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風雨不休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風雨不休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5-02 01:16  字數:3514

李旦對太平這個胞妹確實是言聽計從,一則太平自幼受武則天寵愛,個性剛強,李旦則自幼謹小慎微,性情早就磨勵的沒了稜角,很難拒絕太平的堅持。

再者,李旦做皇帝八年,做太子十餘年,一直處於武氏的攻擊陷害之中,全賴太平公主幫助扶持,李旦不是李顯那種天性涼薄的人,受人如許恩惠,自覺虧欠,自然強硬不起來。

是以在太平公主的勸說下,李旦終於答應赴宮城解決百官不敢上朝的窘境。當下幾人俱都換了快馬離開相王府,由宮城側門進入皇宮。

相王見到被軟禁在神龍殿的少帝李重茂,先好生安慰了侄子一番,便與他一同登上安福門,慰諭百官。

少帝李重茂站在城頭,眼見城下跪了無數官員,不禁惶然看向叔父李旦,把他先前教給自己的話忘的一乾二淨。

李旦見狀,只能暗嘆一口氣,重新複述了一遍。李旦說一句,李重茂便高聲宣一句:「諸位臣工,韋皇后窺伺神器,已被誅滅。自支餘黨,一無所問,眾卿家不要過於驚慌。」

劉幽求低聲對李隆基嘀咕道:「郡王,該讓皇帝當眾宣布韋後鴆殺先帝的罪名才是,如此方可蓋棺論定,令人再無疑議。」

李隆基輕輕嘆了口氣,苦笑道:「家父那性情……,若非太平姑姑相勸,只怕他為表清白,從此就要與世隔絕,閉門不出了,我哪敢再要求許多。」

少帝李重茂在城頭張開雙臂,高聲又道:「城中百姓,多有為亂兵滋擾者,朕心著實不安,特免全城百姓半年賦稅,以養生息。眾臣工可早入金殿,共議國事!」

李旦死後。少帝李重茂就是韋後手中的一個傀儡,此事天下皆知。如今韋後伏誅,他又落到李隆基手上,依舊是個做不了主的人,若讓他登城安撫,百官根本不信。

可這一回有相王陪他一起登城,相王是誰?那是李隆基的父親。他往那兒一站,就是信譽的保證,百官自然不疑,是以李重茂詔旨一下,百官安心,紛紛謝恩領旨。起立整隊,準備入宮。

李隆基見此,一顆懸起的心這才放心:「這場鬧劇,總算體面收場了。」

※※※※※※※※※※※※※※※※※※※※

第二日,午後。

隆慶湖上一葉偏舟。

上官婉兒頭戴竹笠,一襲青衣,坐在船邊。腳上未著鞋襪。挽著褲腿兒,一雙晶瑩纖美的玉足就濯在清澈的湖水裡,手中提著釣竿,臉上卻沒有垂釣人的那種寧靜,顧兮盼兮,神采飛揚。

楊帆一身便服從船艙里出來,把身子往空中一跳,調皮地一屁股墩在她身邊。小船一陣搖晃,上官婉兒「哎呀」一聲,趕緊扶住船舷,待小船穩下來,嗔怪地捶了他一記粉拳。

楊帆笑道:「如何,忽然間離開朝堂,不再掌握勾決天下的那枝御筆。可還適應么?」

上官婉兒深深地吸了口自由清新的風,欣然道:「這才是人家想要的生活。以前在洛陽的時候,人家只有陪則天女皇棲於龍門時,才有機會偶爾獨自徘徊林中。享受片刻自由呢。」

說著,她有些傷感起來,把頭輕輕靠到楊帆肩上,凝視著面前一碧萬頃的湖水,柔聲道:「自我一出生就束縛於宮中,如履薄冰、如臨深淵。

及至長成,又受相思之苦,思母、思夫、思女,難得一見,終不得安樂,直至今日,我始得自由之身,郎君,我……很喜歡這樣的日子。」

楊帆情不自禁地擁緊了她,與她共同沐浴著溫暖的陽光,身心俱都暖洋洋的。過了半晌,楊帆才道:「好!那以後,我就陪你暢遊四海!」

婉兒欣然回眸,笑道:「當真?你若肯留在朝堂,必可得一份彪炳千秋的功業,捨得就此放棄么?」

楊帆哂然道:「我已經放棄了!」

婉兒抿嘴笑道:「那也得要天下太平才行。我聽說,今日早朝,有宮人和宦官欲立少帝李重茂的生母為太后,垂簾輔政,不是又要生出事端了吧?」

楊帆笑了笑,輕拍她的玉背,嗔道:「你呀,這才剛剛離開朝堂,就懶得思考政事了。一群宮人和宦官有這麼大的膽子么?這不過是三郎搞出來的把戲罷了。」

楊帆抻了個懶腰,道:「李三郎這一招,逼得少帝馬上斥駁諫議以自白,徹底絕了一些外臣的幻想,而且還借少帝的手順勢罷了諸公主的屬官,除了太平,所有公主的衙署都裁撤了。」

婉兒靈動的眸子略微轉動了一下,欣然道:「此子聰慧,不同凡響。」

楊帆贊同地道:「而且殺伐決斷,果毅剛強,相王諸子較之先帝諸子,強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

李隆基騎在馬上,意氣風發地離開了太平公主的府邸。

李隆基與手下眾功臣一番計議,大家都覺得應該趁勢打鐵,直接推相王為帝,可是相王已經看淡名利、甚至厭惡了名利,要說服他可不容易。

普天之下如果說還有人能說服相王改變心意,那只有太平公主莫屬了。於是李隆基再度拜訪太平公主,得到姑母的親口承諾,離開太平公主府時,李隆基滿心歡喜。

「站住!什麼人!」

這時的長安剛剛經歷過一番動蕩,還不算太平,所以李隆基此番拜訪太平公主,帶的扈衛著實不少,雖然不及帝王出巡,可前後甲衛也是如狼似虎。

不想剛剛出了太平公主所在的坊,坊門邊突然衝出一個人來,這些甲士大驚失色,只道來了刺客,一個個立即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