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樹未倒,猢猻已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樹未倒,猢猻已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29 00:24  字數:3719

停放李顯棺槨的地方是神龍殿,神龍殿就在甘露殿之左,但是因為宮廷巨大,相距也在三四里。這裡駐紮有千牛衛士兵約四百人,在宮裡這算是一支極強大的武裝力量了。

這四百人是天子靈堂的儀仗兵,可是他們用的兵器都是真的,只是在外面裹了一層白綾而已,因此一旦投入戰鬥,他們可以發揮重大作用。

葛福順、陳玄禮、李仙鳧等人自玄德門入宮後,所要面對的最大考驗,就是這支守護天子靈柩的儀仗:千牛衛。

葛福順一路殺進來,比楚狂歌、馬橋那一路人馬還要順利,他們一路上幾乎沒有遇到過像樣的抵抗,偶爾動過幾次手,也不是宮中禁衛誠心護主,而是倉惶之下不知該逃向何處,本能地持械反擊。

這樣零星的抵抗當然阻擋不了葛福順等人的腳步,他們一路馬不停蹄地便趕到了神龍殿,在這裡堪堪碰上已經集結完畢的四百名千牛衛。

一見千牛衛已然列陣森嚴,葛福順立即制止了自己的人馬蠢動,雙方隔著近二十步的距離,排列起緊密的陣形,刀槍並舉,氣氛極其緊張,大有一觸即發之勢。

葛福順持刀獨自向前五步,高聲喝道:「韋後與安樂,為了當女皇帝和皇太女,悍然毒死了先帝!我萬騎、飛騎官兵奉輔政安國相王殿下所命,要誅殺韋黨!

你們千牛衛,掌執御刀、宿衛侍從,乃是皇帝親軍,如今天子枉死,你們是願意與我等一起誅殺叛逆,扶保李唐,還是要逆天而行?」

葛福順這番話一說,登時在千牛衛中引起一陣騷動。千牛衛官兵並不知道葛福順所言是真是假,但天子暴卒後。民間有諸多非議,此時一聽葛福順所言,不免就信了幾分。

若光憑葛福順這幾句話,他們縱然半信半疑,卻也不致於立即瓦解了士氣,但是更糟糕的是,他們守護天子靈柩。剛剛還惹了一肚子閑氣。

為皇帝操辦喪事,這可是個肥差,韋家的人怎麼會放過這個好機會,這件事就由韋後侄子韋播的妹婿包攬下來。

儀兵在宮中守候靈柩,住宿飲食也要由他負責,一日三餐他不但不準時送來。弄得士兵飢腸轆轆,而且飯菜還常常是涼的,今天更是過份,居然把一些別人吃過的剩菜剩飯熱都不熱就給送來。

千牛衛的士兵們如何還能忍耐,一時鼓噪起來,卻被有恃無恐的那位皇親羞辱了一番,迫於對方權勢。他們也無可奈何,可這恨意卻鬱積心頭。如今聽葛福順這麼一說,新仇舊恨頓時湧上心頭。

葛福順眼見一席話說的千牛衛人心浮動,士氣全無,不由心中暗喜,忙把背在身後的手打了個手勢,陳玄禮與他相交久矣,一見手勢頓時明白。馬上喝令兵士向前進逼。

飛騎刀盾手們一手持刀、一手持盾,用刀有節奏地敲擊著盾面,每踏進一步,便大喝一聲:「誅殺叛逆!扶保李唐!誅殺叛逆!扶保李唐……」

千牛衛郎將楚才惶然退了一步,突然將目光投向身後,在他身後,三名旅帥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那目光是一種不甘的躁動。楚才猛然把牙一咬,雙手高高舉起。

陳玄禮一見,立即制止士兵繼續進逼,楚才回身喊道:「兄弟們。我們是天子親衛,不是韋家私軍。食君俸祿,忠君之事。某要跟萬騎、飛騎的兄弟們一起反了,你們怎麼說!」

千牛衛四百壯士鴉雀無聲,片刻之後,三名旅帥突然一起攘臂高呼:「反了她!反了她!反了她!」

※※※※※※※※※※※※※※※※※※※

今夜對韋後來說,註定會是一個難忘的夜晚。

雖然她已經有了兩個年輕俊俏的"qingren",卻從來不曾大被tóng眠,玩過那三人行的荒唐把戲。可今夜,她帶著三分羞怯三分忐忑,召來馬秦客和楊均侍寢,終於享受了一次不一樣的滋味。

「帝王啊!這就是帝王的權利!」

體軟如泥的韋後癱在榻上,媚眼如絲地望著她的一雙"qingren",女性特有的那種羞澀已全然不見。她韋氏並不比武則天差,武則天擁有過的一切她也要擁有。武則天享用過二張,於是她就要擁有馬、楊。

武則天登基稱帝時已六旬高齡,而她才四十齣頭,她還有大把的時光可以享受,她自信可以創造出比武則天更了不起的輝煌,不讓武媚娘專美與前。

「呵呵呵……」

想到得意處,韋後不禁笑出聲來。楊均湊趣地問道:「娘娘何故發笑?」

韋後昵聲道:「還不是被你這冤家服侍的快美異常,這才……」

韋後一句話還沒說完,就有一個宦官不顧不得進入寢宮的命令,慌慌張張地跑進來,卟嗵一聲跪倒在地,倉皇大叫:「娘娘,大事不好,宮變、宮變了!」

韋後一聽宮變,本已酥軟如泥的身子也不知哪來的力氣,竟騰地一下坐了起來,失色道:「何人謀反?」

那太監顫聲道:「奴婢不知,肅章門傳來消息,只說萬騎反了,正在攻打宮門。」

韋後這才發現自己還不著寸縷,急忙扯過薄衾掩住身子。楊均是武人,膽氣頗壯,當即騰身下地,也不顧赤身裸體,急道:「娘娘快快更衣,臣護娘娘暫避一時。」

一時間,三人也顧不得地上還跪著個太監,急急各尋衣服,韋後也不用宮娥侍候了,七手八腳穿戴起來,當真醜態百出。

幾個人穿好衣服由那太監引著離開寢宮,就見甘露殿上許多宮娥太監都像熱鍋上的螞蟻般竄來竄去,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