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方寸之戰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方寸之戰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31 00:46  字數:3477

楊帆輕如靈猿地攀上城牆,一眼就看到兩張笑臉。

一張笑臉是婉兒的,笑的好甜。另外一張是馬橋的,笑得好傻。

楊帆的目光只是在他們臉上飛快地一掃,現在可不是敘舊抒情的時候,然後他就看到了李顯和韋後,以及安樂公主。

李顯也正咧著嘴巴,雖然只上來一個人,但是心理上卻給了更多的安全感。韋後和安樂的衣著像李顯一樣狼狽,她們的頭髮此刻都只是簡單地束在腦後,不過她們一樣笑的很開心,哪怕是與楊帆有過太多糾葛的安樂,生死攸關時刻,許多事情都會變的很簡單。

李顯一把抓住楊帆,激動地道:「楊大將軍,你終於來了,萬騎呢?萬騎都在外面嗎?」

楊帆道:「陛下勿慌,玄武門堅不可摧,他們一時半晌上不來。臣至今還不知道是何人謀反,只知我萬騎中也有一員將領盜了臣的兵符,領走兩旅之師。臣怕貿然調兵進城,敵我不分之下會更加混亂,所以臣讓大軍披甲候于軍營,先率一隊人馬來玄武門打探情況。如今既知陛下在此,臣馬上傳下將令,命萬騎立即赴援玄武門。」

李顯一聽連連點頭,道:「好好好,這樣好。楊將軍,朕的安危,就交付給你了。」

楊帆轉向馬橋,問道:「城下情形如何?」

馬橋道:「陸續趕來許多兵馬,都是叛軍一黨,不過他們的首領直到現在還沒露面。也不知究竟是誰。另外,右羽林劉景仁將軍率領一支偏師趕到了,如今就在兩處運兵道下與敵對峙。」

楊帆匆匆趕到城牆邊向下探望,就見火把處處彷彿繁星閃爍,叛軍正在集結成陣。楊帆蹙眉一想,玄武門上只有百餘人,底下劉景仁那支兵馬也不知能抵擋多久,玄武門固然堅固,可這天底下又哪有攻不城的堡壘,可別萬騎大軍未到,先讓叛軍攻上城來,那就慘了。

楊帆凝神思索片刻,轉身對李顯道:「陛下,臣的兵馬一到,必能護得陛下周全。」

李顯把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連聲道:「好好好。」

楊帆話風一轉,道:「不過,城上守軍不多,如果叛軍強行攻城,將士們固然會誓死堅守,可陛下、皇后與公主乃萬金之軀,豈容有所閃失呢,為萬全計,臣認為應該想辦法拖延他們攻城的時候,盡量拖延到萬騎趕來。」

李顯趕緊道:「楊將軍計將安出?」

※※※※※※※※※※※※※※※※※※※※※※※※※

李重俊趕到城下,聽說父皇、母后和安樂都逃上了玄武門,不禁遲疑起來。

按他原來的打算,是發動亂兵闖進內宮,殺了韋後和安樂再向父親「請罪」,只說是誅殺奸佞,到時候怎麼請罪都無所謂了,就像他祖父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後向李淵請罪一樣,李淵就算想治罪,可他還有能力治罪么?

結果事情有些出乎意料,自正門闖宮果然延誤了時間,居然讓父皇逃上了玄武門,身邊還有兵馬保護著,這時李顯還不在他的掌握之中,叫他悍然下令攻城,他還真有些缺乏勇氣。

李重俊把李多祚、李千里、沙吒忠義、李思沖、李思況、獨孤諱之等人聚在一起商議對策,李多祚為了幫太子造反連女婿都死了,自然是一力主張攻城。李千里卻覺得可以恫嚇天子交出韋後和安樂,不必把父子之間最後一塊遮羞布都撕掉,這有利於李重俊登基之後掌握政權。

至於沙吒忠義和獨孤諱之則有些模稜兩可,覺得怎麼做都行,只要能扶保李重俊登基,從此以後就能揚眉吐氣,一躍成為萬萬人之上了。

李承況和李思沖也建議馬上攻城,李承況眼見距勝利已一步之遙,當真是心嚮往之,只盼著立刻能成就不世功業,自然是心急如焚。

兵貴神速,可雙方這一番爭論卻耗費了不少時間,更重要的不是時間,還有士氣。如果他們殺到城下立即攻城,那些士兵們殺心正濃,士氣如虹,這玄武門也未必就能守得住,可是這麼一停滯,士兵們站在那兒無所事事,難免胡亂琢磨,士氣便有些散了。

兩派意見相擰,最後好不容易才商量出一個折衷的辦法,即:眾人向先皇帝施壓,要求皇帝交出韋後和安樂,他們則對天盟誓,確保皇帝的安危。如果皇帝不肯聽從,再發動大軍攻城。

於是眾將簇擁著李重俊來到城下,向城上高聲喊話,李顯這才知道兵變的竟然是他的兒子。李顯是皇帝,哪怕再狼狽,也要盡量保持皇帝的威嚴,自然不好趴在城頭扯著脖子亂喊,便讓馬橋替他傳話。

馬橋自碟牆探出頭去,大聲道:「陛下說,李重俊,你貴為太子,為何犯上作亂,你以為你能把弒父篡位的醜聞瞞過天下人的耳目嗎?陛下說,李多祚、李千里,朕待你們不薄,為何相助太子謀反啊?」

李重俊向城上抱拳道:「父皇,兒臣並無反意。只是後黨囂張,篡我國器,兒為儲君豈能坐視,今日與眾忠良一同入宮向父皇兵諫,只請父皇交出韋後與安樂,兒願在父皇面前請罪。」

李多祚也大聲道:「武三思陰亂宮闈,臣等奉太子命令,已將武三思父子正法了。太子與臣等並無反意,只求陛下肅清宮闈,只要陛下做得到,臣等立刻退兵,向陛下請罪。」

李顯一聽武三思父子被處死,不由大驚失色,韋後和婉兒也是駭得花容失色,她們害怕的不是武三思父子喪命,而是不知道由武氏一族控制的兵權是否也落入了太子之手,如果太子已經掌握了北衙禁軍,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