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狀況頻頻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狀況頻頻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26 04:38  字數:4061

李隆基隔的還遠就勒住坐騎,翻身下馬,快步迎向楊帆,抱拳稱道:「大將軍!」

楊帆笑著拱手道:「郡王,一路還順利吧?」

李隆基見楊帆極其沉穩的神情,忐忑的心情竟奇蹟般地平靜下來,向楊帆點點頭,笑容顯得輕鬆了許多。楊帆欣然道:「那好,咱們現在就去禁苑。」

朝中的政治力量經過則天朝、李顯朝的一次次清洗,現在比以前任何時候都乾淨,韋黨一枝獨秀,李隆基根本沒有奧援,這種情況下楊帆和李隆基不得不謹慎再三,今日作為發動之期,事先知情的人極少極少。

他們這一行人有幾十號人,目標太過明顯,顯然是不宜進入軍營的,如果引起有心人注意,政變恐怕就要夭折,但作為政變領袖,李隆基又不能遠離軍營,以現時的通訊條件,他根本無法遙控。

所以他們選擇了「御苑監」作為「政變前敵指揮部」。宮城北面駐紮的是萬騎和飛騎,在他們中間只有一個非軍方機構,就是禁苑監。

禁苑監有數百名園丁,負責皇家園林和宮中各處花草的修剪維護,禁苑監緊挨著皇城北牆,左右則是萬騎和飛騎的軍營,是最恰當的地點。

禁苑監總監名叫鍾紹京,此人早被薛崇簡收買了,但是他官職太低,在這場政變中他也發揮不了其他作用,他最大的作用就是為李隆基提供一個安全便利的指揮場所,所以今日政變的事情就連他也不知情。

禁苑監的園丁經常見到薛崇簡來尋鍾總監吃酒,今天見他又來了,還帶來了幾十個身裝獵裝的人,只道是遊獵歸來不及回城,所以並未起疑,很熱情地把他們放了進來。

薛崇簡輕車熟路地引著眾人趕到鍾紹京的住處,抓住門環「咚咚咚」地叩了幾聲,就聽門內有個婦人聲音問道:「誰啊!」

薛崇簡答了一聲。門內那婦人道:「啊!原來是薛公子,請稍等!」

薛崇簡回身對李隆基道:「這婦人是鍾總監的娘子。」

眾人在門前等了一陣,還是不見有人開門,李隆基不禁警覺起來,薛崇簡又高聲喚了幾句,這鐘總監不是大官,一共就兩進的房舍。在房內應該聽得很清楚,可是裡邊始終不見回答。

李隆基悄悄握住劍柄,向王毛仲和李宜德丟了個眼色,低聲吩咐道:「你們散向四周,看看有無埋伏!」

一見薛崇簡竟然敲不開門,王毛仲就已緊張的臉色發白。一聽李隆基吩咐,他馬上向李宜德打個手勢,各帶幾人散向四周,故做從容,暗暗觀察著四周情形。

薛崇簡沉不住氣了,對李隆基道:「三郎,要不咱們闖進去吧!」

李隆基掃了一眼禁苑裡四處散步閑聊的園丁。低聲道:「不成,距咱們發動的時間還有幾個時辰,這禁苑裡有幾百號人,一旦被人察覺有異,咱們是控制不住這麼多人的。」

薛崇簡恨恨地罵道:「這個老鍾,他究竟在搞什麼鬼?」

鍾府二進院落的客廳里,鍾紹京直挺挺地站在堂上,額頭冷汗涔涔。

事到臨頭。他怕了。

他的確是心向李唐,再加上薛崇簡折節下交,抱著一種士為知己者死的心態,再加上一份封妻蔭子的願望,他便慨然答應為臨淄王所用了。

但是,他並不知道事變之期就在今日,也不知道自己這裡將成為臨淄王的指揮之地。是以毫無心理準備。

方才夫人來報訊兒,鍾紹京連忙迎到前廳,扒著門縫兒往外看了一眼,一看門外那些人的打扮、神情。他就意識到那一天終於來了。

這道門一開,他就徹底踏上了相王這條船,一想到失敗的後果,尤其是有太子李重俊謀反失敗的例子擺在前面,鍾紹京突然莫名地恐慌起來。

他只是個管園林的小吏,一個負責照顧花花草草的人,突然間要他面臨這樣的大事,他如何鎮定得起來。一時間,鍾紹京心中天人交戰,竟是半晌委決不下。

鍾紹京的夫人許氏與丈夫一向情深意篤,丈夫投郊臨淄王的事情也沒有瞞著她,此時一見丈夫這副模樣,她就明白臨淄王將要於今夜舉事了。

許氏眼見丈夫委決不下,便走到他的面前,柔聲喚道:「夫君!」

「啊?」鍾紹京醒過神來,茫然地看向妻子。

許氏鄭重地道:「夫君已與臨淄王有約,就算你今日把他們拒之門外,如果他們失敗,難道夫君就能逃得一死嗎?忘身殉國,神明也會暗中庇佑,至已至此,夫君不能再猶豫了!」

鍾紹京受妻子一勸,仔細想想,確是這個道理,其實從他答應為臨淄王所用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經是相王這條船上的人了,再也不可能下來。

鍾紹京咬了咬牙,道:「娘子說的是,為夫這就去迎郡王!」

院門外,李隆基等人久等鍾紹京不至,都知道出了意外,一時間陷入兩難之地,此時不要說薛崇簡、劉幽求等人,就是李隆基的臉色都有些蒼白。

一向從容自若的楊帆也不禁暗暗皺緊了眉頭,心道:「莫非這一遭出師不利,還不等發動兵變就要折戟沉沙了?」

這時就聽門栓「咣啷」一聲響,隨即院門大開,鍾紹京站在門口,擠出一副笑容,大聲道:「啊哈!鍾某正在沐浴,勞薛公子久候了,請請請,快請進!」

這一行幾十人在門口站了這麼久,禁苑裡許多園丁已經開始注意他們了,還有人在交頭接耳,如今一見總監大人親自出迎,這些人才消了疑心,各自散去。

李隆基暗暗鬆了口氣,連忙吩咐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