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危在旦夕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危在旦夕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30 01:06  字數:3684

「在這裡,我找到了!」

一群如狼似虎的士兵在安樂公主的寢室里到處翻找著,帷帳後邊突然有個士兵驚喜地叫了起來,李重俊立即興沖沖地趕去,就見武崇訓穿著一身小衣,蹲在馬桶後面瑟瑟發抖,手裡還舉著馬桶蓋,似乎想當盾牌。

一見李重俊,武崇訓立即丟下「盾牌」,跪地乞求道:「太子,太子饒命啊!」

廝殺聲剛起來時武崇訓就驚醒了,聽見外邊殺聲一片,武崇訓便知不妙,馬上慌慌張張地躲了起來。但當時他並不清楚究竟是誰作亂,等李重俊帶人闖進他的房間,聽到李重俊的聲音,他就知道大禍臨頭了,平日安樂羞辱太子時,他又何嘗沒有為虎作倀。

可是哪怕有一線生機,他也不會放過的,因此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李重俊見平日里不可一世的武崇訓跪在自己腳下瑟瑟發抖,快意油然而生,但是沒有看見安樂,卻令他大失所望。

李重俊把帶血的長劍一振,指著武崇訓喝道:「安樂那個小賤人呢?」

武崇訓哆哆嗦嗦地道:「安……安樂今夜宿在宮中,不……不不……不在這裡。」

「什麼?」

李重俊大失所望,可轉念一想,等他殺進宮去一樣可以取那賤人狗命,遂不再多想,猛地把劍揚了起來。武崇訓一見趕緊叩頭如搗蒜地乞求道:「太子饒命,太子饒命。崇訓……可是您的妹婿啊。」

李重俊狂笑一聲,譏誚地道:「事到如今。你才想起是孤的妹婿嗎?」

「不……」

武崇訓驚恐地瞪大了眼睛,就見一道血色的虹影一閃,然後就是一陣天旋地轉,他看到自己的身子還跪在地上,周圍的一切都在急旋,然後他就「嗵」地一聲落進了馬桶。

「好臭……」

這是武崇訓在人世間最後的一絲意識。

李重俊本想提著他的人頭去皇宮,一見人頭落入馬桶,李重俊立即厭惡地捂著鼻子退了幾步。對一名士兵吩咐道:「挑起他的人頭,走!」

那士兵將長矛摜入馬桶,把武崇訓的人頭一紮,尿水淋漓地提出來在榻上蹭了蹭,跟著李重俊大步向外走去。

※※※※※※※※※※※※※※※※※※※※※※※

高初急急解開楊帆的繩索,楊帆一躍而起,厲聲喝道:「擊鼓聚將!」

片刻之後。戰鼓聲隆隆響起,各路將領訓練有素,很快就聚集在帥帳之內。

楊帆如今雖然爵高位顯,但他從不憚於以身涉險,如果他一個人趕去皇宮就能夠解決問題,他在解開束縛的時候就已奪馬直奔玄武門了。但是這種事不是憑著江湖人的武勇一人一劍就能解決的。

直到現在。他還不知道今夜究竟是誰要反,究竟有多少人參與其中,而且單槍匹馬的殺入宮中,在那麼巨大的範圍內、在無數的建築中要尋找一個想救的人,實在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李重俊想到就做。可真應了那句「亂拳打死老師傅」了,事態之突然。事先全無珠絲馬跡,沒有任何一方勢力察覺。楊帆要擊鼓聚將,也是要了解一下自己手下有多少人參與其中。

須臾功夫,帥帳內已是戰將如雲,眼見楊帆一臉殺氣地站在上首,眾將雖然心中驚疑,卻不敢出聲詢問。等三通鼓罷、眾將到齊,楊帆唱名點卯,發現除了今夜值守玄武門的馬橋所部不在,就只有獨孤諱之和蔡沽府和崔浪三員戰將未到。

楊帆心中大定,立即下達軍令,命黃旭昶、陸毛峰等人率所部兵馬疾馳橫街,控制太極宮的承天門和東宮的重明門,再令楚狂歌部與自己馳援玄武門,許良所部控制西內苑,確保有一條退路。

許良是行軍司馬,是楊帆的副手,一聽楊帆這樣安排,許良便眉頭大皺,他出列問道:「大將軍,究竟出了什麼事,末將等尚還一頭霧水,望大將軍告知我等。」

楊帆雖然憂心如焚,卻也清楚如果一點消息都不透露,眾將必定無所適從,等他們趕到地點,如果遇到些什麼狀況,都不清楚究竟該怎麼做。

楊帆只得把事由經過簡單地對他們說了說,但他所知也極有限,目前只知有人要反,具體情形卻一概不知。

許良一聽便反對道:「大將軍,如今是誰要反,究竟有哪些軍隊參與其中,我們一概不知。一旦殺至承天門和重明門,碰到其他軍隊,對方究竟是叛軍還是勤王的軍隊我們如何分辨呢?

其他軍隊又如何確定我們的立場呢?到時候我們該怎麼辦?一旦動起手來,而對方又是勤王的軍隊,事後誰能為大將軍作保,證明大將軍是忠於天子的?那時一個反賊的罪名扣下來……」

楊帆憬然醒悟,這真是關心則亂了,他如今只想迅速控制宮廷,把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可是以眼下的亂局,如果他貿然有所動作,適必會讓眼下的亂局亂上加亂。他的兵馬一旦派出去,他也無法及時取得聯絡了,到時候恐怕與事無補,反而讓自己辯白不清。

楊帆在帳中急急徘徊片刻,改變主意道:「楚狂歌將軍率所部兵馬與本帥馳援玄武門。許良將軍彈壓中軍,各部馬不卸鞍、衣不解甲,嚴陣以待,由高初負責居中聯絡,本帥一俟弄清原委,立即由高初傳達將令,各部須執行不怠,違令者斬!」

許良一聽這麼安排倒也妥當,馬上退回隊列,與眾將抱拳恭聲道:「末將遵令!」

片刻功夫,楊帆和楚狂歌率領千餘騎戰士,俱乘戰馬。如一陣狂風一般卷出轅門,劍一般刺穿西內苑。殺向了玄武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