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二百章好事多磨

第一千二百章好事多磨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30 11:14  字數:3564

弘文館存書二十餘萬卷,設館主一人,總領館務,學生數十人,皆選皇族貴戚及高級京官子弟,隨從學士學習經史書法。

如今的弘文館館主一直由婉兒兼任著,她在宮中值宿時也住在這裡。

夜晚的弘文館尤其靜謐,校書郎和諸位學士、學生們晚間是不能宿在宮中的,是以弘文館裡只有婉兒和樹小苗、符清清兩個女子為伴。

今天一入夜,婉兒便陷入了焦急的等待當中,如何能夠安枕,她只能披衣而起,時時走到屋外階上,眺望著遠方,黛眉遠山暗藏憂慮。

她很清楚今夜將發生什麼,可她無法預料事情能否順利成功,唯其如此,她才格外擔心,為楊帆擔心。

對於自身的安危她是不用擔心的,臨淄王若是成功,她從此可以得到自由之身,臨淄王若是失敗,韋黨不知道她與叛黨的關係,也不致牽連到她。

只是那樣一來,她和楊帆長相廝守的計劃又將化為泡影,除非韋後肯讓她出宮,否則擔負著一個龐大家族責任的她,是絕不可能拋下一切與楊帆私奔的。

當宮中廝殺聲起時,融身於靜謐的夜色之中,婉兒清晰地聽到了遠處傳來的喊殺聲,她的心立即激動地跳起來。從聲音響起處,她知道萬騎和飛騎已經順利殺進宮中,這令她憑添了許多希冀。

符清清和樹小苗是她絕對的心腹,但婉兒並未向她們交待事情的詳細經過,只是在入夜後把她們喚到身邊,對她們做過一番含糊的交待,以她們的聰穎,應該猜到了什麼。

在這個漫長的夜裡。她們兩個同樣無法入眠,當遠處的廝殺聲隱隱約約地傳進宿處時,她們不由自主地披衣出來,未及向遠處探望,就發現婉兒正俏生生地立於石階之上。

聽到腳步聲,婉兒沒有回頭,只是說道:「今夜有大亂髮生,你們兩個到廳中去,未經我的傳喚,不要出來!」

符清清與樹小苗對視一眼。難掩目中一片驚詫。二人答應一聲,順從地走向弘文館正堂,就在這時,婉兒忽見遠處似有一道人影輕煙般飛來,其行之速。快逾奔馬。

婉兒心中怦然一動,急急提起裙裾。欣然拾階而下。

「二……」

上官婉兒疾步迎到門口。剛剛喚出一個字,借著弘文館門下兩串明燈的照耀,突然發現飛掠而來的那個人竟然不是楊帆,心中「咯噔」一下,頓時戛然住口。

婉兒的反應極是敏捷,「二」字一出口。發現來人不是楊帆,雖然心中驚駭莫名,她便立即改口道:「楊少卿,你……你夜半三更。緣何行色匆忙?」

原來,亡命奔至的人正是棄了韋後逃脫一命的光祿少卿楊均。楊均眼見千牛衛一涌而上,興高彩烈地把韋後砍翻在地,嚇得魂飛魄散,當即轉身就逃。

後宮他是不敢去了,便往前殿竄來。他也清楚宮門上了鎖,他是出不去的,只是下意識地向相對安全些的方向逃跑,及至近處才想到了弘文館。

在他看來,上官婉兒歷經三朝,在宮中耳目眾多,出了宮不敢講,但是在宮中卻是極具勢力的人。此番兵變只怕她也難逃一劫,兩人是一條繩上的蜢蚱,正好守望相助。

婉兒本來想喚「二郎」,虧她應變極快,隨即喊出了「楊少卿」三字,倉惶之間楊均只道她之前脫口喊出的是一聲「啊!」而且婉兒一臉訝色絕無作偽,是以並未生疑。

婉兒半夜三更著裝整齊地站在門口雖然不合常理,此時卻也說的通的,遠處那廝殺聲隱約能夠傳到這裡,只要不是睡的太瓷實的人,總能聽見的。

楊均一見婉兒。急急便道:「上官昭容,大事不好了!萬騎、飛騎和千牛衛,盡皆反了,皇后娘娘已然被殺,亂兵正在到處燒殺搶泉流,咱們快逃吧。」

「啊!怎麼會這樣?」婉兒「大驚失色」,顫聲道:「皇后娘娘被殺了?這……這可如何是好,究竟是誰造反?」

楊均苦笑道:「事起倉促,楊某尚不知是何人作亂,我們還是先逃出宮去再做商議吧。」

「逃出宮去,如何逃得出去?」

婉兒滿面為難,蹙額苦思,看在楊均眼中,上官昭容焦灼憂慮自然是在苦思脫身之法,卻不知婉兒正在暗暗叫苦,不知該如何擺脫他這個不速之客。

婉兒想把他隨意支開很難,如果胡亂指點個去處讓他逃走,而自己卻不肯離開,楊均十有**會猜到她也是叛黨的一員,何況她也沒有什麼去處可以指點。

一會兒楊帆趕到,這楊均再蠢也能明白她在這場政變中所扮演的角色了,到時候還是十分兇險,又或被楊均挾為人質……,這可如何是好?

楊均現在走投無路,已經把生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這位上官昭容身上,眼見她踱來踱去,神色變幻不定,楊均不禁急道:「昭容也沒有辦法嗎?」

上官婉兒心中突生一計,抬頭對楊均道:「楊少卿,請隨我來!」。

弘文館內,樹小苗和符清清正暗自惴惻著,突見婉兒急急走入,身後緊跟著一個男子,定睛一看,不由大駭,此人雖也姓楊,卻不是楊帆。

符清清和樹小苗面面相覷,心道:「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弄了半天,昭容不是要跟楊大將軍私奔,而是和這位光祿少卿?昭容與楊將軍連孩子都生了,什麼時候又和這位光祿少卿相好了?」

兩位姑娘一頭霧水,看向婉兒兒的目光便有些怪異。婉兒也無暇理會她們,只是快步走到一排書架前面,這殿堂中有二十餘萬卷書,擺滿了一排排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