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奪門之戰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奪門之戰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30 11:08  字數:3785

甘露門外有隸屬不同系統的禁軍把守著四五道門戶,宮城之外又有金吾衛徹夜巡邏,甘露門上的太監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竟有一支軍隊可以悄無聲息地殺上甘露門的,所以城門上的防範非常鬆懈。

夏夜難眠,穆老太監領著兩個年輕太監在城門樓里鋪了涼席,躺在上面搖著蒲扇聊天,飛抓甩上城來扣住城牆時,隱隱發出「叮叮」幾聲,穆老太監聽見了,吩咐道:「凳子,你去瞧瞧,這什麼動靜。」

凳子道:「老公,咱們這地兒還能出啥事不成。」

穆老太監瞪眼道:「怎麼著,不聽使喚了?叫你去你就去,難不成還讓老公我去看?」

凳子踢了旁邊那個太監一腳,道:「桌子,你去。」

桌子的職銜似乎比凳子還低一點,很不情願地站起來,嘟嘟囔囔地往外走。

穆老太監嘿嘿地樂起來:「你們吶,是大懶支小懶,小懶乾瞪眼。」

桌子趿上鞋,踢踢嗒嗒地出了城門樓,四下瞧了瞧沒見有什麼東西,打個哈欠剛要回去,突見城牆上冒出一個人頭,桌子一怔,緊跟著就見城牆上冒出一片人影來,桌子機靈靈打了個冷戰,扯開破鑼嗓子就嚎叫起來:「出事啦!有人闖宮!」

爬上城牆的禁軍一看被人發現,立即加快了速度,幾個口銜利刃的禁軍翻身躍過城牆就向桌子猛撲過來。桌子前腳剛邁進城門樓,就被人自後一刀揮過,本就沒了小頭的可憐傢伙登時大頭也離身而去。

「什麼人?殺!」

小凳子赤著雙腳,揮著鋼刀搶了過來,「鏗鏗」交手數合。便被兩名禁軍聯手砍翻在地,這時那穆老公已經慌慌張張爬上二樓,拉起鍾繩咣咣地敲響了警鐘,戍守在城上的太監們馬上一個個衣袍不整地從宿處衝出來。

甘露門上殺聲起。

聽到警鐘聲,婉兒立即披衣起床。動作雖然迅速,舉止卻毫不慌張。一見婉兒鎮定自若,她身邊的宮娥們也就鎮定下來,一盞盞燈陸續亮起,婉兒舉步出宮,望著甘露門沉聲道:「出了什麼事?」

片刻功夫。一個一手捂著胳膊,鮮血染紅了半邊衣袍的太監踉踉蹌蹌地衝進來,大呼道:「昭容,大事不好,有亂軍沖城!」

婉兒玉顏一冷,厲聲問道:「來者何人?多少人馬?」

她沒有問甘露門能否守住。一看這個受了刀傷的太監,她就知道亂軍已經上了城了。

那太監哭喪著臉道:「奴婢不知來者身份,人數遠超門上守軍。」

婉兒一聽這話,馬上吩咐道:「死死擋住,我去面君。」

「喏!」

那太監答應一聲,又轉身跑去,婉兒掃了一眼臉帶驚容但舉止未亂的幾個宮娥。肅然道:「走!去天子寢宮!」

婉兒輕移蓮步,急急走出不足百步,突又省起一事,急扭頭對身邊一名提燈的宮娥道:「你去,將安樂公主也帶來皇帝寢宮。」

今夜安樂宿在宮中還是上官婉兒安排的住處,這時突然想起來,自然得吩咐人把她也好好保護起來,公主一旦有失,她也罪責難逃。那宮娥不敢怠慢,急急奔向安樂公主的寢殿。

後宮內苑著實不小。甘露門上的廝殺根本傳不到皇帝的寢宮,婉兒一路走去,一路吩咐人喚起各路太監,就近尋些趁手的傢伙趕去甘露門支援,雖然這些人不可能是亂軍的對手。可是多阻擋片刻就多一分機會。

李顯自夢中被人喚起,片刻功夫,皇后韋後也急急趕來,皇帝和皇后穿著小衣披著中單,披頭散髮的顯得異常狼狽。倒是婉兒衣裝齊整,身後幾名女官還抱著御璽,顯得慌而不亂。

「婉兒,出了什麼事?」

李顯夫婦急急向上官婉兒詢問,滿臉懼色,神龍政變那天的事對他們來說並不是很遙遠的過去,那一次他們是叛亂者,整晚都為萬一失敗的後果擔心。如今他們成了這皇宮的主人,卻要擔心叛軍成功了。

婉兒平靜地道:「聖人,宮裡發生叛亂,亂軍已攻上甘露門,頃刻便至。」

「啊!」

韋後一聽,頓時花容失色,道:「怎麼會!亂軍是誰,怎麼就悄無聲息地被他們殺上甘露門了。」

婉兒道:「聖人、皇后,眼下不是追查這個緣故的時候,內廷里無一兵一卒,只靠些宮娥太監是抵擋不住亂軍的,他們一旦衝進來那就大勢去矣,眼下須得找一個安全之處,以保聖人與皇后的安全。」

李顯這時大悔,他登基後把女衛全部裁撤了,新設的內衛全是男子,所以根本不留在宮裡,這時節才發覺看似固若金湯的皇宮也不保險,身邊還是該多幾支武裝保護才好。他團團亂轉,手足無措地道:「上官昭容言之有理,可……可是何處安全啊?」

上官婉兒道:「聖人,不如我們去玄武門,玄武門堅不可摧,又有忠心於陛下的禁軍守衛著,聖人暫避於玄武門上,定可避過兵鋒。」

李顯牙齒格格打戰,恐懼地問道:「玄武門守軍……沒有參與叛亂嗎?」

婉兒平靜地道:「聖人,若玄武門守軍也叛亂了,亂軍何需攻打甘露門呢,早從玄武門長驅直入了。」

李晃恍然大悟道:「啊!不錯!那……娘子,咱們快走!」

李顯和韋後急急逃出寢宮,上官婉兒一邊走一邊回身顧盼。

韋後驚慌道:「婉兒,可是亂軍追上來了?」

婉兒搖頭道:「不是亂軍。婉兒使人去向安樂殿下示警了,卻不知為何,安樂公主殿下還未追來。」

李顯這才想起安樂,猛地站住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