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彈劾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彈劾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17 11:18  字數:3515

豆盧欽望不負李顯所望,他比楊再思多撐了四個多月的時間,在秋風將枝頭敗葉一掃而空的時候,才捎帶著把他也一併掃走了。豆盧欽望,卒。

豆盧欽望從上元佳節玄武門下拔河磕破了頭,就一直苟延殘喘著,一直拖到年尾才死,再加上他已經七十九歲高齡,完全可以歸咎於正常死亡。

再者,經過楊再思之死,李顯已經積累了足夠的經驗,所以處理此事駕輕就熟。不過,不管是出於對豆盧欽望的愧疚也好,還是出於豆盧欽望的年齡和身份,李顯都得親往致祭。

皇帝駕臨,使得豆盧家好一通忙亂,可皇帝到了,也不過是叫親信太監替他上一柱香,再使人在靈前念罷上官婉兒替他代筆的一份悼文便離開了。

李氏家族有心腦血管疾病的遺傳疾病,唐高祖、唐太宗、長孫皇后、唐高宗都患有「氣疾」或「風疾」的毛病,李顯臨到老來,這方面的疾病也開始凸顯。

他在房州十六年,不但生活艱苦,而且擔憂受怕,使他還染上了其它的一些疾病,是以身體更加衰弱,此番出行,雖然時間不長,也覺得極其疲憊。

他上了御輦,懶洋洋地躺了一會兒,只覺愈發地氣悶,便道:「打起簾兒來。」

跪坐在軟榻前侍候的四個小宮娥立即站起一人,輕輕捲起了轎簾兒,就在這時,只聽路邊一聲大吼:「臣許州參軍燕欽融,請見陛下!」

隨即就是一陣喧嘩,路旁圍觀的無數百姓中突然越出一人,直撲李顯的御輦。

他那一聲吼,護侍御前的飛騎、萬騎、千牛萬、內衛眾侍衛都聽得清楚,有人本已揮刀砍去。一聽他自報身份乃是朝廷命官,急急又收了那必殺的一刀。

他們雖不殺人,卻也不會容許此人靠近御輦,這人只是個文弱書生,在這些身高力大、一身武藝的御前侍衛們面前哪有可能闖過去,登時被摁倒在地。

李顯皺了皺眉,吩咐道:「停下,問他何事見朕!」

楊思勖立即高聲喝令儀仗停下,然後趕到那個被摁在地上的許州參軍面前,片刻之後。迴轉李顯身邊,臉上帶著一抹古怪的神氣,低聲道:「陛下,那燕欽融彈劾……」

「嗯?」

「彈劾皇后、安樂公主、武延秀、宗楚客、崔湜、鄭愔等人。」

李顯的臉色一沉,這些人不是他的親人就是他的親信。卻是不能當街詢問了。李顯默然片刻,緩緩地道:「帶他回宮!」

※※※※※※※※※※※※※※※※※※※

「陛下。皇后淫亂宮廷。垂簾預政,韋氏一門雞犬升天,把持文武兩途,天下只知韋後,不知陛下,長此以往。武氏之禍復矣,陛下難道不該警醒么?

安樂公主,驕奢無度,收受賄賂。府屬官員尤為浮濫,盡都出自屠販之家,因是捐納資財買得官職得授斜封官者不計其數,侯王柄臣,多出其門。

安樂營建居室及安樂佛廬,全部模擬宮禁,工巧猶勝一籌。安樂建定昆池,無償動用國家夫役逾十萬人,司農卿趙履溫為討好安樂,亦如安樂門下走狗,以三品大員身為其挽韁運土!

安樂奪臨川長公主舊宅為私邸,廣拆民房,怨聲載道。修建所需,皆出內府,禁中物為之一空。安樂建安樂寺,擅用戶部數百萬錢。

安樂與諸位草不能取勝,竟派人以八百里快馬去往南海祗洹寺,割下摩詰菩薩的鬍鬚,以為奇草。那鬍鬚可是南朝謝靈運臨終所獻啊,自此不復存在……」

李顯回到宮中,便摒退左右,聽燕欽融彈劾,聽到女兒所乾的一樁樁荒唐事,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這些事有的他知道,有的不知道,但是對於相濡與沫的賢妻韋氏偷奸,他是絕不相信的。

李顯有心問個清楚,誰知這位許州參軍好不容易逮到一個說話的機會,是以滔滔不絕,根本不給他開口的機會。

燕欽融又道:「宗楚客與武延秀等朋比為奸,索要賄賂,致生邊患,以為天下不知嗎?此等謀危社稷者,百死難贖其罪,可這些人,偏偏竊居高位!

又有崔湜、鄭愔這等人物,年不過四旬,官不過五品,驟為宰相,入主政事堂,這些人也是沆瀣一氣,賣官鬻爵,以致選法大壞,如今官缺已經連未來三年的名額都賣空了,陛下您知道嗎?」。

……

今日沒有大朝會,崔湜作為新晉的宰相,陪同天子慰問豆盧欽望家人後回到自家府邸,車馬剛剛停下,就有一人衝到車駕前,高聲道:「劍南道侯選官韓旭楓求見崔相公!」

崔湜下了車,瞟了那人一眼,見是一個四旬上下的男子,身量不高,儀容倒是端正。

崔湜舉步登階,理都沒有理他。自他和鄭愔拜相後,主管吏部,權柄甚重,怎會停下腳步聽一候選官聒噪。

那韓旭楓見崔湜不理會,不由大急,跳著腳兒嚷道:「崔相,您的親人已經收受在下的禮金,為何此番授官沒有在下的名字。」

崔湜一聽勃然色變,趕緊左右一看,宰相門前哪有閑人走動,只有他的僕從護衛而已,崔湜心中一松,立即喝道:「帶他進來!」

崔湜匆匆回府,叫人把那韓旭楓帶到客廳,也顧不得去換衣服,便沉聲問道:「韓旭楓,你說本相親戚收受了你的禮金?」

韓旭楓道:「半點不假,一百萬錢啊,在下這裡還有收條,相公此番授官,怎麼卻把在下遺漏了?」

崔湜已經把未來三年的官缺都賣空了,朝中官員頗有非議,他不得不收斂了些。本想著再做一筆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