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城頭變幻大王旗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城頭變幻大王旗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30 00:48  字數:4003

?馬橋悍然一刀,刺穿了安樂那美麗到極致、令人不忍傷害的**,就似一個根本不懂欣賞與美的粗漢,惡狠狠地摔碎了一件舉世無雙的青花瓷。

當那「精美的瓷器」摔在地面上時,破碎的不僅是她的生命,還喚醒了楚狂歌等人的理智。

楚狂歌不失時機地振臂高呼道:「韋後安樂,喪心病狂,為篡奪大位,不惜毒殺先帝!今安樂已死,只要再誅韋後,國讎可報、大事可期,吾等速速殺往甘露殿!」

恰在此時,一道人影其疾如風地飛掠而至,站在外圍的一名士兵只覺眼前人影一閃,形同鬼魅一般,他想也不想揮刀便劈,不料刀剛揚起,那人已擦身而過,在人群中倏然站定。

那名士兵在火把下定睛一看,見來人正是楊帆大將軍,當真嚇了一跳,趕緊四下看看,見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楊帆吸引過去,這才吐吐舌頭,訕訕收刀。

楊帆從玄武門進來,要去弘文館見婉兒的。弘文館和史館毗鄰,就在太極殿的左前方。

楊帆從玄武門進入,經望雲亭、彩絲殿、歸真觀、安仁殿、百福殿,太極殿,一直走的是條直線,直到此處再往左一拐,就是婉兒值宿的弘文館了。

楊帆掠至此處時,看到數十名將校高擎火把圍成一圈,他們左臂上盡皆系著一條白色汗巾,知道是萬騎的士兵,是以趕來察探。

「大將軍!」

楚狂歌、黃旭昶一見楊帆,極為欣喜,楊帆向他們點點頭,目光投向萎頓在地的安樂,入目便是怵目驚心的一片紅,頓時便是一怔。

馬橋沒想到楊帆竟於此時趕到。微微有些意外,遲疑了一下,也道:「大將軍,你來了!」

楊帆看了他一眼,兩人十幾年兄弟,心意早已相通,只一眼,楊帆就明白了他的苦心,唯有暗暗嘆息一聲,伸手自一名禁軍士兵手中接過火把。沉聲道:「甘露殿左有喊殺聲起,你等速去接應。」

「是!」馬橋答應一聲,低頭看看安樂,見她奄奄一息,臉如金紙。情知她已不可能活命,這才放心地大喝一聲道:「兄弟們。咱們去接應飛騎弟兄!」

數十名禁軍將士隨著馬橋飛奔而去。楊帆慢慢蹲下,有些悲憫地看著安樂。安樂臉色異常蒼白,那故意作態的媚意早已不見了,絕美的容顏因為失卻血色,有種凄艷的感覺。

「二郎,我是不是要死了?」

安樂伏在地上。看見楊帆,吃力地問道。楊帆的目光落在她的胸口,看到那血肉模糊的傷口,目芒陡然一縮。他雖沒有回答,但他的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

安樂明白了,她靜靜地凝視著楊帆,忽地凄然道:「我怕吃苦,我怕死,這世間我只愛一個人,那就是我自己,我想擁有這世間一切榮華,可是……

她慘然一笑,道:「等我不得不死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怕的並不可怕,我愛的也並不可愛,我一直想擁有的其實都是些鏡花水月……」

楊帆相信她說的是真話,這時她用不著騙人,但楊帆也知道,這只是她人之將死時的一種感悟,如果她能活下來,如果她能再度擁有她想要的權柄與富貴,她一定會故態復萌,甚至變本加厲。

但是楊帆不想對她說什麼重話,不管怎麼說,她真的要死了,至少在這一刻,她是真的拋開了虛榮、無情、貪婪和淫蕩,這時的她是真實的!

「你不相信我的話嗎?」

即便是奄奄一息,安樂的感覺依舊敏銳,她注意到了楊帆的沉默。楊帆搖了搖頭,低聲道:「你明白你不應該追求什麼了,可你明白你應該追求什麼了嗎?」

安樂望著楊帆,一臉迷惘,過了片刻她才緩慢地搖了搖頭:「來到這個人世間,不是我的意願;離開這人世間,同樣不是我的意願。我不明白為什麼要到這世上走一遭,我不知道……」

她,貴為大唐公主,出生時卻是在去往房州的坎坷路上,她的父親落魄到只能用自己的外衣作為迎接她初生的襁褓。

她貴為大唐公主,死的時候卻倒卧在太極殿前這方石階空地上,除了楊帆,沒有人為她送行。沒人教過她如何做人,她到死也不明白自己究竟該如何做人……

「我……我沒殺我父親……」

安樂感到時自己的生命如同自己流出的鮮血,已經即將流逝到盡頭,她的眼沉重的快要睜不開了,但她竭力掙扎的,用最後的力氣為自己辯白。

楊帆深深地點了點頭,低聲道:「我知道。」

安樂驀然張開眼睛,即便已經瀕臨死亡,當她用那雙最美麗的眼睛凝視著你的時候,依舊有種令人心悸的驚艷:「你相信我?」

楊帆又點了點頭,低沉地道:「也許,這是你我相識以來,說過的唯一一句真話,但是……我相信!」

安樂笑起來,眼神開始散亂開來,彷彿穿過了楊帆的臉,看到了更遙遠的地方:「我好想……和你回到初識那天,我保證,不管我是做個好女人還是壞女人,都不再騙你,永遠……」

笑容綻放在她容色無雙的臉上,就此凝固,依舊光艷天下!

※※※※※※※※※※※※※※※※※※※

韋後以為來了救星,卻沒想到她自以為穩如泰山的政權是如此的不堪一擊,就連守護先帝靈柩的千牛衛居然也能臨陣倒戈。

她掙脫馬秦客的扶持獨自走上前去,本來是想在官兵面前保持太后的威嚴,卻不想飛奔上前的三員武將並沒有對她納頭便拜,而是悍然揚起了手中的屠刀。

究竟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