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如此順利!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如此順利!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27 09:07  字數:4083

楊帆和葛福順坐在帳下,再有一個更次,他們就要提著鋒利的刀,衝進中軍大帳取上將首級,事成封侯拜相,事敗家破人亡,這個時候,顯然是沒有閒情逸緻談風花雪月的。

然而不談這個,兩個大男人對面枯坐就成了一件很無聊的事,尤其是這種心理極其煎熬的時候。楊帆見葛福順坐立不安,碩大的屁股扭來扭去,壓得臀下的馬扎吱嘎直響,不禁笑問:「有些緊張?」

葛福順粗獷的臉上露出一絲狼狽,他往地上唾了口唾沫,以掩飾窘態,訕訕笑道:「末將從軍已二十年多年了,從一介士卒混到今天,也曾百戰沙場,末將手上的人命總也有百十條了吧,沒想到今天竟有些忐忑,著實沒有出息。」

楊帆笑道:「葛將軍固然不畏死,只是此番舉事,一旦失敗,不僅要搭上自己這條性命,還要累及家人,這與戰死沙場大不相同,有些不安也是人之常情。」

葛福順見楊帆鎮定自若,不禁贊道:「大將軍不愧是大將軍,雖然論年齒大將軍比末將還要小些,可大將軍這份鎮定自若的養氣功夫,末將卻是望塵不及呀。」

楊帆淡淡一笑,心道:「如果我不是已妥善安排了家人,此刻怕與你一樣如坐針氈了。」

他吁了口氣,下意識地看向宮城方向。那裡有他的一份牽掛,今日事了,還了為國的一份心愿,安排好一眾袍澤的前程,就可與她攜手江湖之遠了。

一時無言,兩人相繼閉目養起神來。二更天,梆子聲剛剛敲過,葛福順便身子一震,猛然張開眼來,只見楊帆盤膝散坐於地,雙手輕輕搭在腿旁。氣息悠長,一動不動。葛福順暗道一聲慚愧,又悄然閉上了眼睛。

二更三刻,楊帆倏然張開眼睛,葛福順幾乎同時張開雙眼,四目一對,雙雙振衣而起。

葛福順沉聲道:「時辰已到!大將軍。咱們行動吧!」

楊帆道:「你準備如何開始?」

葛福順道:「自然是與陳玄禮、熊明順、李仙鳧幾個兄弟各帶親兵,殺進中軍大營!」

楊帆道:「此計不可取,我們一動手就得驚動全軍,飛騎營里先來一場廝殺,一旦走漏消息,宮中聞變。提前做了準備,我們成功機會渺茫。」

葛福順愕然道:「那依大將軍之意?」

楊帆道:「方才我已想過,以你的身份,以飛騎營中一貫的情形,只要你我能進得了中軍大營,取韋播三人首級,如探囊取物耳。何必大動干戈?」

楊帆把佩刀往腰間一掛,洒然道:「走吧!」

※※※※※※※※※※※※※※※※※※※※

葛福順急急做了一番調整,使人把計劃的變更告知陳玄禮等人,又給楊帆弄了身侍衛的衣服,便大模大樣地趕往中軍大營。

「站住!什麼人?」

守著中軍大門的士兵一見遠處人來,馬上挺槍喝問,待見葛福順帶著一個侍衛自月色下走來,忙打招呼道:「葛郎將。這麼晚了還不睡嗎?」

葛福順咳嗽一聲,道:「我有事情要面稟韋播將軍。」

一個隊正訝然道:「這時候?韋將軍怕是已經睡了,葛郎將有要緊事嗎?」

葛福順臉色一沉,斥道:「我有什麼事,難道還要報與你知道?」

那隊正不敢頂撞,訕訕地退到一邊,葛福順冷哼一聲昂然而過。楊帆亦步亦趨,那隊正鬱悶自語:「我這不是怕你去的不是時候挨韋將軍的教訓么,真是……怎麼這麼大的脾氣。」

中軍大營的房舍也是一排一排的,但韋播等主要將領的住處單獨在軍官住宅區。幾位高級將領都擁有獨門獨戶帶前後院落的住宅。

這裡是禁軍大營,內里自然無需警戒,是以二人一路走來,連一個士卒都沒有看見。葛福順來到韋播住處,本欲翻牆進去,誰料一推院門,竟然應聲而開。

楊帆左右一掃,對葛福順低聲道:「進去!」

二人閃身進入院落,將院門虛掩,到了門前一推,房門居然依舊未閂,房門「吱呀」一聲輕輕推開,一陣響亮的鼾聲立即傳來,楊帆對葛福順低聲道:「我把風!」

葛福順點點頭,慢慢拔刀出鞘,悄然潛進房去。軍營中的建築格局全都一樣,葛福順如同進了自己的房間,輕車熟路地閃進韋的卧室,就見燭影搖紅,一燈未滅,燈光照在榻上,韋播只穿一條犢鼻褲,赤著上身仰面大睡,鼾聲極響。

葛福順見此不由血脈賁張:「手刃韋播的功勞是我的了!」

他是武將,行事本就乾脆,這時更不會思前想後顧慮重重,馬上便把利刃一舉。

人似乎真的有種第六感,韋播睡的正香,突然似有所覺,好像感應到了某種未知的危險,他鼾聲一停,驀然張開眼睛,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韋播只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榻前,擋住了几案上投來的燈光,這人的雙臂高高擎在空中,一道寒光正凌空劈下。

韋播的一聲驚呼剛剛衝上喉頭,還沒化成一道爆破音破口而出,就被那凌厲的一刀斬成了兩半。

楊帆聽到鼾聲驟停,就知道葛福順已經得手,片刻之後,葛福順從房中出來,伸手一拍腰間,興奮地道:「成了,手到擒來!」只見他腰間系著一條汗巾,裹著一個圓乎乎的東西,想來就是韋播的項上人頭了。

楊帆悄聲道:「韋濯住處何在?」

葛福順低聲道:「他們幾個將領的住處都挨著,旁邊那幢就是韋濯的住處。」

楊帆向他打個手勢,二人悄然離開了韋播的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