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賦閑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賦閑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02 14:01  字數:3562

夏夜無風,古竹婷哄睡了孩子,叫奶娘抱去,又讓丫環往榻前的鏤石冰籠里填了一籠碎冰,便姍姍地走到榻前,想要吹熄了燈歇下。這時門扉一響,有人走了進來,古竹婷道:「都歇了吧,不用侍候。」

身後無人答話,腳步聲卻越來越近,一雙大手輕輕攬住了她的纖腰。聽到那熟悉的腳步聲,古竹婷就知道來人是誰了,她溫馴地向後一靠,偎依在那寬厚有力的胸膛上,回眸笑道:「朝廷剛剛出了大事,人家還以為你今晚要宿在軍中呢。」

楊帆道:「萬騎暫由韋後的堂弟韋播接管了,皇帝倒不曾讓我迴避,可我留在那兒,誰主誰副呢?王不見王啊,所以我還是回來陪我的小婷婷好了。」

古竹婷「吃吃」地笑起來,她拍落楊帆揉捏酥胸的大手,娉娉婷婷地走開,又點亮了一盞燈,柔聲道:「郎君可要沐浴?」

楊帆欣賞著她半透明的蟬翼輕紗睡袍下曼妙的身材,說道:「已經洗過了。」

古竹婷「嗯」了一聲,回到他身邊,在榻沿上款款地坐了,說道:「可要人送些點心來?」

楊帆吁了口氣,往榻上一歪,疲憊地道:「不用了,早些歇了吧。」

古竹婷纖腰輕折,替他脫了靴子、襪子,把他的雙腿搬到榻上,輕輕為他松著肩,柔聲道:「郎君倦了,奴家給你推拿一下。」

楊帆捉住她的手,道:「算了,一通忙活下來,又是一身汗。來,躺著。」

楊帆伸手為她寬衣,古竹婷穿的本就輕薄,睡袍一脫,委然落地,酥胸雪股,份外誘人。古竹婷害羞地道:「奴家去息了燈。」

楊帆道:「息了燈怎還看得到這般美景?老夫老妻了,忸怩什麼,躺著。」

古竹婷乖乖躺在楊帆身邊,任他灼熱的大手搭在自己的翹臀上,楊帆嗅著她髮絲的清香,大手輕輕摸挲著,感受著她肌膚的滑膩綿軟和絲絲彈性,久久沒有說話。古竹婷有所察覺,柔聲道:「郎君不只身子疲憊吧,可有心事么?」

楊帆又沉吟半晌,才輕輕地道:「我一直在思索一件事。剛剛接手顯宗的時候,我就是朝廷中人,那時一身兼兩任,倒也遊刃有餘,如今時日久了,怎麼反而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呢,總覺得哪一端都照顧不到。」

古竹婷道:「小到一家,大到一國,其實不是一樣的道理嗎?郎君剛剛接手顯宗時,外患未除,又用了雷霆手段,自然可以震懾群雄。可時日久了,不能總用酷法,底下人自然也生起種種心思。就像咱們大唐,這些年的亂勁兒,怎比得立國之初?」

楊帆輕輕「嗯」了一聲,道:「按下葫蘆起來瓢啊。萬騎成立之初,我專註於朝堂之上,結果顯宗出了問題,雖然及時按下去了,卻是後患重重。我及時發現,開始專註於顯宗了,結果萬騎又出了問題,獨孤諱之這樣的大將,就在我眼皮子底下被人收買,我居然毫無察覺……」

他出神半晌,低低地道:「我總覺得,似乎有一個人,正在背後搗鬼。」

古竹婷安慰道:「郎君多心了,許是太累了,歇歇就好了。」

楊帆搖搖頭道:「不是的,我有種預感,如果我繼續像現在一樣,兩頭都不捨得放棄,最後兩邊都得失去。我不能既處江湖之遠,又居廟堂之高,一手做著大將軍,一手控制著江湖。」

古竹婷眨著眼睛,痴迷地望著他依舊英俊,但是因為成熟而更有味道的男人臉龐,輕聲道:「那郎君打算怎麼辦呢?」

楊帆沉默了半晌,輕輕地道:「睡吧,困了就得睡覺。累了,就得歇著……」

※※※※※※※※※※※※※※※※※※※※※※※※※※

王同皎要刺殺武三思,給了李顯一個機會,他趁機奪走了相王的兵權,將南衙禁軍同相王黨剝離開來。

桓彥范試圖用謠言離間武三思和皇帝,給了皇帝第二個機會,李顯趁機對朝堂進行了一番大清洗,將重要官職都安插了自己的人。

太子逼宮,給了李顯第三個機會,他趁機對北衙禁軍進行了一次大換血,韋溫成為長安兵馬大總管,同時還是宮廷禁軍的最高統帥。左右羽林軍由韋捷和韋濯兩兄弟掌管。

李顯又把萬騎分割為左右萬騎,同時再設左右飛騎,仿照萬騎的設置,分別由韋播、韋璿、皇后的外甥高崇、安樂的情夫武延秀掌管,從而控制了軍權。

楊帆呢,再次因功陞官,獲封輔國大將軍,金印紫綬,位同三公。

武將班列中,天策上將這一職務自李世民之後就沒有人可以擔任了,因為那是皇帝做過的官職,所以在楊帆上邊就只剩下一個品級:驃騎大將軍。

這個職位在歷史上只有霍去病、馬超、曹洪、司成懿等寥寥數人擔任過,如果楊帆能活到壽終正寢,大有機會再進一步升為驃騎大將軍,與諸位先賢並列。

同時,他的爵位也從開國縣侯升為開國郡公,食邑從一千戶上升到兩千戶,足足翻了一倍,可謂位極人臣。可是,需要注意的是,爵位固然沒有實權,輔國大將軍也是沒有實權的,就像相王李顯掌管南衙禁軍的時候一樣,這是名義上的三軍統帥。

楊大將軍被駕空了,這是李顯對他撇清太子之死的懲罰,既然你不願意死心踏地的打上我李顯的標籤,那麼我就剝奪你的權力!

李裹兒非常開心,她的祖母為了權利,殺子、殺女、殺孫子、殺孫女、殺宗室、殺大臣,她的父親和她的太子哥哥同樣為了權利,一個逼宮於母親,一個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