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太平皇帝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太平皇帝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5-03 08:25  字數:3681

李旦黃袍加身,做了皇帝。少帝李重茂遜位,重新成了溫王,李旦的幾個兒子就此成為親王,在此番政變中有功的大臣們也各有封賞。

至於在其中發揮了重大作用的楊帆,因為與李隆基有約在先,報功簿上便沒了他的名字,除了當時參與政變的一些主要將領,其他人都不知道當時的政變他也有份參與。

聽到李顯登基稱帝的消息,楊帆不由鬆了口氣,此番政變如果不能做到權力徹底交接,未來只能出現兩種局面:要麼李重茂為了擺脫束縛奪回權力,對相王一脈和功臣們下毒手,重走他父親的老路。要麼功臣們下手除掉少帝,一了百了。一場不徹底的革命,必定後患無窮:如今這樣是最好的結果。

京中事了,和隱宗「分贓」的事也已分割清楚了。這一次顯隱二宗從盧賓之手中獲得的利益,幾乎可以完全彌補顯隱二宗這兩年半真半假的對峙中所造成的損失。

可以想見,盧賓之主動交出閥主之位,必定從盧家換取了大量財富,他利用這些財富暗中經營,滾雪團似的壯大起來,形成了一個規模僅次於顯隱二宗的龐大經濟體,最終為他人做了嫁衣。

一切事了後,楊帆最想做的事就是與家人東遊扶桑,他想乘船東渡前往日本,順道探望一下那位在日本國諸大名中混的風生水起的懷義大和尚。

這只是他東渡的原因之一,他還想藉此機會探一探路,以確定將來是否可以從海路南下,以便探望他那位在南海稱王的師兄,並祭拜洒掃師父和師祖的陵墓,他還想把父母雙親和姐姐的墳也遷去。

那裡是他獲得新生的地方。雖然他的子孫後代今後祭掃祖墳會變的很麻煩,可是籍此讓子孫行萬里路,多多見識天下風情似乎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這趟遠行,楊帆準備帶上婉兒、阿奴還有長子念祖,楊念祖已經長成一個英氣勃勃的少年,楊帆想帶他出去增長閱歷,見識一下異國風情。

出遊的準備自然不用楊帆操心,小蠻把行裝打點的妥妥噹噹,查德自由便可遠遊異國的婉兒很是興奮,對她而言。這是一種天高任鳥飛的感覺。

因為一直代天子閱覽奏章,她對這個天下知道熟悉的地方甚至比楊帆還多,可她真正去過的只有東都和西都,而且限於身份束縛,她的人生歲月幾乎全在宮中度過。

這次遠遊。是她平生第一次。這個時代遠遊一次並不容易,這很可能也是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怎能不教她興奮莫名。當楊帆走上紅樓看到她的模樣時。還能看得出她眉梢眼角的喜氣洋洋。

「婉兒,咱們後天就要起行了,你和令堂說過沒……」婉兒嬌嗔地白了他一眼,楊帆會意,馬上改口道:「哦,和我的岳母大人說過沒有?」

婉兒拉他在榻邊坐下。笑道:「你呀,其實母親已經接受你了,這次出遊的事,我已和母親說過。只是當時還沒定下日期,回頭你和我過去一塊兒對她老人家說。」

楊帆略一沉吟,道:「也好。」

婉兒覷了他一眼,聲音忽然低下來:「此去扶桑,一來一回怕不得大半年光景,你不和她說一聲么?」

楊帆心中一跳,明知故問地道:「和誰?」

婉兒嘆了口氣,幽幽地道:「聽說我那棺槨,是她代為處理的。」

楊帆不能再裝模作樣,頷首道:「嗯,我不好出面料理此事,若由令堂出面,我覺得拖延幾日才更合乎她此刻忐忑的心情,卻沒想到太平……」

婉兒嘆道:「她一定猜得到,這是我假死脫身之計,而且猜到我已和你在一起。」

楊帆眉頭一挑,問道:「怎麼,你擔心她會……」

婉兒莞爾搖頭,道:「怎麼會呢,只是你即將遠行,不和她見個面,道個別嗎?」

楊帆沉默半晌,黯然道:「說與不說有什麼區別?我現在和她每次見面都不愉快,每次分別都有一種相見不如不見的感覺,我已經怯於見她了。」

婉兒嗔道:「你呀,說與不說怎麼能夠一樣呢?你這次帶我去扶桑,不僅僅是為了陪我散心,也是為了徹底抹去你在朝堂上的影響,是么?」

楊帆沒有否認,在皇朝新舊交替、百官密集調整的時候,他離開政權中樞長達半年以上的時間,根本就是為了徹底抹去他對朝堂的影響。他要退,就要退的乾淨俐落,決不拖泥帶水。

婉兒道:「正因如此,你更要見她一面,向她道一聲別。你說了,她就知道你心裡還惦記著她。你不說,她會覺得你根本不把她放在心上,會認為你離開的不僅是這朝堂,還有她。」

女人是種很奇怪的生物,大多數時候,婉兒是不喜歡楊帆與太平接觸的,尤其是太平的性格如此強勢。但有時候,她又同情太平的遭遇。

尤其是此刻,在她獲得了歸宿,終身有靠的時候,她知道無論如何楊帆和太平也不可能走到一起,以己度人,同情心泛濫的就更加厲害。

楊帆苦笑道:「她想要的,我給不了她。我能給她的,她不想要。明知我也無奈,她還是不免要怨恨我,每每見她,只是令她相看生厭,我……」

楊帆沮喪地嘆了口氣,道:「罷了,你既這麼說,那……我就去見見她。」

婉兒展顏道:「這就對了,女兒家的心思不像你們男人,簡簡單單、愛憎分明。她的心,也很苦,如果又沖你發脾氣的話,郎君多擔待些。」

楊帆在婉兒的服侍下換了一套襴衫,帶了四名便衣侍衛,乘一輛馬車出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