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貓和老鼠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貓和老鼠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22 11:18  字數:3505

韋後如願以償地臨朝聽朝了。

雖然從李顯稱帝時起,她就臨朝聽政,但是這一次與以前截然不同,那時她面對的皇帝是她的丈夫,很多時候她只能默默地坐在珠簾後面,大臣們或有意或無意的總是忘記了她的存在。

大多數時候,她有什麼想法,只能等回到後宮,才能對她的丈夫耳提面命,在金殿上,她必須要顧忌到對方皇帝與丈夫的雙重身份,不管哪一重身份,都在她之上。

而現在卻完全不同了,皇帝是她的兒子,做為母親和皇太后,手中又握有先帝的聽政遺詔,她可以理直氣壯地對國家大事發號施令。

更重要的是,如今大臣們有什麼本章,一定要向她請示,現在被大臣們有意無意地忽略掉的人成了皇帝。除了皇帝,還有一個輔政王相王。相王是輔佐天子理政的,天子都成了擺設,他給誰輔政呢?

眼見李顯死後,天下人很容易地就接受了這一現實,她也順利地接手朝政,並沒有遭遇任何阻力,韋後後悔了,她後悔不該聽從婉兒的意見,如果按照宗楚客的建議,她可以更快成為皇帝。

但是,韋後已經意識到自己是帝國的最高決策者,是這個龐大帝國的最高統治者,所以她不能承認自己犯了錯誤,她只是含蓄地通過堂弟韋溫和女婿武延秀向韋黨暗示:該為皇太后登極大造聲勢了。

於是,在韋後聽政的短短几天后,大量發生在長安周邊的、荒唐無稽的祥瑞開始出現;一些領了錢的潑皮閑漢開始跑到端門前面大呼太后登基,韋氏天下!

宗楚客、武延秀、趙履溫、葉靜能等雖然不姓韋,卻烙著明顯的韋黨標籤的大臣們開始公開提議由皇太后韋氏沿循則天皇帝舊例登基稱帝。

大量的有關韋氏應主天下的民謠開始在長安街頭傳唱。有人費盡心思地找到了一些「上古的圖讖」,證明韋氏當政乃是上天註定,上天安排。

朝野之間的氣氛莫名地緊張起來,很多人都對當年武則天為了登基殘殺過多少李唐宗室、斬過多少顆李唐舊臣人頭的事記憶猶新,而今李唐似乎又要變天了。

台閣政職、內外兵馬大權以及中央禁軍等。全部掌握在韋氏族人和黨羽手中,由於李唐宗室和舊臣被武則天殺得七零八落,韋太后比當年的武太后更具優勢,在她面前已是一片坦途。

※※※※※※※※※※※※※※※※※※※※※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寧不來?挑兮達兮,在城闕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李持盈的纖纖十指輕輕撥弄著琴弦,隨著纏mián深情的琴音,那雙多情的美目也大膽地凝睇著情根深種的那個男人,心中則默默吟詠著上古的詩篇。

她知道眼前這個男人並不熟悉這首旋律。不知道她彈的是什麼曲子,可這有什麼關係呢?當她三哥揪著楊帆衣領憤怒咆哮起來的時候,他對她的情意就已瞭然於心了。

所以,她此刻脈脈含情的目光幾乎毫不掩飾,大唐的女子們本就性情奔放,更何況是生在帝王之家的女子,她們從小與人交遊往來很少需要掩飾自己的愛憎。這就養成了她們直來直去的性格。

楊帆被她那愛意濃濃的目光看得有些受不了,於是他佯作聽的入神,輕輕閉上了眼睛,還搖頭晃腦的,一副陶醉其中的樣子。

這等模樣,自然瞞不過冰雪聰明的玉真公主,玉真公主的神色登時變得有些幽怨,但只是片刻功夫,又開始喜孜孜的:「如果不是他心裡已經有了我,怎會如此怕看我呢?」

少女的身子就像正在灌漿的果實。它們仍青澀著,但天地精華正飛快地充盈它們的身體,讓那該凸的凸,該翹的翹,該圓的圓。該潤的潤。

在這生命的脈動中,她們的心靈也正處於朝氣蓬勃的時候,憂鬱和沮喪就像天上的浮雲,只是她們生命里的一個小小點綴,她們總是樂觀的、積極的。

所以李持盈的那顆心也總是處於歡樂之中的,彷彿絢麗多姿的花蕊,不管蜂蝶撥弄還是風雨及身,它總是快樂地綻放著芬芳與美麗,迎接愛的陽光。

一曲終了,餘音裊裊。李持盈的纖纖十指輕輕搭在琴弦上,天籟頓時隱於空靈之中。楊帆適時張開眼睛,輕輕鼓起掌來,滿臉笑意,心中卻是暗暗鬆了一口大氣。

李持盈以琴傳情,當初他的確不甚了了,可是自從被李隆基揪過衣領以後,他豈能依舊懵懂無知呢?琴音聽過幾遍,他就能大致彈出來了,找個明白人一問,他還不明白么?

可這份情,他吃不消。

不知是不是因為這些皇家女子們自幼居住於其深似海的閨房之內,所能接觸的男人除了父兄就只有奴僕,所以一旦有機會同其他男人接觸,這個男人又不太差的話,就很容易寄託芳心。

太平公主與他兩情相悅,可是因為她的特殊身份,終究有緣無份,到後來由愛生怨,直至如今,弄到相見不如不見的地步。

安樂公主,性狡如狐,鮮廉寡恥,楊帆本應避之唯恐不及,卻因當初錯把她認作山野女子,結下一段孽緣,從此糾纏不休。

如今楊帆已經過了而立之年,他有他的事業和家庭,豈肯再沾惹一位公主殿下為他惹來偌大麻煩。

楊帆越想裝糊塗,李持盈越不想放過他,天知道她用了多少天的思念,才積累出今日向他一訴衷腸的勇氣。今天,她要把自己的情意明明白白地告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