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和事天子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和事天子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16 00:36  字數:3641

郭鴻沒有立即把奏章呈與天子,而是以金殿訴冤的方式當眾說出內情,是楊帆事先提醒他做的。

楊帆很清楚宗楚客如今在韋黨中的地位,韋氏一黨不會坐視這麼得力的一員大將垮台。

何況郭元振一旦坐視不作為的罪名而被免職,韋氏一黨就可以把安西都護府十數萬大軍納入囊中,單從這一點上來說,韋黨也一定會包庇宗楚客。

因此,如果只是把證據呈到御前,此事很可能暗箱操作,最後不了了之。就憑韋後對皇帝的控制力,這件事最終很可能將錯就錯,但是在朝堂上公開揭穿此事,情形就截然不同了,皇帝不能連最起碼的規矩都不講。

如今郭鴻當場揭穿了真相,李顯命人把娑葛和郭元振的自供狀以及呂守素、阿史那忠節的供狀呈上來,親自閱覽了一番,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他並不清楚宗楚客貪墨的事情,眼下見了這些證據,李顯很是惱火。雖然現在只有筆供,但他相信郭元振和娑葛的自訴是實情。很簡單的道理,娑葛已經自立稱汗,如果他不是真的受了冤枉而是誠心造反,他何必多此一舉。

李顯冷冷地看了宗楚客一眼,沉聲道:「宗楚客,你怎麼說?」

宗禁客向韋後垂簾的方向深深地望了一眼,沉穩地躬下身去,朗聲道:「陛下,臣冤枉!臣盡忠職守,謹言修身,豈會做出有負聖望的事情。再者,那周以悌遠在西域,臣怎麼可能與他勾通?」

李顯大怒,把那信柬往前面狠狠一拋,厲聲喝道:「那麼,阿史那忠節和呂守素的自供狀,你又做何解釋,難道非要朕把阿史那忠節押赴京城與你當面對質,你才肯俯首認罪?」

宗楚客垂首道:「臣惶恐!臣不敢!但……臣無罪!臣冤枉!」

「你!」

李顯怒指宗楚客,被他的狡辯氣得怒髮衝冠,臉上泛起一片潮紅。韋後在珠簾後面輕輕咳嗽了一聲,悠然道:「陛下息怒,宗楚客一向公忠體國,依臣妾看來,指他索賄,確是不太可能。」

李顯皺了皺眉,用微帶埋怨的語氣道:「皇后!」

韋後不以為然,依舊自顧自地說道:「就以常理說吧,宗楚客乃是當朝宰相,如果他想索要賄賂,不知多少人將要趨之若鶩,奔走於相府。

宗楚客又何必捨近求遠,去勒索一個番胡部落呢?那些游牧部落能有多少錢,值得我大唐宰相垂涎?當然,臣妾相信郭鴻所言也是不假,不過陛下想過沒有,難道周以悌就不能假宗相之名狐假虎威?」

李顯聽了不覺意動,仔細想想,似乎皇后所言大有道理,從本心裡,他也不願相信自己所寵信的宗楚客如此貪得無厭,而且因為皇后早年間為他受的苦,以及他失去一個男人正常功能的自卑,都使他沒有勇氣違拗妻子的意思。

宗楚客暗暗吁了口氣,連忙躬身道:「皇后英明!」

韋後淡淡一笑,又道:「皇帝若想押解阿史那忠節回京對質,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這路途遙遠,一去一回,最少也得半年的功夫,等皇帝再查明真相進行處置,那就得一年上下了。

如今娑葛已經佔據安西,切斷四鎮同中原的聯絡,西域商賈之路斷絕,周以悌則正率兵前往討伐,不論勝敗,總是一場兵禍,殃及無數百姓,陛下心中何忍。

吐蕃和突厥也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如果他們趁機興兵,挑撥離間,說服娑葛與他們聯盟,則西域又將烽火連天,不知何日才得太平了。」

李顯若有所思地道:「嗯!皇后所言甚有道理,那麼依皇后所言,朕該怎麼辦呢?」

韋後道:「陛下,今有郭鴻所獻陳詞供狀,已經足以證明郭元振和娑葛的清白。依臣妾之見,首要之事,就是安撫娑葛、恢復郭元振的軍職,以平息安西局面。」

李顯聽了連連點頭,韋後又道:「臣妾以為,陛下只需承認娑葛十姓可汗的大義份,便可將突厥十姓重新納入治下,安西四鎮將不戰而復。

陛下本因郭元振身為安西大都護,卻坐視娑葛與阿史那忠節相爭,之後牛師獎遇襲又未及時救援而治罪,如今看來,儘是周以悌垂涎大都護之職所進的讒言。」

韋後說到這裡,語氣稍稍一頓,眸光驀然冷下來:「這周以悌先是先是假宰相之名勒索番酋,復又中傷大臣,敗壞朝綱,理當嚴懲,以儆效尤。」

李顯欣然道:「皇后所言甚是妥當,那麼……就這麼辦吧。」

李顯扭過頭來,便依著韋後的意思頒布詔命,郭鴻一聽父親轉危為安、官復原職,雖然未能扳倒宗楚客,對他父子而言已是極好的結果,馬上叩頭謝恩。

不料,御史崔琬卻不想就此罷休。

如今大唐朝堂已經被韋氏一黨完全把持了,但這並不代表所有的官員都變成了韋氏一黨,只是所有重要職位都被韋黨把持,朝廷權力的運轉施行由韋黨掌握而已。

御史台是言官的陣地,這個地方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進的,別看言官是清要之職,沒有多大油水,可是因為一向的傳統,要進御史台首先就得是進士出身,就這一條就限制了許多幸進的官員。

進士出身而投靠韋黨的官員自然也不少,不過他們就算不是一衙的部堂主官,也是一些樞要之地的官員,又或職位不高卻油水十足的地方,總不成向韋黨效忠了,便弄去清水衙門坐冷板凳吧。

因此,這御史台是少數幾個還沒有被韋黨大舉佔領的地方。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攻訐宗楚客的理由,崔琬豈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