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坐看風雲起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坐看風雲起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26 13:07  字數:4807

桓彥范見敬暉一臉怒氣,強抑的聲音都有些打顫,不禁皺了皺眉,他向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不悅地道:「仲曄,你怒氣沖沖而來,就為了此事么?」

敬暉見他對自己的質問避而不答,不禁憤怒地道:「這麼說果然是你了?士則啊,你糊塗!你糊塗啊!你還怕朝廷上的風波不夠多嗎?拉攏武三思本就是皇帝的主意,不過是假韋後之手罷了,你以為皇帝會相信那些荒唐之言?」

桓彥范微笑起來,道:「我自然知道皇帝不會相信。不過……連你也以為我是想藉此謠言幹掉武三思,好的很,好的很吶!呵呵,連你都沒有看出我的真正用意,皇帝自然更加不會察覺了。」

敬暉怔了一怔,放緩了語氣,驚疑不定地道:「難道……你另有打算?」

桓彥范頷首道:「不錯,某正是另有打算。你我站在這兒長談算是怎麼回事,來來來,這邊請,咱們到書房裡說。」

桓彥范把敬暉引進書房,二人剛剛落座,敬暉便迫不及待地問道:「士則,快講,你究竟有什麼打算。」

桓彥范道:「仲曄啊,皇帝雖不相信武三思與韋後有私情,可此事一旦傳開,皇帝必定龍顏大怒,是么?」

敬暉頷首道:「那還用說,朝廷又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了。」

桓彥范呵呵一笑,神色極為自得。

敬暉按捺不住道:「士則,你還沒說你的打算。」

桓彥范臉色一正。道:「同皎以身殉國了,皇帝聽信讒言。還想藉此對相王和太平公主下手,只因百官反應過於激烈,這才退而求其次,把我五人削去王爵,貶謫到地方,相王和太平公主勉強逃過一劫。你想,這次又出了事,皇帝首先會疑心到誰呢?」

敬暉一怔。慢慢陷入沉思之中。

桓彥范道:「我們已經被貶官了,馬上就要離開京城,這場風雨會是我們攪起來的么?最大的嫌疑人應該是相王和太平公主吧,我就是想利用這件事,逼著他們不得不和我們站在一起!」

敬暉身子一震,遲疑地道:「天心難測啊,皇帝就一定會疑心到相王和太平公主身上?我們含憤報復。不也說得過去么?再說,你有把握把相王和太平公主拉過來?如果他們肯站過來,那時……你又打算怎麼辦?」

桓彥范自得地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道:「你的第一個問題根本不是問題。並不是皇帝會不會疑心到相王和太平公主身上,而是把這罪責推到他們身上最符合皇帝和相王、韋後的利益,所以他們一定會這麼干!

這種事。我當然不會事先就同相王和太平公主商量,但是等到皇帝疑心他們時,皇帝步步緊逼,不怕他們不求自保,到那時我們只要『慨施援手』。他們不但要為我們所用,而且會對我們感激涕零。」

敬暉的目光閃爍不定。

桓彥范吁了口氣道:「之後如何。就不是我們單獨能夠決定的了,總要相王和太平也肯答應才行,或者……請太子登基,或者……乾脆就由相王稱帝,當今皇帝必須做太上皇,也只能去做太上皇!」

桓彥范霍然立起,振聲道:「我要借同皎的血,借皇帝一次次的毒手,激起梁王所有敵人的同仇敵愾,大家聯起手來再做一場!憑我們和相王、太平公主三家的力量,未必就不能重演神龍故事!」

敬暉驚怔地看著桓彥范,彷彿看著一個陌生人。

桓彥范用熱切的目光看著他道:「仲曄,我們馬上就要離開京城了。我們五人就要分別貶往五個地方,到時候在地方上要受到朝廷的監視,彼此間又難通聲息,我們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將永遠沒有機會。」

敬暉無力地道:「士則,你在玩火、你在冒險……」

桓彥范指著他大笑起來:「你呀,你呀,富貴本就是在險中求的!你放心吧,上一次我們造勢、用勢,大獲成功!這一次,我們也一樣不會失敗!哈哈哈……」桓彥范笑了起來,笑的像個輸光了本錢的賭徒。

※※※※※※※※※※※※※※※※※※※※※※※※※※※

皇帝的寢殿裡面,韋後臉上淚痕未乾,恨恨地坐在那兒。武三思很尷尬地坐在她的下首,垂頭不語。李顯則怒意未消,繞殿急走,口中喃喃自語:「是誰?究竟是誰?」

韋後忍不住道:「還能有誰?如今朝廷上對你不滿,想把妾身和梁王置之死地而後快的除了你那好兄弟和好妹妹,還能有誰?」

「相王和太平?」李顯搖搖頭道:「不會,此事把皇家體面丟的乾乾淨淨,他們同為皇室中人,臉上好看么?」

韋後氣道:「生死倏關,事涉帝位,還有人在乎臉面嗎?」

武三思恨極了那誣陷他的人,但他仔細一想,卻也搖頭道:「相王和太平因為王同皎一案剛剛逃脫一劫,這時還會主動惹事,唯恐天下不亂?老臣也覺得……不太可能。」

韋後道:「不是他們還能是誰?朝中還有誰對我們不滿的。」

武三思蹙眉想了半晌,一時把握不定。

李顯回身對武三思道:「梁王,這件事朕就交給你了,你和御史大夫李承嘉聯手承辦此案,他們在朱雀大街張貼告示,又貼了那麼多,不會一點蛛絲馬跡也沒有,查!一定要給朕查個水落石出!」

武三思慌忙離座而起,拱手道:「老臣遵旨。」

……

「叮叮淙淙……」

一曲琴聲悠揚而止,盧賓之十指按於琴弦之上,止住了琴音。笑吟吟地道:「有趣,有趣啊!這件事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