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行至水窮處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行至水窮處 (1/3)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27 00:59  字數:5583

御史大夫李承嘉近來成了皇帝跟前的大紅人,王同皎一案就是由他主持的,結果這個案子把五位王爺拉下了馬,李承嘉頓時名揚天下。

如今,又出現了朱雀大街誹謗皇后和梁王案,這案子又交到了他的手上,李承嘉既興奮又忐忑,這件案子順利辦下來,御史中丞的位置就向他招手了。可他又擔心梁王還想藉機整治相王和太平公主。

王同皎一案原本就是想把相王和太平公主拉下水的,結果文武百官群情激昂,幸虧皇帝及時收手,迅速把目標轉到了張柬之五人身上,否則百官繼續鬧下去,沒準皇帝就會找只替罪羊以息眾怒,到時他的下場可想而知。

李承嘉沒有擔心多久,梁王武三思就告訴他,這次一定要找出真兇,並沒有暗示他把這件案子爭取和相王和太平公主牽扯起來,李承嘉很是慶幸,馬上卯足了力氣,認真查辦起來。

李承嘉用的法子是個笨辦法,卻很有效。

朱雀大街上的招貼是一早就被長安市民發現的,也就是說,招貼必定是頭一天晚上貼出的。李承嘉通過長安、萬年兩縣把案子分解到長安的每一個坊,要求徹查所有當晚宵禁後還出入過坊門的人。

那一晚,在宵禁之後出入坊門的只有兩家成親的,還有一家因為父親生了急病半夜出去找醫生的,找醫生的這家只有一人出門倒還好查,可那成親的連親朋都算上。這人數就非常可觀了。

李承嘉從大理寺、刑部、御史台調撥了大批人手,配合萬年、長安兩縣逐人排查。確信這些人並無可疑之處,就把目標對準了三品以上的朝廷大員,因為只有三品以上朝廷大員,才可以直接對著大街開門,不需要走坊門。

京都重地,雖然官宦多如走狗,可是三品大員卻也不多見,而且其中毗鄰朱雀大街的三品官更少。李承嘉的目標迅速縮小,最後鎖定在十四戶人家,其中就有前宰相桓彥范的府邸。

這些人都是大官,李承嘉倒不敢直接提調這些官員來審訊,但是他有皇帝、韋後和梁王撐腰,要拿這些人家的家僕下人詢問,這些官員卻是不好拒絕的。何況天子已經震怒。這時誰敢拒絕調查豈不顯得自己心虛?

李承嘉是當朝御史,乾的就是司法刑訴的差使,真要叫他問案,確實很有一手,從他有條不紊地縮小調查範圍,他的精明就可見一斑。

他審訊這些人家的家僕下人時。又用了些技巧。他去長街看過那些招貼,不下數十份,貼的工工整整,一個人在有金吾衛巡邏的朱雀大街上是很難做出這些事情的,張貼招貼的人至少也得有兩到三人。

而做這種事的人。必然是主人的心腹或者家生子兒的奴婢,那些僱傭的長工短工。隨時可以抬屁股走人的仆佣,是不可能被主人安排這樣的差使的。

有了這樣的分析,李承嘉審問起來就得心應手了,一俟查清該人不是主人家的管事、管家、家生子的奴婢,李承嘉立即放人,而對有些可疑的人,則安排人手分別審訊,或威嚇或使詐,從中尋找蛛絲馬跡。

李承嘉找來的人都是辦案經驗豐富的公人,借調來後,都是一日發三日的薪水,而且一旦有誰發現端倪,立即奏請皇帝封官。有了這些懸賞,那些公人哪有不賣力的。

這些豪門奴僕並沒有哪個是作姦犯科的慣犯,一群精明狡詐的積年老吏,審訊一群毫無應對審訊經驗的豪門家僕,桓彥范自以為天衣無縫、絕無把柄的行動,居然被萬年縣一個辦過三十年案子,應付過形形色色的犯人的老班頭給破獲了。

這老班頭查問的是桓家一個家生子的奴僕,跟桓家簽了賣身契的。公人擺出刑具稍作恫嚇,心中有鬼的他就露出了些許破綻,那班頭一見有門,馬上連哄帶嚇,又故意出入幾趟,詐稱他的同伴已經招供,這人心裡一慌,竟然招了。

老班頭大喜若狂,沒想到老了老了,居然可以從吏變成官,一步躍過了龍門,喜得他仰天大笑三聲,隨即便親自押著那名桓府家僕獻寶似的去找李御史。

李承嘉一聽也是大喜若狂,馬上叫人把桓府管家和另一個張貼告示的人抓起來,用大刑一問,那兩人捱不過大刑,相繼招供。李承嘉又押著人犯找到他們丟棄刷子、漿桶的地溝,將證物撈起,便喜孜孜地向梁王報功去了。

案情結果迅速呈報到了李顯面前,李顯看罷供詞,怒不可遏,馬上下令拘捕張柬之等五人,並立即召集眾宰相及三法司官員,議處五人之罪。

武三思終於抓住了造謠的真兇,一時間揚眉吐氣,他惡狠狠地對李顯道:「陛下,他們如此造謠,污衊皇后、污辱陛下,應該把他們全部明正典刑,以正國法!」

大理寺丞李朝隱出班反對道:「梁王且慢,如今還沒有張柬之等人的認罪供詞,對這等大臣不經審問就匆忙誅殺,不合我朝律法。」

李顯惡狠狠地拍案道:「那就審,審他個心服口服!」

御史中丞蕭至忠見到證人證物,就知道這案子翻不了啦,不禁暗暗埋怨桓彥范利令智昏。如今人證物證俱在,就算再審他們,他們咬緊牙關不招又能如何?人是他們府上的下人,又有現成的證物,他們還能翻得了天?

即便沒有這些證物,依照三人成供的唐律,這一個管家兩個家僕的供詞,也足以定張柬之等人的罪名了。

蕭至忠靈機一動,忽然說道:「陛下,張柬之等人扶保陛下登基有功,此事天下皆聞。如今此案一經審理。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