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鳳鳴岐山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鳳鳴岐山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04 04:32  字數:3394

夏末的時候,小蠻和阿奴先後生產,小蠻又生了一個兒子,阿奴這回則生了個女兒,兩人都是有兒有女,楊家則是添丁進口,楊府上下喜氣洋洋。

到了金秋時節,一家人靜極思動,決定離開長安城,再度往岐州一游。這一回楊帆的時間寬裕的很,一家人準備在岐州多待些日子,所以準備了許多路上用的東西,足足裝了六輛大車。

楊念祖很開心,至少在這段時間,他不用每天被老子逼著背書了。其實楊帆看著他苦惱的樣子,有時也非常不忍。記得他小時候因為淘氣不肯讀書,多次吃過父親的板子,那時他還想長大以後有了自己的孩子,一定不會逼著他讀書。可是到了今天,他依舊擺不脫父親走過的路,追根究底還是為了兒子的前程,為人父母的一番苦心,又有幾人能理解呢?

六輛拉東西的馬車,再加上三位夫人和奶娘、孩子、丫環等人乘坐的車子,足有十五六輛,又有鮮衣怒馬的衛、僕從近百餘人,浩浩蕩蕩走上朱雀大街。

楊帆此行是去岐州農莊散心的,所以沒有擺出輔國大將軍的儀仗,不過為了一路出行方便,官燈官幡還是要掛起來的。所以他們走上朱雀大街的時候,就被迎面走來的安樂公主看到了。

武崇訓的屍骨未寒,安樂就已嫁作新婦。武延秀本就識情知趣的很,況且如今韋氏權傾朝野,武家已經淪為韋氏的附庸,武延秀底氣全無,自然不可能像武崇訓一樣處處干涉安樂公主的行動。

安樂公主如今真是得其所哉,不但與崔湜常常苟且,而且還找了幾個新的面首,俱都是玉面朱唇的美貌少年,其中還有崔湜的兄弟崔液和崔滌,幾個人時常胡天黑地一番,穢亂的一塌糊塗。

今日安樂公主出遊回來,因為小飲了幾杯,微帶醺意,便扯起窗帘迎著秋風醒酒,忽然看見楊帆的官幡,急忙叫道:「停車!」

兩車交錯時停住,安樂公主柳腰輕折,自車中姍姍出來,看向交錯而停的那輛車子,笑吟吟地道:「可是輔國大將軍?」

車簾兒一掀,楊帆正坐在車中,淡淡地看著她,旁邊坐著古竹婷,小鳥依人一般。楊帆輕聲吩咐了一句,楊家的車隊就繼續前行了,楊大少爺從窗子里探出頭來,虎頭虎腦的樣子,盯著安樂公主很認真地看。

安樂公主見自己的美貌連這麼小的孩子都能吸引,不免有些自矜地揚起下巴,唇角勾起一絲笑意。卻聽楊大少爺扭回頭去,扯著大嗓門嚷道:「娘,這位娘子穿的那條裙子,跟咱們家那條好像噯,不過沒咱們家那條好看。」

安樂公主的笑容頓時僵在臉上。楊帆差點兒沒忍住笑出聲來,他走出車子,向安樂公主拱了拱手,道:「公主殿下安好。」

安樂被楊家大少氣的粉面鐵青,板著臉對楊帆道:「本宮好的很。楊大將軍可好么?」

楊帆笑道:「本大將軍也好的很啊,無事一身輕,岐州山水,自古清秀,此番舉家西行,其樂融融,豈不美哉?」

安樂輕輕撇了撇嘴,道:「假惺惺,大權旁落,誰會甘心?不過呢……如果你想重掌大權,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肯……央求於我。」

安樂公主一雙眼睛水汪汪的,眸中漾起一抹膩膩的媚眼,眼睫毛像一柄蘸了蜜的刷子,撲閃閃的撩撥著楊帆。

楊帆回身、彎腰、入內、就坐,揚聲道:「走吧。」

車簾一放,馬夫揚鞭「啪」地炸出一個鞭花,車子便追著大隊人馬去了,安樂公主的粉面再度鐵青。

※※※※※※※※※※※※※※※※※※※※※※※※※※※

這日傍晚,楊府一家人宿於一座小鎮。全家安頓下來後,楊帆把任威喚到了他的面前,低聲吩咐道:「此去岐州,我是要同沈沐見一見的。」

任威微微露出驚訝的神色,不過他並沒有說話,他知道楊帆接下來一定還有話說。

楊帆道:「顯隱兩宗不能一直就這麼對峙下去,長此以往,對我們雙方都沒有好處。我想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僵持,沈沐心中應該也有數了。我們脫離了七宗五姓,能和他們從附庸變成合作,而且一直合作的很好,顯隱之間難道就找不出一個妥當的解決辦法?」

楊帆負著手,緩緩地踱著步子,沉吟地道:「我這次同他接觸,就是為了這一目的,他也同意了。不過……,我在岐州雖有萬頃良田,是那兒最大的地主,可那地方卻是在隱宗的控制之下,防人之心不可無,你明白?」

任威用力點了點頭,楊帆頷首道:「我已經讓古大先赴岐州,預做準備了。你是我的近衛首領,我和家人的安危最終還是要交在你的手上,你在明、古大在暗,一定要確保我的家人在岐州的安全。」

任威道:「是!卑職一定竭死效力,確保宗主與家眷的安全。只是……只是隱宗意圖難明,此行難保沒有危險,宗主既然決定與沈沐在岐州會面,又何必冒險把家人都帶上呢?」

楊帆道:「我帶上自己的家人,而且是在他的地盤,這才證明我的誠意。不過,你也不用太過擔心,我不但暗中有古大,明裡有你,而且……我畢竟還是朝廷的輔國大將軍。」

楊帆微微一笑,道:「在朝堂上,我這個大將軍是沒有多大說話的餘地了,可我這個輔國大將軍畢竟代表著朝廷的臉面,如果莫名其妙地出點事兒,朝廷臉上須不好看,地方上的官員更是擔待不起,你以為他們會不派人保護嗎?沈沐的隱宗雖然混跡於江湖,可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