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情不知所終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情不知所終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16 12:22  字數:3486

楊帆的神色慢慢平靜下來。他緩緩坐直身子,肩背間繃緊的線條也變得柔和起來。楊帆眼中露出欣賞的笑意,眼前這個驕傲的女人自有其驕傲的資本,她的政治智慧從來沒有讓他失望。

楊帆輕聲問道:「你看出來了?」

太平道:「穩妥的辦法,你該趁皇帝召見宰相及六部正堂時呈上證據,在一個較小的範圍內,皇帝就不會像今天一般狼狽,甚至失措到干出讓宗楚客與崔琬結拜的蠢事來!」

楊帆輕輕笑了笑,太平看到他的笑容有些惱怒,道:「你故意讓郭鴻在金殿上,當著滿朝文武的面揭發真相,是因為你知道韋黨一定會維護宗楚客,而皇帝則一定會順從韋黨的意思,對不對?」

楊帆依舊好整以暇地坐在那裡,眼皮都沒眨一下,一副不置可否的樣子。

太平公主道:「郭元振在西域大興屯田,治理涼州,都護安西,鞏固邊防,拓展疆域,可謂功勛卓著,乃國之柱石。如此耿忠老將,受人污陷,險些喪了性命,如今真相大白,結果卻不了了之,構陷功臣者沒有受到任何懲罰,軍方將領們會怎麼想?」

「因為奸臣索賄不成,逼反娑葛,朝廷為此動用數萬大軍,耗費無數錢糧,最終卻損兵折將,罪魁禍首居然不受任何懲罰,天下黎民會怎麼想?」

「十姓部落是我朝控制安西、抵抗吐番、突厥的重要力量,為了讓他們為我所用,朝廷耗費了多少心血。昔日烏質勒已眾望所歸時,朝廷猶自謹慎,不肯輕易廢去阿史那斛瑟羅的汗位。

如今阿史那忠節實力遠不及娑葛,在十姓部落中也沒有一呼百應的威望。朝廷竟輕率扶持,挑起十姓部落內戰,如此自毀長城,何其昏饋。及至發現真相,猶不懲罰禍首,文武百官又會怎麼想?」

太平公主瞪著楊帆,一字一句地道:「你這是在置皇帝於不義之地!」

「我沒有!」

楊帆坦然望著太平公主,平靜地反問道:「這些事是誰做的?不是我,而是皇帝!如果我不授意郭鴻當眾揭發真相,這些事難道皇帝就不做了?」

太平公主被他問的一陣無力。頹然坐下身子。

楊帆話鋒如風,冷冷地道:「如果我不這麼做,會怎麼樣?皇帝很可能會將錯就錯,郭元振會被解職,會被解赴京城。還可能會枉死獄中。

周以悌會成為安西大都護,率軍討伐突厥十姓。狼煙四起。荼毒地方,不管勝敗,還不知要有多少將士要喪生於西域,只為宗楚客的貪婪。

吐蕃和突厥也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他們會不遺餘力地拉攏十姓部落,將安西之地盡數納入他們的領土。到那時,我大唐何止喪師辱國,還將失去大片領土。」

楊帆這才長長吸了口氣,振聲道:「沒錯。我是想向世人揭穿皇帝陛下的無能,可是即便我沒有這個用心,依舊只能用這個法子,才能確保勞苦功高的郭大都護無恙,不是么?」

楊帆眸中露出一抹譏誚,輕輕地道:「事實上,皇帝陛下比我預想的乾的還要『好!』」

太平公主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楊帆的譏誚和指責是針對皇帝李顯的,但是同樣是皇家的一份子,作為皇帝的胞妹,太平公主感到楊帆的嘲諷就像狠狠扇在她臉上的一巴掌。

她不能不承認,楊帆說的是實話,他只是稍帶著達成了自己的一個目的。而皇帝所表現的比楊帆預計的還要不堪,身為天下共主,他不僅罔顧國法與社稷,一味包庇宗楚客,他甚至異想天開地要讓宗楚客和崔琬結為異姓兄弟。

太平公主臉上火辣辣的,過了半晌心情才平靜下來,太平公主凝視著楊帆,沉聲問道:「你這麼做,究竟是想幹什麼?」

楊帆道:「何必多問,難道你真的不明白嗎?皇帝如今根本就是一個傀儡,而且是個干盡蠢事的傀儡!如今大唐天下真正的皇帝是韋後了!

韋後如今磨刀霍霍,你、我、相王,還有那些不肯歸附韋氏的大臣,很快就要大禍臨頭。我不想坐以待斃,而且我不甘心!神龍政變,我也是把腦袋拴在腰帶上,結果我們換來了什麼?

這個天下,不是我們理想的天下,這個皇帝,不是我們理想的皇帝!」

雖然已經猜到楊帆的用心,太平親耳聽他說出來時,心中還是一陣戰慄,她激動地質問道:「你認為,誰能取而代之?相王嗎?相王的性情脾氣我最了解不過,他絕不會造胞兄的反!」

楊帆平靜地道:「那有什麼關係,今上也絕不想造則天皇帝的反,可是神龍政變那一晚,他還是離開了東宮。令月,有時候,有些事,是由不得你自己做主的。」

說到這裡,楊帆的眼神黯了黯,凝視著太平公主,低聲道:「就像……我厭倦了朝堂,想要去浪跡江湖,可我一身羈絆。還有,我不明白,我和你為什麼會走到今天?」

太平公主沉默了一會兒,低聲道:「二郎,我厭的……並不是你。」

楊帆的眼睛驀然亮起,瞬也不瞬地盯著太平,太平公主迎著他的目光,這一回並沒有躲閃移開:「我厭的,是我們這種不可能有結果的關係。

有些事,你不會去想,也不可能去想,因為你是男人,而我不同。三十多歲,對一個男人來說,是最好的年齡,就算你五十歲六十歲,對男人來說依舊不算,可女人不同……」

淚光在太平眸中瑩然,她輕輕摸娑著自己的臉頰,黯然道:「你才三十四歲,風華正茂,而我已四十有五了,不知從什麼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