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灞上川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灞上川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11 10:37  字數:3463

楊帆實在無法忍受這種把股肱重臣當猴耍的場面了,對一些人為了阿諛奉迎皇帝,不惜自己扮小丑的行為更是無法忍受,所以他提前離開了。

楊再思經過御醫的搶救,總算悠悠醒來,馬上被送回府去休養,豆盧欽望沒有暈厥,只是一跤跌破了頭,簡單做了下包紮,也著人送回了府邸。

這兩個人一個八十歲,一個七十九,本來就是風中殘燭的年紀,這一番拔河角力,又重重摔了一跤,被人狠狠地壓了一下,有無更嚴重的後果,眼下卻是無法預料了。

這件意外並沒有影響李顯和韋後的心情,當天晚上,在安樂公主的提議下,皇帝、皇后又換上便服,繼與臣同樂之後,打算與民同樂了。

他們換上了便服,可這並不是想微服私訪,僅僅是為了出行方便。宮中六尚二十四司所有宮娥太監,除了一些必要的留守人員,全部提著燈盞伴駕同游。

數千上萬名宮娥太監再加上換了便裝的大量衛士,簇擁著帝後,這本身就是一支龐大無匹的隊伍,再加上初次見此盛景的長安百姓們蜂擁而來,今年的上元夜顯得格外熱鬧。

但是天明時分,遊行隊伍返回皇宮時,宮裡管事清點人數,駭然發現幾乎有三分之一的宮娥秀女不見了。

近年來朝廷政變頻頻,宮中一些正常管理也受到了影響。本來每隔三五年就要進行一次選秀,選些年輕的宮娥進來。年滿二十五歲的宮女如果不能成為女官,沒有擔任重要職務的。則大多釋還回京,可這幾年卻沒有進行這種大規模的輪換。

於是,趁著今夜提燈出宮,遊行朱雀長街,而且夜黑人雜,無人看管的機會,竟然有數千名宮女逃之夭夭了。

上元節三天是沒有宵禁的,宮女們這麼多年下來都有一定的積蓄。她們事先帶在身上,一旦逃脫,大多連夜就出了長安城。

這令李顯既尷尬又羞憤,唯一讓他感到安慰的是:太監一個也沒走。韋後也是懊惱不已,可這種事張揚出去,又是皇家的一樁醜聞,這時節的戶籍制度也不是那麼嚴密。難道要大索天下,追緝逃亡宮女嗎?

再者說,能選進宮的女人身材長相就沒有太差的,換個男人逃出去還不好討生活,而女人不愁沒人要啊,就算真查下去。只怕鬧的天翻地覆也找不回幾個人。

無奈之下,李顯和韋後只好忍了這口惡氣,可是這麼大規模的逃亡,消息還是不可避免地泄露了出去,楊帆聽說此事後。不禁也是一聲苦笑:荒涎、荒唐,莫過於此。

上元佳節期間。婉兒主持宮中內務最是繁忙,始終不得清閑,所以直到上元節後,婉兒才得以告假休息。

楊帆在上元期間陪伴妻妾兒女,一家人聚會出遊、其樂無窮,如今自然要把功夫用來陪伴婉兒。

灞上千里雪原,天氣晴朗的時候,這裡常有野免覓食,有時還有狐狸和狼,而這正是不怕寒冷,喜歡出遊狩獵的人最開心的日子。楊帆今日也帶了一隊隨從,與婉兒策馬灞上、射獵散心。

楊帆勁裝結束,皮裘罩體,荷弓佩劍,雄壯頎長,英武之姿剽悍無比。婉兒則是與他完全不同的氣質了,雖然她也穿著一身男裝,卻是秀媚無雙。

一襲蜀錦圓領窄袖短袍,纖腰緊束革帶,足蹬鹿皮小靴,外罩灰鼠披風,唇若塗朱,目秀神清,肌膚細膩,宛如桃花。如此俊俏,女人見了不免目眩神馳,好男風的見了怕更要心旌搖蕩了。

婉兒的騎術相當不錯,箭術也是不俗,她策馬輕馳,動作輕捷利落,披風飛起來時更顯英姿颯爽。猛然間,婉兒扣箭認弦,遙遙一箭,每每便有所斬獲,如今在她馬股上,已經搭了一串肥兔子。

婉兒又是一箭射去,一隻灰兔被射中,在地上打了個滾便寂然不動了,侍衛急急策馬馳去撿取,婉兒回眸對楊帆笑道:「呵呵,今日出遊,斬獲不小。」

楊帆笑道:「看你玩的這麼開心,可不要凍著了。」說著探身過去,幫她把有些鬆散了的狐尾圍脖繫緊了些。婉兒向他甜甜一笑,很是享受郎君的溫存體貼。

楊帆為她系好狐尾,笑道:「婉兒乃當世才女,可你還不曾當著我的面吟過一首詩,此時灞上情景,氣象萬千,上官姑娘可想一抒胸臆么?」

「郎君有命,妾婦自當遵從!」上官婉兒笑答了一句,輕搖馬鞭,沉吟片刻,便漫聲吟道:「三冬季月景龍年,萬乘觀風出灞川,遙看電躍龍為馬,回矚霜原玉作田……」

楊帆擊掌贊道:「好!好一句『遙看電躍龍如馬,回矚霜原玉作田』,婉兒雖是女子,可這詩波瀾壯闊,氣象不凡,大有一種巾幗不讓鬚眉的氣概啊。」

婉兒正想急轉直下,從灞上盛景轉到二人之間的郎情妾意上去,被楊帆這一贊打斷了思路,不禁嗔怪地道:「瞧你,人家剛想把你我融入詩中,被你這一打岔,卻一時沒了靈感。」

楊帆輕咳一聲,低笑道:「這有何難,等遊獵回去,香閨中溫暖如春,牙床上春色無邊。你我一番雲雨恩愛,真正融成一個人兒時時,這下句自然就想起來了。」

婉兒俏臉一紅,輕輕啐了他一口,柔柔媚媚地嗔道:「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二人正自打情罵俏,一匹駿馬忽從遠處馳來,楊帆眯起眼睛,迎著耀眼的雪光看去,只見那人一身襴袍,所奔的方向正是沖著他們二人。

那人快馬趕到近處,先向上官婉兒抱拳一禮,又對楊帆客氣地道:「見過大將軍。」

楊帆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