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終南之戰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終南之戰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4-01 01:28  字數:3507

每個人從一出生,就開始背負一些東西,父母的期望、家庭的責任,又比如楊帆這樣的人所肩負的刻骨仇恨。看小說首發推薦看書

隨著年齡的增長,一個人擔負的東西也越來越多,只要有機會,沒有人不想出人頭地,為自己、為家人爭取更好的生活,可是這廟堂之上的腥風血雨實在是太多了,楊帆輕輕撫上獨孤諱之雙眼,心裡一陣陣地發冷。

人如虎,馬如龍,狼煙陣陣,直向終南。

楊帆翻身上馬,對候在身邊的親衛道:「留兩個人把他的屍體送回城去!」

說罷,楊帆一磕馬鐙,向終南山方向疾馳追去。

終南山下,楊思勖看看遺落在山坳里的五六匹馬,再抬頭看看鬱鬱蔥蔥的山林,焦急地道:「快,馬上把這兒圍起來,立即派人回去調兵,不能讓太子跑了!」

陸毛峰急急調兵沿山防守,好在此番追來的都是騎兵,要散布開來十分容易。楊帆在趕來的路上遇到回城報信的人,得知太子已經上山,便是去了山下一時也無從搜尋,因為愛惜馬力便放慢了速度。

楊帆帶著十幾個親衛趕到終南山下,就見楊思勖正焦急地在山腳下轉來轉去。這片山麓人煙稀少,草木旺盛,那些豪門世家所建的別苑下庄並不在這一片區域,如果進入這蔥鬱的森林,便如魚入大海,很難搜尋。

楊帆一見這般情形,也不禁撓頭,如今這般模樣,也只有稟明皇帝,調集大隊人馬才有可能沿山搜索了。

山上叢林中,李重俊背倚一棵高聳入雲的青松,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怎麼頃刻之間就一敗塗地了?」

李承況憐憫地看了一眼這個可憐蟲,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刺激,似乎讓這位太子殿下有些不正常了,想想突如其來的失敗,李承況也不禁嘆了口氣。

他轉眼四顧,就見倖存的四名親兵疲憊地坐在地上,其中兩個身上帶傷,另外兩個正撕下衣襟,幫他們做著簡單的包紮。

李承況爬上一塊巨石,向山下觀望,起伏的叢林彷彿大海的波浪,從這兒根本看不清山坳里的情形,李承況也不禁犯起愁來。

如此結局,實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其實他倒不是沒有想過失敗的可能,不過依照他的想法,失敗也是在宮裡失敗,如果失敗他就趁亂溜走。他在長安城裡已經安排了一間房子,備足了十天的飲水和食物,到時隱藏一段時間,再去投奔盧公子便是。

可是他沒想到居然要陪太子逃出來,而且一開始慌不擇路,出了長安城才想到逃往終南山。出現目前這種局面,完全不在他的預料之中,他該怎麼辦呢?

※※※※※※※※※※※※※※※※※※※※※※※※※※※

一夜驚魂,等到天明,宮裡終於安靜下來。文武百官紛紛入宮探望天子,相王李顯和太平公主聞訊也急急趕來,走到半路正碰上武家一群人全身縞素,號啕大哭地入宮見駕,兩撥人合作一夥向宮裡走。

宮裡面,李顯如驚弓之鳥,把武家的幾個堂兄弟、侄兒以及姑爺全都安排到羽林衛中,暫時接管左右羽林衛軍控制宮廷,一面派人審問俘虜,緝拿太子餘黨。

忽然聽說太子逃上終南山,因山高林密還需派遣大量的軍隊搜山,李顯馬上命令果毅都尉趙思慎率領大隊人馬前往增援,李顯現在恨死了李重俊,絕不容他逃脫的。再說太子的身份太過敏感,一旦真的逃脫,誰也無法預料還會鬧出什麼亂子來。

李承況待太子緩過神來,調勻了呼吸,便與他商量出路,可李重俊能有什麼主意?

李顯做太子時固然窩囊,李重俊這個太子卻比他爹當年還要窩囊,如果當年武則天不是嚴密控制著李顯,李顯又有膽量反抗的話,只要他能逃出去,總有一路封疆大吏敢收留他,並且打起匡複李唐的旗號幫他造反。

可是如今已經是李唐的天下,李重俊這個太子又從未結交過什麼重臣,不管他投奔誰,都只能是一個結果:被綁送京城。有能力幫他,而且打起他的旗號可以有番作為的只有相王和太平公主,然而這兩個人會幫他么?

李承況思來想去,忽然想起盧家在終南山的另一面有一幢別院,如今也只能冒險與盧家取得聯繫詢問對策了。李承況便對太子說他要四下走走,窺探情況,以便決定下一步的行止。

李重俊一直把李承況當成他最好的朋友、兄弟,此時此刻,他對李承況依舊沒有一絲一毫的懷疑,既不曾懷疑他一直以來對自己只是利用,也沒有懷疑他有可能大難臨頭獨自逃命,李重俊的信任讓李承況暗自慚愧。

但這慚愧只是片刻功夫就被他拋到了腦後,李承況不是沒有感情,只是在他心中,有著太多比感情更重要的東西,那是利益及一切與利益相關的東西。

李承況趕到終南山南麓掩映於蒼松翠柏間的一幢幢別墅小樓的時候,李顯的兵馬還不曾派來,李承況在林間小心地尋找著,終於找到了掛著「盧庵草堂」四字牌匾的一座清雅莊園。

李承況看看四下無人,壯起膽子衝進盧庵,本想尋到留守此處的盧家奴僕,讓他們去往長安城中向盧公子報信,但是令他意外的是,他竟然在這裡看到了丁躍。丁躍就是一直伴隨在盧賓之身邊的那個藍袍人,是盧賓之的首席謀士。

李承況一見丁躍,不禁又驚又喜:「丁先生,您怎麼在這裡,公子也在?」

丁躍覺著臉冷哼一聲,道:「公子豈能輕身涉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