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步步為營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步步為營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05 01:08  字數:3488

楊帆和沈沐站在崖邊,只見他們先是眺望著峽谷,淡淡地說著什麼,繼而對面相視,神情激動。說著說著,楊帆突然一伸手就揪住了沈沐的衣領,隨即一扣他的腰帶,竟將他整個人舉了起來。

沈沐的手下一見這般情形,立即拔出兵刃沖了過去,任威、古二等人自然也不怠慢,雙方施展提縱術,幾乎在同一時間趕到了楊帆和沈沐的身邊,眼見沈沐已經在楊帆的控制之下,沈沐手下的人雖然怒不可遏,卻因投鼠忌器,不敢再靠近半步。

沈沐被楊帆舉在空中,身前就是懸崖峭壁,只要楊帆一鬆手,他就得跌下去摔個粉身碎骨,可他被擎在空中,形像雖然狼狽,神色間卻毫不慌張,嘴角甚至還帶著一絲揶揄的笑容,只是因為人被橫在空中,所以笑容顯得有些詭異。

「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太沉不住氣了,一言不合就想出手殺手么,二郎,這可不合乎你現在的身份。你也不想想,這裡是誰的地盤,即便你能殺了我,你就能安然離開?不要以為你現在有官的身份,就能確保你的安全,就算你能動用大軍護送你回京,你和你的家人,從此也會一直被獵殺,直到死去、死光,你信么?」

「我不信!」

楊帆冷笑一聲,突然把沈沐向前一擲,隨著沈沐手下的一聲驚呼,他們才發現宗主不是被拋向崖下,而是拋向了他們,有幾個人趕緊棄了兵刃去接沈沐。楊帆這一擲力道不小,那幾個人接住沈沐,連連退了幾步才卸去力道。

楊帆道:「大言不慚,『姜公子』又如何?死了也就死了,樹倒猢猻散,你以為你的人就會對你忠心若斯?在你死後,還會忠心耿耿地為你賣命?」

沈沐站住身子。整理了一下衣袍,笑吟吟地道:「既然你不信,為什麼又要放掉我?」

楊帆「啪」地一聲按住了刀柄,厲聲道:「因為,我要堂堂正正地打敗你!」

沈沐輕蔑地睨了他一眼,道:「就憑你?」

楊帆沉聲道:「就憑我!昔日,是我將太多的精力放在了朝堂上。才予你可趁之機,如今只要我著眼於江湖,江湖就不再是你一個人的天下了,來日的江湖之王,必定叫楊帆。不信,咱們就走著瞧!」

楊帆似乎不欲再與沈沐鬥嘴。說罷便將手一揮,帶著人揚長而去。沈沐手下的人扭頭看向宗主,沈沐輕鬆的笑意在楊帆轉身的剎那便倏然不見,眸中只有絲絲寒冷的殺氣。

楊帆離開之後,立即帶著家人離開了五丈原。

一路疾行,直至附近一座大城外的官道交叉路口時速度才慢下來,這時忽然有支隊伍從另一條道路上趕來。楊帆手下百餘名侍衛在任威的指揮下立即戒備起來。

宗主試圖與沈沐和解。結果雙方卻越鬧越僵,眼下雖說已經靠近城池了,不大可能有人會在這裡劫殺當朝的輔國大將軍,可誰也不敢保證一定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那隊人馬漸漸走近了,一俟看清那些人的模樣,任威等人便是一呆。這支人馬太古怪了些,其中一小半是邊軍士卒,另外一多半卻是身著三角形翻領對襟束腰長袍。頭戴寬邊卷檐帽的的吐蕃人,從他們打起的旗幟來看,既有唐國的旗幟,也有吐蕃國的旗幟,這分明是由邊軍護送入城的一隊吐蕃國人。

饒是如此,任威依舊不敢大意,吩咐人嚴加戒備著。那些人到了面前,對楊帆手下如臨大敵的模樣頗為奇怪,不過他們倒不認為在這兒敢有人劫殺官兵,是以只是好奇地看了他們一眼。便向入城的大道拐去。

前隊的官兵剛剛拐過官道,便有一位邊軍將領輕馳而來,這人一見楊帆登時吃了一驚,定睛再一看,立即滾鞍落馬,急急向前幾步,向楊帆抱拳一揖,略顯激動地道:「岐州司馬錢知語,見過輔國大將軍!」

楊帆這時身著便袍,可沒想到在這地方竟有人認出自己,他微微一怔,詫然道:「錢司馬,你認得我?」

錢知語連連點頭,道:「認得,認得,當初大將軍游五丈原時,下官是岐州府掌書記,曾隨本衙長官護送吐蕃和親使者赴京,見過大將軍一面。只是下官職位低微,不曾有幸上前與大將軍說話。大將軍此番再游岐州府,朝廷是告知過地方的,是以下官一眼就認了出來。」

楊帆不禁失笑,這人記性倒好,昔日與婉兒同游岐州時,只被他見過一面,如今都過了七八年了,他居然還記得。

楊帆頷首道:「原來如此,不知錢司馬此番護送的這些吐蕃人,可還是吐蕃國使節?」

錢知語道:「正是。」

楊帆道:「哦,吐蕃王此番遣使東來,所為者何?」

錢知語道:「呃……還是為了和親。」

楊帆一聽大為驚奇,失聲道:「和親?如今的吐蕃王好象才七八歲吧?這就要成親了?」

錢知語垂手陪笑道:「吐蕃贊普還差著個把月才滿七歲呢,不過……和親嘛,年紀倒不是問題。」

楊帆啞然,靜默片刻,才揮揮手道:「既然如此,我就不耽擱你的公事了。」

錢知語趕緊道:「下官哪敢與輔國大將軍爭道,還請大將軍先行。」

楊帆道:「呵呵,我此番來西岐,全為游山賞景,一路信馬游韁才有看頭。你自去吧,不必顧慮本官。」

錢知語這才唯唯喏喏地答應了,牽著馬走出一段距離,這才爬上馬背,又吩咐人放慢了速度,免得踐起一路塵土,惹得大將軍不喜。楊帆見他如此細緻入微,對此人的印象倒是加深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