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謀國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謀國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13 01:18  字數:3675

楊帆沉默片刻,淡淡地吐出兩個字:「萬騎!」

李隆基濃黑如墨、劍鋒一般的眉毛輕輕一挑,說道:「萬騎?萬騎如今不是已在韋氏的掌握之中了么?」

楊帆笑了笑,道:「掌握一支軍隊,和把一支軍隊的主要將領換成自己的人,那是兩碼事。萬騎是楊某一手組建的,如今楊帆雖已不在其位,但離任不久,些許威望還是有的。

而韋氏一黨呢,他們雖把萬騎置於自己的掌握之中,還另設了飛騎以制衡萬騎。可是韋璿、韋播之流根本就沒有當過兵、打過仗,只懂得以嚴刑峻法御下,故而不得軍心,反而令部下離心離德。

楊某與軍中諸將還有一份交情在。如果有楊某出面溝連,有一個有資格承擔大統的人出面主持大局,我相信那些血性漢子會做出明智的選擇。」

李隆基微微眯起眼睛,眯起的眼縫中有精光時而閃爍一下,他正在評估、消化著楊帆告訴他的這些信息,那張有稜有角的國字臉因而顯得嚴肅起來。

楊帆靜靜的地看著他,抿起的嘴唇,縱起幾道細微而明晰的紋路,使得那張面孔透出一種堅毅果敢的神情,在這張沉思的臉上,有一種與年齡不太相稱的成熟。

楊帆又道:「韋氏如今雖大權獨攬,但是他們的根基現在只集中於京師一地,而且流於表面,這時只需一支奇兵,或許就能成就大事。若再假以時日的話,那就真的不可收拾了。」

李隆基輕輕頷首,急急思索著。他認同楊帆的這種說法,他也知道韋氏一黨一旦掌握了更大的力量,對政局有了絕對的掌控力之後,絕不會放過相王一脈。

那時他的父兄,他的姐妹,整個相王一脈都會被連根剷除。而楊帆無疑也是因為產生了這種危機意識,所以才想和他這個同病相憐者共進退。

李隆基思索的主要是聯合楊帆之後究竟有無成功的可能。目前,他在潞州正在積蓄力量,當初在京城也交下了一批可以生死相托的兄弟,但他清楚,這些力量自保尚嫌不足,更不要反擊了。

他當初只所以不斷地謀求力量,並不是妄想著憑自己薄弱的力量可以反抗朝廷,僅僅是一種面對危機的本能反應,和不甘心束手就縛的憤怒。

可是,如今要是加上萬騎的力量呢?

李隆基暗想,以我的俸祿,自然不足以招納更多的人,可是我如今有鄭里、孫龍、裴堯這些西域豪商投效,他們飽受隴西李氏大族的排擠欺凌,如今遷轉潞州,已經投到我的門下。

這些久居西域不靖之地的商賈同我中原商賈不同,他們更願意冒險,只要我答應他們足夠的條件,相信他們會不惜一切攘助於我的,有了他們的財力支持,我就可以招募更多的勇士,收買更多的人。

如果再加上萬騎的兵力……,如果事情順利的話,一千人就足以顛覆政權,一萬人,這是一筆大本錢,已經值得冒險了,時不我待呀!

想到這裡,李隆基霍然張開眼睛,灼灼地盯著楊帆,沉聲道:「大將軍能說服萬騎倒戈?不知你有幾成把握?」

緊張之下,李隆基不由自主地恢復了對楊帆的大將軍敬稱,而他如此稱呼,也是在強調對方的身份與作用,軍隊啊!那才是成功的保障!

楊帆低頭思索片刻,緩緩抬頭道:「七成!」

李隆基雙眼一閉,復又一張,長長吐出一口濁氣,慨然道:「有三成把握就值得一搏!楊大將軍,此事若成,我相王一脈必不負將軍,若違此誓,天地厭之,神鬼擊之!」

※※※※※※※※※※※※※※※※※※※

「公主稍候,奴婢這就……」

「不用啦,本宮自去見母后!」

安樂公主不等守宮太監再說,便高傲地擺擺手,揚著胸脯走進去,走出一路風姿。

她穿著一條極華美的裙子,裙子用百鳥羽毛織成,裙上還巧妙地利用羽毛的不同顏色,織成大小各色花卉鳥獸,大如拳頭,小如粟粒,可謂巧奪天工。

這樣一條裙子,月下日下,視之各有不同,就算同樣是在陽光下,不同角度、光線強弱不同,它也會發生種種變化,看著一路所遇宮娥太監驚訝新奇的目光,李裹兒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她終於得到了一條與楊家那條羽裙相比毫不遜色的百鳥羽裙,因為它的材料收集、圖案設計和做工耗費的時間實在太久,儘管安樂開出了比楊帆當初所買那條羽裙三倍的價錢,也是直到今日方才到手。

安樂公主迫不及待地穿上這條羽初趕往皇宮,她要請母后出面,在她尚未完全完工的定昆池召開一次盛筵,邀請所有的公主、誥命、使相千金參加,而她則可以在這次盛會上展示她「獨一無二」的羽裙。

是的,「獨一無二」!

固然,楊家也有一條這樣的羽裙,但楊家人並不曾穿著它招搖過市,安樂有足夠的信心在筵會上大出風頭,讓無數的女人向她投以驚訝艷羨的眼神。

至於楊家……,安樂冷冷一笑,總有一天,她要讓楊帆死無葬身之地,她要把楊帆的妻妾兒女都變成她的官奴,讓她任意凌辱奴役,她要抄了楊帆的家,把那條讓她受過屈辱的羽裙親手燒掉!

「安樂公主駕到!」

跟在安樂身後的守宮太監眼見安樂就要進入寢宮,突然高聲唱了一句,安樂本想給母親一個驚喜,聽他一叫,不禁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不過倒沒有為難母親的這個心腹。

寢殿牙床上,韋後高卧枕上,雙腿岔開,裙下有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