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說客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說客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23 03:04  字數:3396

楊帆萬萬沒有想到似李持盈這等斯文秀氣、性情溫婉的大姑娘,居然也有這麼彪悍的時候。

仔細想來,他所遭遇過的那些公主們,千金、太平、安樂,還有現在的玉真……,莫不如此。

是因為這些皇家女身份地位天生不同,所以才百無禁忌,還是因為李唐家族血脈中的胡人血統,給了李家的女子們如此大膽、潑辣的性情?

楊帆無法確定,在李持盈大膽、多情的目光逼視下,他只能狼狽地後退,一句話也答不上來。楊帆退縮的表現立即給了李持盈莫大的勇氣。

如果楊帆方才稍稍說上一句重話,用了無數個日夜才攢出這份告白勇氣的李持盈都會馬上退縮,從此再沒勇氣向他表白,但是楊帆的反應使她勇氣倍增。

她驕傲地挺起驕傲的胸膛,向楊帆逼近了三步,那尖聳的"shuxiong"似乎馬上就要觸及楊帆的身體了,這才站住腳步,逼問道:「說啊,你能幫我找到一個讓我喜歡的男人么?」

「我憑什麼幫你找男人,我又不是你爹!」

這句話楊帆只能腹誹,一個明顯對你有情有意的漂亮女人,哪個憐香惜玉的男人捨得傷害她,即便是言語的傷害?

於是楊帆再退一步,訕訕答道:「卻不知……公主殿下想找一個什麼樣的駙馬?」

李持盈望著他的目光愈發灼熱了,臉蛋卻不可抑制地紅了起來:「就像……二郎你這樣的男人!」

楊帆迴避著她的目光,乾笑道:「呃……公主真是風趣。呵呵呵……,你是說成熟一些事業有成的男人吧,這樣的男人長安城裡有的是。相信只要令尊開一句口,京中才俊……」

李持盈截口道:「有的是?真的嗎?那麼你告訴我,誰能隻身赴西域,智退突厥十萬甲兵、又離間吐蕃王相,致使吐蕃從此勢微?你告訴我。誰可以孤身入南疆,平定諸蠻之亂;」

李持盈問一句,逼近一步,楊帆只能步步後退:「你告訴我,誰能巧施妙計,把權傾朝野。小兒止啼的酷吏們一舉剷除;你告訴我,誰可以孤騎馳騁千里,一舉剿滅契丹叛亂;

你告訴我,誰可以智計百出,於重重包圍之中把廬陵王安全護送到京;誰可以運籌帷幄,不動聲色地推翻一代女皇;他還要……他還要……」

李持盈越說臉蛋越紅。眼波盈盈欲流:「他還要被我跪過,被我騎過、被我親過,為我……為我殺過一國君主,他還要……如你一般英俊……」

李持盈越說,眼神越是迷離,說到「英俊」二字時,她的聲音已經輕柔的如同在楊帆耳邊輕輕嘆息。

「我為你殺過一國君主?哪有這種事?啊!這丫頭。莫非以為吐蕃贊普之死,是我做的手腳?」

楊帆想著,李持盈已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要撫摸他的臉頰,香香軟軟的身子也向他慢慢偎過去。

楊帆大驚,還想再退,脊背卻突然觸到了硬梆梆的東西,他已經退到亭柱邊上了。就在這時,竹林中突然傳出幾聲「咕咕」鳥鳴,楊帆精神一振。如蒙大赦地道:「三郎到了!」

這一句話,李持盈進逼的動作立即硬生生停住,楊帆逃也似的衝進了竹林,片刻之後,就見枝影搖動。楊帆隨著一道青色的人影,匆匆遠去。

李持盈望著他的背影,攥緊了拳頭向空中狠狠一揮,興奮地道:「我說出來了!我終於說出來了!原來……原來說出來,也沒有那麼可怕嘛。」

李持盈甜甜地笑起來,心事鬱積於內久矣,終於一吐衷腸,當真是暢快莫名:「反正……反正本姑娘是看上你了!你想跑……門都沒有!我還就不講理了!嘻嘻……」

※※※※※※※※※※※※※※※※※※※※※※※※※※※※

穿過竹林,盡頭是圍牆,圍牆上有一道角門兒。這個角門兒並不常開,上邊的鎖都有些生鏽了,還好,用鑰匙輕輕一捅,依舊能夠打開。

此刻,角門兒已經打開,角門之外就是一片鬱鬱蔥蔥的叢林,有條曲曲折折的小徑直通隆慶池畔。隆慶池畔有一條烏蓬船,一個赤著雙腳、頭戴竹笠的漢子正撐著竹篙,穩著小船。

楊帆上了船,彎腰進入船艙,就見一個葛袍青年正端坐在裡面,他的五官眉眼倒還耐看,只是臉色薑黃,還生了許多麻子,眉毛粗濃,而且還是弔客眉,不免令人生厭。

楊帆沒想到李隆基居然變成了這副模樣,看來他的身邊也不乏江湖中人,懂得各種雞鳴狗盜之技。

他的偽裝雖然遠不及古竹婷那等出神入化的易容術,可是除非有人自他離開潞州就一路盯著他,否則就算熟識他的人,看到此刻的他,也很難把他和李三郎聯繫起來。

人家的妹子剛剛才向他吐露情意,雖然他絕對沒有勾yǐn過那個純情少女,可是乍一見到人家的哥哥,楊帆還是有些不自在。

他那不自然的笑容落入李隆基眼中,李隆基登時麵皮子一緊,急忙起身問道:「二郎,京中出了什麼變故嗎?」

楊帆趕緊示意他坐下,安撫道:「不必擔心,目前還沒有什麼變化。不過,以韋後種種作為看來,很難說她哪一天就會突然發動,所以我們必須得搶先動手!」

李隆基神色凝重,輕輕點了點頭,聲音異常的冷靜:「毛仲和宜德已經把京里的情形對我說了,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這次我來,已經把所有能用的人全都帶來,二郎可已有了什麼打算?」

楊帆道:「如今的情形乍一看似乎比則天皇后稱帝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