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制變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制變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22 02:52  字數:3932

又是一輛華美的馬車緩緩駛向宮城,莫大先生拉起窗帘,通過窗口謹慎地觀察著外面的情形,看著一隊隊戒備森嚴的禁軍,忽然若有所思。

莫大先生思索片刻,對太平公主道:「公主,皇帝之死,恐怕有些疑竇。」

太平公主一驚,失色道:「何以見得?」

莫大先生臉色沉重地道:「如果皇帝是病死,皇后為什麼要調五萬兵把宮城圍得水泄不通,既有遺詔,辦喪事、立新君就是了,何必這般如臨大敵?

皇帝之死,我們也是直到今晨得到宮中傳訊才知道的,試問昨夜皇帝暴卒,宮裡又是下了鎖的,嚴禁一切人出入,能有什麼消息外泄呢?」

莫雨涵沉聲道:「只有兩個原因,皇后才可能這麼做。第一是皇帝被人刺殺!皇后才會如此緊張,立即調兵護住宮城,防止有人叛亂。

第二么,那就是皇帝之死,與皇后有莫大的干係了。一個人只有在心虛的時候,才會在這種根本不需防範的事情上,做出緊張防範的舉動。」

聽了莫大先生的分析,太平公主的臉色不禁陰沉下來。莫先生的推測大有道理,而且第一個原因可以直接排除,因為昨夜並不曾有人叛亂。

那麼,是第二個原因?一夜之間,皇宮就變成了一座由無數精銳禁軍團團拱衛的強大堡壘。皇后為什麼要這麼做?她到底在怕什麼?」

思索半晌,太平公主心情沉重地嘆了口氣,低聲道:「不管皇帝之死與皇后是否有關聯,皇帝都已經死了。皇帝一死,我們的日子就更難過了。」

莫大先生看著那些標槍般肅立不動的禁軍戰士。目中閃過一絲欣賞之色。他突然對太平公主道:「輔國大將軍已經不掌兵權,可是老朽相信他對萬騎依舊擁有極大的影響力。

可是這種情況不會一直持續下去,隨著時間的延續,輔國大將軍在軍中的影響也會漸漸下降,公主為何不趁輔國大將軍還能影響萬騎。籠絡其為我們所用呢?」

太平公主怔了怔,隨即啞然失笑。

莫先生納罕地道:「公主笑什麼?」

太平莞爾道:「莫先生是個世事練達的智者,難道你看不出二郎的為人品性?他是絕對不會贊同我做女皇帝的。呵呵,不只是他,普天下有幾個男人相信婦人能治理好國家呢?」

莫先生嘆息了一聲,道:「著實可惜。」

太平公主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二郎已有歸隱之心,迄今未走,只是因為他還想給人一個交待!給追隨他的那些兄弟們一個交待,因為那些人很快就要受到韋黨的清洗。

給天下人一個交待!因為把今上捧到皇帝寶座上,他也有份,結果大家卻發現。這個皇帝甚至還不如被推翻的那一個,他會怎麼想?他既然想走,我……又何必把他挽留在這個骯髒的泥潭裡。」

說到這裡,太平心中突然有些心酸。她知道,楊帆還想給一個人一個交待,那個人是無怨無悔地跟著他,並為他生下一個女兒的上官婉兒。

可是。他有想過給自己一個交待嗎?太平心裡很清楚,即便楊帆提出請求,她也不可能拋下兒女、隱姓埋名地跟他走。但是她即便明知自己會拒絕,還是希望他會提出來。

可他沒有……

※※※※※※※※※※※※※※※※※※※※※※※※※

天色尚未大亮的時候,楊帆便知道了天子暴卒的消息。

韋溫是最早的知"qingren",他把天子暴卒的消息第一時間就告訴了控制著各支軍隊的韋家人。韋濯還是一個年輕人,心裡藏不住事,這件事令他極其興奮,當他按捺不住,把這件事透漏給幾個心腹知道的時候。秘密泄露出去就是理所當然的事了,因為他的心腹還各有心腹

楊帆獲悉這一消息後,馬上和王毛仲、李宜德以及馬橋在葛福順的幫助下悄然離開了宮城。

今日不是大朝會,許多公卿勛戚今日都不用上朝,相王入宮與皇后和群臣議定國喪之禮後。才由禮部派人逐一通知尚不知情的三品以上大臣。

楊帆是在接到通知後,才「大驚」奔喪的。楊帆到了宮門處,先領到一套孝服。他穿上麻衣,繫上孝帶,頭上裹了白綾,便與急趕來弔孝的眾大臣一起去給大行皇帝上香。

楊帆按照禮部的指示乾嚎了十五聲後,便退出來給其他人騰地方。這樣的哭祭需要持續三天,所以楊帆明天、後天還要來,每次上一柱香,嚎十五聲,少一聲多一聲都是失禮。

楊帆從靈殿上出來後並沒有馬上離開宮廷,此時他已經獲悉了發生在朝堂上的事情,也知道婉兒就在宮中,他知道婉兒一定會想辦法把他所不知道的內情告訴他。

楊帆穿著孝服,在人群里逛到第三圈的時候,一身孝、白里俏的符清清姑娘指揮著幾個小太監,抬著幾筐金銀錁子和紙錢從他身邊走過去,伊人過處,一個小紙團迅速遞到了他的手中。

楊帆伺機看罷婉兒傳來的紙條,臉色登時大變。婉兒寫給楊帆的消息用了只有他們之間才能看懂的暗語,用暗語表達的意思不夠詳細,但是足以引起楊帆的警惕了。

婉兒在紙條上只向他簡要扼要地說明了一件事:「皇后已經開始覬覦大位,只是受婉兒規勸,這才暫且忍耐。可是婉兒也無法確定在韋黨的慫恿下會不會再出變故,因此警告楊帆及早應變。

楊帆借著掩口咳嗽的機會,把紙團吞進肚去,隨即離開了皇宮。馬橋、王毛仲和李宜德此刻正在景風門外平康坊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