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摘葉飛花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摘葉飛花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16 00:36  字數:3853

楊再思病故了!

是的,他是病故,這一點對皇帝來說至關重要。

如果說上元佳節時,已八旬高齡的楊再思,只因為帝後和安樂公主想瞧個樂子,就不得不參加「拔河」比賽,結果喪了性命,那對皇帝的聲譽將是一個沉重打擊。

雖然這位一生以阿諛奉迎為做官準則,是以穩居相位十餘年,在這政局極度動蕩的年代裡卻始終屹立不倒的楊宰相,確實是因為阿諛而送命。

不過他雖是在拔河時摔了一跤,但他被送回府邸後,楊府到處延請國醫聖手,愣是把他的命又拖了四個多月,這一來皇帝就可以把這件事與拔河事件分開了。

否則此事一旦張揚開來,皇帝少不得一個荒唐之名。其實今日他在朝堂上為了調解宗楚客與崔琬之爭,竟異想天開地要讓他們結為異姓兄弟,已經是盡顯荒唐了。

只是皇帝本人顯然並不覺得這件事有什麼荒唐,但宰相楊再思之死,他意識到了後果的嚴重,現在可不只是楊再思一人,豆盧欽望自那日拔河跌破頭後,也是一直纏綿病榻,眼看熬不了多久了。

如果兩位八旬宰相都是因為皇帝要他們拔河因而喪命,李顯將再也難逃荒唐天子之名,是以一聽楊再思病逝,李顯非常緊張,他也顧不得撮合宗楚客和崔琬結拜託兄弟了,當下便宣布退朝,親往楊府致祭。

韋後在珠簾後聽說此事也覺得大為棘手,當日提議讓大臣拔河的可是安樂,而且她也極力贊同,朝會一散,韋後馬收留下宗楚客,與他商議此事。

宗楚客聽了韋後的擔憂,安慰韋後道:「娘娘不必擔心。楊再思已是八旬老人,說他是因病而死,也完全說的通。當日玄武門下拔河,因為沒出什麼大事,此事還未流傳於民間,知情者只有文武大臣,如果說會有人把這兩件事聯繫起來,也只能是他們。臣馬上以政事堂的名義通令各部堂,嚴禁官員非議就是了。」

韋後點頭稱善,讓宗楚客速去處理,等宗楚客離開後,韋後突然想起起居郎和史官,忙又吩咐人把上官昭容請來。

起居郎那裡和史官那裡也得交待一下。千萬不能在史書和起居註上有所記載,一旦這上面把楊再思之死歸咎於上元拔河,那她和皇帝都要留下千古罵名了。

而史官和起居郎目前是由上官婉兒管轄的,自李世民干涉寫史,史官就再也做不到古時一般地位超然,只要通過婉兒對他們施加壓力,當可督促史官小心用筆。

且不提韋後這裡如何絞盡腦汁地想去控制事態,單說楊帆這邊,朝會一散,郭鴻就趕到他面前千恩萬謝一番,隨即便被太監喚去政事堂領旨。

楊帆離開宮城,乘馬而歸,一路行去,路過通義坊時,楊帆突然勒住了坐騎,扭頭望向坊內,神色黯然。他和太平幽會之所就在這座坊里,一進坊門第二曲第一巷就是。

今天,正是他們每月相約幽會的日子,可是這通義坊他已很久不曾來過了。楊帆鬼使神差地一拉韁繩,撥馬向坊中走去,任威等人默不作聲地追了上去。

三進的院落,在這毗鄰宮城、寸土寸金的通義坊里,比偏僻些的坊里七進的大宅院還要昂貴些。太平公主自藤蘿假山、修竹玉立的幽雅小徑里姍姍而來,後邊亦步亦趨地跟著內管事周敏和謀士莫大先生。

太平公主對周敏道:「行了,該說的本宮都說過了,接下來的事兒都交給你了,只有兩個月的時間,你好生打理一下,莫要出了差遲。」

周敏恭應一聲,停住腳步,目送太平和莫大先生離開。

太平又對莫大先生道:「你剛才說今日朝上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

莫大先生微笑著把今日朝會的緊要大事對太平公主說了一遍,太平公主聽到楊帆為郭元振出頭,目中不禁泛起一抹異采,再聽到李顯居然撮合宗楚客和崔琬結為異姓兄弟,太平公主猛然站住了。

「什麼?簡直荒唐之至!皇兄怎麼……實在是荒謬絕倫!」

太平公主氣得粉面通紅,嬌軀都禁不住發起抖來。一股莫名的悲哀充溢了她的胸膛,這一刻她甚至覺得即便是母親復生,天下重又姓武也比眼下這種局面更好。

現在把持朝政的是韋後,是韋氏一黨,李唐宗室的地位甚至比武則天在世時更差。韋黨現在雖然還沒有向李唐宗室揮起屠刀,卻也已磨刀霍霍了。

再者,女帝在時,雖然李唐宗室慘遭屠戮,可在天下臣民眼中,李唐依舊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正統。現在呢?一個被皇后戲弄如傀儡的皇帝,一個如此昏庸荒唐的皇帝,李唐淪為了天下人的笑柄。

莫大先生眼看著太平公主的臉色由通紅變得鐵青,顫抖的嬌軀雖然漸漸平靜下來,可手掌卻仍仍緊緊地攥著,不禁同情地嘆了口氣。

他握拳輕咳了兩聲,借著那一低頭的機會,一抹帶些嘲諷、帶些快意的笑,自他眸中一閃即逝……

※※※※※※※※※※※※※※※※※※※

楊帆本不指望能在這裡見到太平,自從在公主府一連吃了三次閉門羮後,楊帆也有些心灰意冷了。

他再也沒有去過太平公主府,今日來到通義坊,與其說是希望在這裡遇到太平公主,莫不如說是他對逝去的一種懷念。

可是當他看到府門大開的時候,楊帆先是微微一怔,隨即便是滿心的歡喜:「她在這兒!她竟然真的在這兒,令月也不舍就此斷了一生緣份吧!」

楊帆強抑激動,勿匆翻身下馬,把馬韁繩向任威一拋,便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