不是反覆斟酌。

候選宰相的才幹、品德、名望、資歷、任官以來的履歷、對君主的忠誠、與同僚的關係,都要反覆衡量,對比取捨,到了太平公主這兒,更要考慮這些問題。

尤其是儘管李旦對她無比信任,大膽放權,可她畢竟不是皇帝,也遠沒有武則天當年那般威風,她也要考慮做出的選擇能否服眾,一旦令人群起反對,對她日漸高升的人望將是一個沉重打擊。

是故,太平公主耐心聽兩位大臣講了許久,把他們推舉的六個人選姓名鄭重地寫在紙上,這才說道:「好,本宮已心中有數,候選宰相的履歷就放在這兒吧,本宮晚上再仔細斟酌一番。明日你二人早早過來,咱們儘快把宰相人選定下來。」

這時天光遲暮,郭元振二人得馬上離開了,否則就得趕上宵禁。新朝甫痒痒,宵禁遠比以前時候嚴格,縱然他們是當朝重臣,到時也是個大麻煩。

二人向太平拱手告辭,太平把他們送到銀安殿門口,折返殿中,命人點起蠟燭,看著那六人名單反覆思量,最終把目標鎖定在許州刺史姚崇和洛州長史宋璟身上。

這兩人論資歷論人望,論才幹論品德都是可以服眾的上上之選,只是這兩人與太平平素來往不多,不算太平一派的人,這一點令太平有些躊躇。

現如今太平公主不但有皇帝的信任和支持,而且在政事堂中的擁躉也占絕對多數,所以她的政見可以暢通無阻。

她擔心這兩人拜相後會改變政事堂的局面。一旦這幾位宰相與她政見不合。就會影響她對政權的操控。

這些日子裡,雖然她夙興夜寐地操勞國事,甚是辛苦,卻覺得異常充足,天下大事一言而決,那是一種令人著迷的感覺,她不想失去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姚崇、宋璟……

思量許久,太平暗道:「我不點頭,他們終究是無法成為宰相的,他們二人對我豈能沒有一點感恩之心?到時對他們再多加籠絡些。未必就不能把他們拉攏到我的門下……」

太平公主還是很自信的,在別無英才可供選擇的情況下,目標只能放在這兩個人身上,她便找到了一個說服自己的理由。

太平公主主意已定,抬頭一看。見莫先生在殿宇一角正掌燈審閱著候選宰相資料,不由微微一笑。道:「天色已晚。先生且歇一歇吧。」

莫雨涵抬起頭來,捶了捶腰桿兒道:「明日郭相就要來詢問最終人選,今晚總要能夠確定才好。」

太平的眉梢揚起一個好看的弧度,問道:「哦,莫先生可有所得?」

莫雨涵道:「老朽反覆思量,覺得最合適的人選。唯有姚崇、宋璟兩人,不知殿下以為如何?」

太平一聽,欣量笑道:「呵呵,宰相最大的作用。就是選賢任能,以佐天子。依本宮看來,莫先生有這一雙慧眼,是真正的宰相之才了。」

莫雨涵哈哈一笑,拱手道:「公主過獎,天階之高,豈是凡人可以企及。老朽乃一介布衣,若想成為宰相,那除非公主殿下您登基做皇帝了。」

太平微微一笑,拋開這件事不談,只道:「本宮也屬意這兩個人,只可惜他們與本宮一向並不熟稔,如果我手中另有合適人選,那是決不會用他們的。

唉!可宰相難求啊,陛下雖然信任,我選出的宰相總要能夠服眾才好,思來想去,也只有他們,如今只有等他們到京,再施以恩惠,讓他們拜到本宮門下了。」

莫雨涵道:「殿下說的是,不過老朽這裡還另有一個人選,如果單獨對他拜相,恐令朝野矚目,如果把他連同姚、宋二人一起薦與天子,倒是容易過關。」

太平奇道:「哦?是什麼人,居然有資格擔當宰相,而本宮居然沒有想到?」

莫雨涵道:「崔湜崔澄瀾!」

太平訝然道:「崔湜?」

莫雨涵道:「正是,公主,這崔湜已不止一次遣人登門,意欲拜入公主門下。」

太平公主厭惡地皺了皺眉,道:「此人唯利是圖,品性不端。昔年本來拜在本宮門下,見武三思權傾朝野,又投靠武三思。武三思死後韋後聽政,他又投靠韋後,實屬三姓家奴,豈可用之?」

莫雨涵微笑道:「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趨吉避凶,本是人的天性,公主何必耿耿於懷呢?此人曾經是宰相,只要公主同意讓他復相,陛下那裡十之八九會答應。

此人一旦復相,唯有依附公主。最重要的是,此人是崔氏嫡房長支子弟,而崔氏乃山東士族第一高門,公主欲謀天下,若有山東士族支持,豈不事半功倍?」

太平公主憬然而悟,沉吟半晌道:「如此說來,此人非用不可了。」

莫雨涵捻須微笑,緋色的燈光映在他的眸子里,如同一抹殷紅的血。

※※※※※※※※※※※※※※※※※※※※※

楊帆遠行之期,一眾袍澤好友盡數不知,他有意隱瞞了消息,唯一的知qíng人只有沈沐。

長安事了後,政事堂為之一空,皇帝急調郭元振回京,隱宗的根本在西域,郭元振是隱宗在西域結交的最重要的封疆大吏,此人一走,沈沐不敢怠慢,須得趕去西域與新任封疆大吏進行接觸,所以不在京城,因此一來楊帆走得更是輕鬆。

阿奴自幼隨盧公子走南闖北,去過的地方多了。日本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