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城下之戰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城下之戰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31 00:46  字數:3516

馬橋一見遠遠有兩隊人馬疾奔而來,敵我難辨,趕緊向城下招呼道:「你等速速上城!」

那些宮娥太監們一聽如蒙大赦,立即爭先恐後地向玄武門上跑去,眼見還剩為數不多的幾個宮娥太監沒有上城時,那兩隊人馬中的一支已經衝到了玄武門下。。

這支人馬正是隨從太子造反的一支羽林軍,統帥他們的是羽林大將軍李多祚的女婿野呼利。

他們突破甘露門後不敢怠慢,立即殺向後宮,得知天子已聞訊逃走,他們分兵幾路四下尋找,其中野呼利這一路人馬從逃逸的太監宮娥口中得知皇帝可能逃向玄武門,是以馬不停蹄地追過來。

一見好多宮娥太監正哭爹喊娘地往玄武門城樓上跑,野呼利生恐他們逃上城樓後上邊的人會關閉運兵道,馬上緊趕幾步,追上滯留在最後的幾個人,手中刀寒光一閃,便有一個宮娥、一個太監慘叫著倒在他的刀下。

這時,一個身材高大的太監突然屈身一彈,呼地一聲飛落到他的面前,這一躍竟有一丈左右,速度猶如鷹隼撲食。

野呼利嚇了一跳,手中一口刀舞得水潑不入,鏗鏘之聲猶如炒豆一般連綿不絕,野呼利和那身材高大的太監各使一口刀,兩口刀幻化成兩團光影,一進一退間氣勢極其駭人,把追上來的羽林衛們都看呆了。

這個太監叫楊思勖,原也是內衛一員。李顯重組內衛時,原有人員全部裁撤,他也就成了尋常的中官,不過在二十四司里他也是擔任著一司之職的,是個大宦官。此人一身武功十分了得,眼見追兵迫近,一旦被他們銜尾追上玄武門,後果不堪設想,楊思勖果斷地沖了上去。

野呼利是一員戰將,騎射雙絕,但步下技擊之術卻遠不及楊思勖,再說他也沒料到一個沒卵子的男人可以如此威猛,以致被楊思勖殺了個措手不及。野呼利急退三步,楊思勖便急進三步,始終壓著他打。

二人一進一退輾轉騰挪之間,兩口刀已不知硬劈硬砍了幾十上百次,刀鋒上都崩現了一道道缺口,突然間一道血光迸現,楊思勖抽身疾退,一手提刀,一提撩起袍襟,腳下像風車一般,一陣風兒地逃上了玄武門。

那些羽林衛一看,就見野呼利舉著一口鋸子般的鋼刀,雙眼怒突,胸口斜斜一道血痕迅速蔓延開來,把他的整個前胸都染成了紅色。野呼利大叫一聲,噴出一口血霧,直挺挺地仰面倒下,眾羽林衛大駭,這才曉得將軍被那太監給殺了。

借著城下的一支支火把,城上觀戰的李顯、韋後、安樂、馬橋等人都親眼看見了這陣前斬將威猛無儔的一幕,一時間心馳神往,馬橋更是以掌大力拍擊碟牆,興奮地大讚道:「好功夫,好身手!」

這些羽林衛死了首領,不由又驚又怒,其中一個旅帥持刀直指玄武門,狂叫道:「殺上去!」

馬橋冷笑一聲,道:「放斷石!」

石閘旁早有人嚴陣以待了,這時最後一個宮娥也逃上了玄武門,馬橋一聲令下,一道石閘轟然落下,將追兵嚴嚴實實地擋在了城下。

這時,自另一條御道趕來的那支人馬也衝到了玄武門下,他們大約有三五百名將士,領兵的是右羽林將軍劉景仁。

左右羽林衛原本分屬於武攸宜和李多祚掌管,神龍政變後武攸宜被剝奪了軍權,右羽林衛的成份就變複雜了,其中有韋後安插的人,有武三思安插的人,有李顯直接安插的人,也有原屬武攸宜部下,但是因為沒有擁戴武則天的明顯立場,還未被清理的人。

劉景仁這一路兵馬本駐紮於太極宮右側的掖庭宮,聽到甘露門上的警訊後衝過來救駕的,他們從安樂公主寢宮逃散的宮娥太監處得知公主逃向了玄武門,料想公主必定和皇帝、皇后在一起,所以也急急趕來。

今晚造反的兵馬來源太複雜,除了參與謀反的主要將領,基層將官和下面的兵丁都不清楚究竟有哪支人馬參與了叛亂,一見劉景仁率人趕到,他們立即收攏人馬戒備起來,想弄清來人的立場和身份。

叛軍都搞不清自己人都有誰,匆匆趕來救駕的劉景仁就更不清楚了,他從掖庭宮急吼吼地跑過來,連今夜是誰帶頭造反都不知道,方才運兵道前一場大戰他也沒看清楚,自然無法分辨敵我。

是以劉景仁也是急急收攏人馬,與野呼利的人馬互相戒備。要確定敵我,最好的方法就是由皇帝來甄別,劉景仁紮好陣腳,便向城上高呼道:「臣右羽林將軍劉景仁前來護駕,陛下可在玄武門上?」

李顯大喜,慌忙道:「快!快叫他帶兵上城護駕。」

「且慢!小心有詐!」

韋後馬上制止了李顯,對馬橋道:「告訴劉將軍,天子就在城上,劉將軍救駕有功,忠心可嘉,請劉將軍於玄武門前列陣卻敵。」

馬橋看了李顯一眼,見他沒有反對,便向城下喊道:「某乃玄武門守將馬橋,陛下、皇后與安樂公主都在城上,陛下說劉將軍救駕有功,忠心可嘉,那支人馬就是叛軍,請劉將軍於城前列陣卻敵!」

劉景仁向城上抱拳道:「臣遵旨!」

劉景仁一揮手,喝道:「城下列陣!」

劉景仁所部官兵立即排列於城下,背向城牆,槍矛前指,與野呼利的人馬對峙起來。

如果是戰場廝殺,主將戰死,野呼利這些部下就得一鬨而散了,可這是造反,失敗就是死,逃也無處逃,他們自然不能退卻。可是沒了主將,其他人又不知該如何進退,也沒誰有那個魄力站出來做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