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後事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後事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20 20:19  字數:3553

韋濯擊鼓聚將,各營將領匆匆披掛起來趕往中軍大帳。不過兩柱香的功夫,他們又急急返回各自的營地,隨即就是整隊集合,軍營中一陣騷亂。

葛福順回到自己的中軍大帳,馬上吩咐全體官兵集合,隨即放下帳簾,對楊帆等人道:「韋濯突然傳令,集合飛騎左衛全部人馬,立即趕赴橫街。」

楊帆等人頓時一呆,這種舉動就算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是極其罕見的行為,何況此時正是半夜,帶兵入城,進駐宮城,這是要幹什麼?

「莫非韋氏要發動兵變?」

這個念頭剛剛襲上心頭,就被楊帆斷然否定:不可能!韋氏家族現在雖然如日中天,卻如空中樓閣一般沒有基礎,這一切風光都依賴於李顯。

韋家現在非常需要李顯這塊招牌,以培養心腹壯大根基,絕不可能貿然發難,與天下為敵。就算韋後本人利令智昏,妄想一步登天,整個韋氏集團也不會同意。

即便韋後或韋氏集團同李顯產生了矛盾,或者急於把他一腳踢開,最妥當的辦法也是幽禁李顯,挾天子以令諸侯,靜待水到渠成時再登極稱帝。

韋後不是一直在學武則天嗎,武則天當初就是這麼乾的,她把當皇帝的兒子李旦足足幽禁了八年,一切準備停當,這才讓有名無實的皇帝李旦禪位。

可如今韋氏調兵入城,如果不是意圖逼宮篡位自立,那麼他們想幹什麼呢?楊帆感到難以理解。

葛福順道:「韋濯持有長安兵馬大總管韋溫的調令虎符,確鑿無誤,現在各營兵馬都在調動中。你們幾人此時離開恐怕不太容易了,不如先隨末將一起進城,再伺機離開。」

楊帆等人來時,為了掩人耳目,穿的就是禁軍士卒的衣服。倒是無需再行更換。葛福順說罷,看了馬橋一眼,擔心地道:「馬將軍,你部恐也在調動之中,你不能及時趕回,這該怎麼辦?」

馬橋答道:「這倒無妨。近幾日我是告了假的,本就不在軍中。」

楊帆略一思忖,果斷地道:「如此,你我就扮做葛將軍的親兵,一同進城,見機行事!」

……

長安城中。一隊隊持戈兵士匆匆來去,殺氣騰騰。

飛騎、萬騎、千牛衛等各路禁軍各於宮城一處宮門外屯紮,楊帆一路行來稍稍估摸了一下,此刻守在宮城周圍的兵力至少得有四萬人,不由暗暗心驚。

韋濯持著兵馬大總管韋溫的調令虎符,一路不斷有禁軍攔路盤問,驗明調令虎符方才放行。

待他們趕到太極宮正門承天門前的橫街上時。韋濯高聲下令:「全軍就地駐紮,沒有韋大總管手諭,禁止任何人出入,違者格殺勿論!」

數千訓練有素的精銳禁軍立即行動起來,長街上不聞絲毫喧嘩聲,可是急促的腳步聲、甲胄的鏗鏘聲、刀盾兵器的碰撞聲,卻匯聚成一股軍營特有的森嚴氣氛。

他們背倚承天門,面朝朱雀大街,剛剛擺好一座心月陣,便有一輛輕車急馳而來。輕車周圍有數十名甲士簇擁著,那種華美精緻的明光鎧可不是每個禁軍將士都能擁有的,除了少數禁軍將領,只有大內武士才有。

饒是如此,韋濯還是親自帶人上前阻攔、盤問。其中一名騎士向他遞過韋溫的手令,韋濯在火把下驗過無誤後,又與那騎士低語幾句,便回首喝道:「打開宮門!」

沉重高大的宮門轟然打開,韋濯又命令道:「卸去門檻!」

宮門的門檻既長又高,寬達數丈、高有兩尺、木質堅硬結實、外邊還包了一層銅皮,沉重之極,二十多名魁梧的飛騎士卒聯手才將那門檻卸下,輕車得以長驅直入。

楊帆站在承天門外大街靠近中書省牆角的偏僻處,望著那輛神秘的輕車,自言自語地道:「奇怪!車中是誰,竟然可以驅車直入宮門。」

王毛仲四下逡巡著,悄悄靠近楊帆,低聲道:「大將軍,似乎……出大事了。」

王毛仲的聲音有些緊張,聽起來有些嘶啞的感覺,同寡言少語卻堅毅剛強的李宜德相比,自幼在相王府為奴的王毛仲固然忠心耿耿,膽氣卻嫌不足。

楊帆笑了笑,答道:「你不必擔心,宮城四周各路兵馬秩序井然,現在持著韋大總管手令的人還可以自由出入宮廷,可見並未發生什麼叛亂,只是在防範著什麼。

葛將軍這一路兵馬守在外側,很方便咱們離開,如果想走,咱們現在就能走,只是既然適逢其會了,何妨弄個明白呢。」

王毛仲訕訕一笑,低聲道:「小人這條賤命不算什麼,只恐壞了郡王大事,這等情形,小人確是有些不知所措,一切但憑大將軍吩咐便是。」

※※※※※※※※※※※※※※※※※※※

甘露殿中,韋後靜靜地坐在李顯曾經坐著的御椅上,容顏就像一整塊白玉雕成似的,既沒有血色,也沒有表情,她的眸子在燈光輝映下閃耀的光都是沒有生命的。

甘露殿是皇帝的寢宮,她不敢回到立政殿去。立政殿是皇后的寢宮,長孫皇后曾經居住在那裡,王皇后曾經居住在那裡,武則天也曾經居住在那裡。

長孫皇后是一代賢后,英年早逝;王皇后被廢后打入冷宮,最後被武則天殘忍地折磨至死;而武則天本人,則由皇后變成了皇帝,又從皇帝變回了皇后,最後凄涼地死去。

在韋後之前的每一任皇后,一生命運都是精彩紛呈的,不管成功或失敗,但是……還沒有哪一任皇帝是死在皇后寢宮的,韋後不敢留在那裡,她害怕看到那雙死不瞑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