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孱主懦夫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孱主懦夫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18 10:06  字數:3612

一個內廷女官來到御書房,見到李顯,斂衽施禮道:「陛下,皇后有請陛下共用晚膳。」

李顯正在掙扎痛苦之中,他抬起頭,沉重地道:「告訴皇后,朕身體不適,歇下了。」

「是!」

女官不敢多言,再施一禮,悄然退下。

李顯怔怔地坐了半晌,輕輕嘆息一聲,慢慢站起身,失魂落魄地向他的寢宮甘露殿走去。

夜半三更,若有若無的低吟嬌喘聲終於慢慢停歇,韋後髮絲散亂,滿面潮紅,一雙鳳目半睜半閉的,鼻息咻咻,依舊未能從令人顫慄顫抖的激情中舒緩下來。

她貪婪地抱緊了楊均健碩陽剛的身體,許久許久,才有氣無力地往旁邊一翻,拉過一方軟紗羅巾橫搭在身上,只遮住了肚腹和要害,一雙渾圓**和飽滿的胸膛依舊裸露著。

楊均和馬秦客是完全不同的兩種味道。馬秦客是個斯文、成熟的男人,他的纏mián也如涓涓流水,讓人在溫柔中盡情地受用,直到達到極樂的境界。

而楊均是個武士,他年輕、壯碩,他可以像暴雨狂風一般,讓韋後體驗到一種完全不一樣的感覺,折騰的她大呼吃不消,可這種強烈的刺激,卻令韋氏這種養尊處優的深宮婦人特別著迷。

今天她心情有些煩躁,特意把楊均喚來,果然在酣暢淋漓中,讓她體驗到了極樂的感覺,身心都得到了極度的舒放。

她的焦慮煩躁,是因為她感覺丈夫李顯好像已經知道了什麼,一開始她還沒有發覺,可是當她從御書房離開後,越想越覺得不對。她對李顯太熟悉了,李顯的掩飾怎能完全瞞過她的眼睛。

她感覺到李顯說起燕欽融彈劾的內容時對她似乎有所保留,可李顯連燕欽融彈劾她婦人干政,會使大唐重蹈武后之劫的事都說出來了,還能有什麼事瞞著她?

自家事自己知,她做過什麼對不起李顯的事,她自己最清楚,不期然地就想到了這件事。

雖然夫妻二人落難房州時,李顯出於感激,對她說過今後凡事都由著她的話。可她當然明白,這其中絕不會包括可以讓她有違婦道。

何況……男人的承諾靠得住嗎?

李顯這種天性涼薄的男人的承諾更加的靠不住。雖然韋後已經把韋家的人充斥了文武兩途,政事堂和羽林禁軍盡皆在韋氏掌握之中,可她清楚,這一切都依附於李顯。

李顯再無能再昏庸。他也是那棵大樹,哪怕李顯這棵大樹已經腐朽了、死亡了。可他依舊矗立在那兒。

而韋黨。則是依附於這棵大樹的藤蘿,哪怕它的枝葉再鮮綠、花開的再茂盛,離開這棵大樹也要軟趴趴地伏在地上。

或許,有一天這藤蘿能把它的根系深深扎進那棵腐朽的大樹,愈發地茁壯起來,直至取而代之。成為一棵新的參天大樹,猶如當年的武媚娘一般。

但她知道,現在還不行。所以,想到李顯可能發現了她的不忠。韋後心中便有一種莫名的煩躁。她清楚,李顯或許什麼都能放任她,但是這種事他不會接受。

「年輕就是好啊!」

韋後輕輕撫摸著楊均健碩、結實的胸膛,眸波蕩漾,有些痴迷。現在她還能回味起方才他是多麼的勇猛、多麼的強悍,讓她飄飄欲仙,忘卻一切煩惱。

楊均身子一動,想要離開,韋後的手緊了緊,嬌慵無力地道:「今夜不要走了,留下來陪我。」

楊均略一遲疑,道:「秦姐姐還在後門兒等著帶我離開。」

韋後眼皮打架,她柔柔地打了個哈欠,呢喃道:「那就讓她候著吧。」說著把一條豐腴的大腿往楊均身上一搭,甜甜地睡了起來。

※※※※※※※※※※※※※※※※※※※

李顯晚上簡單地吃了一碗碧粳粥,已經躺到榻上了,卻翻來覆去無法入眠。燕欽融說過的話像一根毒刺,深深地扎進他的心裡,無論如何揮之不去。

燕欽融的死,更像是一塊燒紅了的炭,烙在他的心房上,烙得他疼得慌。李顯烙餅似的翻來翻去,實在忍無可忍,終於披衣而起,他要向皇后問個清楚,否則因著這塊心病,他根本無法入睡。

「陛下!」

兩個俏麗的小宮女跪坐在柔軟的地毯上,倚著巨大無比的龍榻正打瞌睡,忽然驚覺皇帝起身,趕緊爬起來,以為皇帝想要起夜,她們剛往上一湊,李顯便擺手道:「無需侍候,退下!」

李顯走出寢宮,站在廡廊下,望著天邊一輪皎潔的明月,長長地舒了口氣。今夜當值的大宦官楊思勖悄無聲息地從角落裡走出來,躬身道:「陛下!」

李顯擺擺手,道:「朕心中煩亂,獨自走走。」

楊思勖遲疑了一下,道:「陛下既想安靜,不如由老奴一人陪著。」

李顯睨了他一眼,冷哼道:「這是宮裡頭,能有什麼事,退下!」

楊思勖只得躬身退到殿角,李顯伸手一拾袍袂,便向階下走去。

皇后寢宮與天子居處隔的不遠,中間只有一道厚重的高牆。夜深人靜,月華如霜,沒有宮娥頭前掌燈,沒有太監前後隨侍,李顯獨自一人踽踽而行,倒是難得地有了一種輕鬆閑適的感覺。

李顯這還是第一次在入夜之後來到皇后的寢宮,他不想帶人來,向妻子問起這種事本就令人難以啟齒,一旦惹得皇后哭鬧起來,他臉上將更加難看。

畢竟曾有過同甘共苦的患難經歷,他相信同妻子推心置腹地談一談,或者可以打消彼此的一些隔閡。

皇后宮前四個守門的太監都溜到班房睡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