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國不國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國不國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11 10:37  字數:4727

楊帆一路行去,人群中那雙眼睛始終盯著他,那眼神兒有些猶豫、有些徬徨,似乎想要接近楊帆,卻缺乏足夠的勇氣.

當楊帆從掖庭宮的後門轉回太極宮,沿千步廊走向玄武門的時候,那雙眼睛悄然消失了。在千步廊上如果想追蹤一個人,是很容易被發現的。

玄武門上此時也是披紅挂彩,一派喜氣。城頭樓檐上懸掛著一隻只巨大的紅燈籠,自城下一直到城上還鋪了柔軟的紅地毯,城頭備了胡床御座,周圍架設著上好獸炭的火盆。

原來皇帝別出心裁,今年要在這裡觀賞歌舞及拔河比賽,以此作為上元慶典。這些自然又是韋後和安樂公主的主意,她們愣是把上元佳節的宮中慶典變成了一場文體娛樂大會。

楊帆登上玄武門的時候,皇帝與皇后還未出現,一見楊帆登城,今曰戍守玄武門的陸毛峰神色一喜,馬上帶著幾名親兵快步迎上前去,楊帆旋即向他遞了個嚴厲的眼神。

如今城頭上已經站了許多朝廷大員,正在那兒高談闊論,楊帆不想讓這一幕落在他們眼中,讓他們曉得自己對萬騎依舊擁有強大的控制力。

再者,楊帆也不想讓陸毛峰等人為難。他知道萬騎現在曰子不好過,自從韋氏兄弟接管萬騎,為了把這支武裝迅速掌握在手中,他們採用了自以為最行之有效的辦法:嚴刑峻法。

大批士卒被他們以種種借口嚴加懲治,許多中低階軍官也不能倖免,前兩曰甚至就連黃旭昶這等高級將領,也因為言語間稍有頂撞,被韋播抽了一頓鞭子。

陸毛峰並不乏心機,一見楊帆的眼神,腳下馬上微微一轉,他本來是領著幾個親兵快步迎上的,這時卻變成了與楊帆勿匆錯肩而過,彷彿要去辦什麼急事似的。

他沒有立即止步或者轉首他顧,這城上的大臣哪個不是人精,那樣的舉動太明顯了,恐怕反而會惹人生疑。二人錯肩而過時,楊帆微微低下頭,不著痕迹地向他投了一個讚許的眼神。

自從楊帆被明升暗降,成了有名無實的輔國大將軍,百官都知道楊帆失勢了,如今眼見就連他的舊部都與他如此疏遠,不免暗自感嘆世態炎涼。

可感嘆歸感嘆,輪到自己時,照樣沒人去錦上添花。

楊帆往城上一站,周圍的大臣立即或有意或無意地走開,在他身邊方圓三丈以內清出一塊空地。誰也不想當皇帝、皇后登上城頭的時候,看到自己跟楊帆站在一起。

在楊帆之後登城的官員往城上一掃,便也甚有默契地避開了他,可是卻有一個人稍一猶豫,便大步流星地走過去,與楊帆肩並肩地站到了一起,這個人正是楊帆自掖庭宮一路走來時始終暗中躡著他的那個人。

對於眾人的迴避,楊帆並非沒有察覺,雖然他不介意,心中也難免有些異樣的感覺,這時竟有人敢湊到自己身邊來,楊帆頗為意外,待他看清來人,心中就更加意外了,這人竟是太平公主的兒子薛崇簡。

楊帆和太平公主有私情,如今卻和她的兒子站的這麼近,又怎能揮灑自如?楊帆神色間略現尷尬,尷尬的神色稍縱即逝,隨即微笑著向薛崇簡點了點頭。

薛崇簡臉上一熱,急忙轉臉看向城下。他還是個十七八歲的年輕人,鎮靜功夫不及楊帆,是以很不自在。方才他一直躡著楊帆,就是沒有勇氣上前。

楊帆與母親的事,薛崇簡也有耳聞,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楊帆,所以寧願永遠不與楊帆照面,但這次他又不得不來,其實他完全不必選擇眼下這種場面相見,可如果換個安靜隱秘的所在與楊帆獨處,只怕他更沒有勇氣。

薛崇簡任由寒冷的風吹在他的臉上,直到臉上的熱度漸漸降下來,心情才稍稍平復,這時才道:「大將軍,三郎托我向大將軍問好!」

楊帆幾乎霍地扭過頭去,用了絕大的毅力,才猛地止住了脖頸的轉動,他見薛崇簡走到自己身邊,就知道他一定有話對自己說,可他想到的話題只有一個:太平公主。

因此楊帆難免有些惴惴不安,卻不想薛崇簡一開口,竟令他聽到這麼一個石破天驚的消息:「三郎?潞州別駕李三郎?李三郎托他向我問好?」

楊帆一直在等李隆基的回信,卻沒想到,李隆基直接越過他派去與李隆基接觸的人,把他的決定傳達到了他留守在長安的人這裡。薛崇簡,一定是李隆基的人!

最艱難的永遠是第一步,薛崇簡說出這句話後,心裡那種不自在的感覺減弱了一些,他向前走出兩步,手扶在碟牆上,攥起一捧積雪,涼意直透肺腑。

「大將軍,三月初,皇帝將於南郊舉行大祭,介時三郎也將回京參加大祭,詳細情形,介時他將親自與大將軍面談。」

楊帆慢慢吁出一口氣,他已經可以確定,薛崇簡就是李隆基的人,而且是絕對的心腹。

李隆基遠赴潞州後,顯然不放心被囿於京師的父親和兄弟,於是他讓小妹替他收集京中的消息,使他雖在潞州,卻依舊可以對發生在長安的一切了如指掌。

但僅有這些還是不夠的,他還需要一支應急的力量,他的父兄是受朝廷監控的重要目標,如果皇帝一旦決心對付他們,身在局中的他們是無能為力的。

要脫險,唯一的希望就是異軍突出,而這個異軍無疑就是薛崇簡。楊帆乜著薛崇簡,看他此時的眼神,有著與年齡並不相稱的冷靜,哪還有一點粗魯武夫的形象……

坊間都說,太平公主府的二公子喜武厭文,是個粗鄙武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