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孤注一擲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孤注一擲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26 05:11  字數:3465

李顯沒有想到大臣們的反應會如此強烈,當初剝奪張柬之五人權柄的時候,群臣可沒有這樣強烈的反應啊。

他卻不想想,相王和太平已經在朝堂上經營了多少年?

他在房州一住就是十六年,相王和太平可是一直就在朝堂上,雖然在武則天的威壓之下,相王和太平一向謹小慎微,不敢有什麼大動作,但總比他這個廬陵王人氣強吧。雖然李顯現在是皇帝,可他複位一共還不到一年時間,能建立多麼雄厚的班底呢。

再說驟然高升的張柬之五人,他們固然收穫了無上的權力和名望,卻也收穫了太多的嫉妒,尤其是他們得志之後過於驕狂,百官表面上不說什麼,心裡哪能沒有一點嫌隙,他們的根基連李顯都比不上,比起相王和太平更是雲泥之別了。

群情洶洶之下,李顯頓時退縮了,儘管梁王和韋後不肯放棄這個機會,不斷向他施加壓力,李顯依舊猶猶豫豫,不敢貿然下決定。就在這種僵持之中,朝廷捱到了則天皇后的大殯之期。

大殯之後,李隆基和他的兩個兄弟連王府都沒有回,半路就離開出殯隊伍,馬不停蹄地趕回封地去了。武三思獲悉這一消息,再仔細權衡一番,收於收斂了把相王和太平一網打盡的野心。

如今的情形是:百官堅決反對,地方上又有李隆基三位王爺領軍治民,南衙禁軍近來也有些不甚安份,王同皎謀反的事暴發的又太突然,武氏一族完全沒有準備,而韋氏一族則剛剛興起。

這種情況下如果把相王和太平公主逼得太緊,一旦他們狗急跳牆,鹿死誰手,殊未可知。面對這種情景,已經佔據了優勢的武三思何必輕易冒險,武三思把自己的意見對韋後一說,韋後卻不甘心,眼珠一轉,又把主意打到了張柬之五人身上。

武三思也覺得,張柬之五人雖然已經是沒了牙的老虎,可是如果有機會再踢他們一腳,徹底斷送他們東山再起的可能也未嘗不好,於是馬上授意一班爪牙,重新炮製出了一份供詞。

李顯明知張柬之五人是冤枉的,可他對張柬之五人扶自己登基的恩情並沒有記住,卻牢牢記住了他成為皇帝之後張柬之五人是如何的囂張,李顯默認了這份供詞的真實性,對張柬之五人下手了。

李顯下旨:五王因對皇帝心生不滿,慫恿王同皎等人刺殺梁王與皇后,試圖挾天子以令諸侯,罪莫大焉。念及他們有從龍之功,且有十次免死之鐵券,所以不予重懲,著五人削除王爵,貶到地方任刺史。

王同皎等人事機不密,恰如楊帆所說,不僅害己,而且害了別人。這時正是神龍二年的陽春三月,距離五王政變,推翻則天女皇,擁戴李顯登基剛滿一年。

三月初七,李顯以謀逆罪將王同皎、張仲之和祖延慶三人在都亭驛處斬。宋之問、宋之遜兩兄弟因告密有功旋即授予五品官,宋之遜的兒子宋曇也被封為尚衣奉御。

一晃又是半個月過去了,都亭驛的血跡已被春雨洗刷的乾乾淨淨。

相王府里,李持盈坐在自己的閨房內,若有所思地看著手頭的一份密報。

密報是從宮裡傳來的。

自從李隆基離開長安後,與宮裡聯絡的事情就交給了李持盈。李隆基選擇李持盈,是因為李持盈和他是一母同胞的胞妹,兄妹二人感情最好。他的大哥和二哥雖然留在了長安,但大哥身為相王世子,繁雜事務較多,二哥性情又太過暴躁,也只有小妹才適合做這個事情。

李持盈所看的這份密報是關於楊帆的,近來高力士從上官婉兒那裡了解到了很多有關楊帆的情報,高力士當然不清楚這些情報都是楊帆有意泄露給他的,他只覺得這些情報對李隆基很有幫助,而且高力士也很樂於讓自己所報效的小郡王賞識自己的大恩人,最好能促使楊帆為李隆基所用,所以對於有關楊帆的情報他更加熱衷呈報了。

「這個傢伙還真的很厲害呢。萬騎精兵盡在他的掌握之中。三哥說叫我幫他多多注意可以拉攏的手握重兵的朝廷大將,此人既手握重兵,又對梁王和韋後不滿,應該值得拉攏呢。」

李持盈想著,一雙秀氣的大眼睛輕輕地眯了起來。

十六歲的少女,已是到了青春慕艾的年紀了,她手托著香腮,不由自主地胡思亂想起來,這一想便想到了那多少次令她面紅耳赤的一幕:她,紅裙如傘,自天而降,落在楊帆肩上,想到內里空空,光光的屁股坐在人家身上……

李持盈很不自在地扭動了一下臀部,好象那裡有螞蟻在爬。她輕輕啐了自己一口,不知想到了什麼,臉蛋兒悄然暈紅,眉梢眼角漾起一抹旖旎的春意。

「十娘、十娘!」

霍國風風火火地從外邊跑進來,比李持盈小了幾歲的霍國在這個時代也算是一個大姑娘了,雖然她的身材和臉蛋還是帶著一點嬰兒肥,可是眉眼已經生的非常可愛。

「吵什麼吵呀?」

突然被人打斷綺思,李持盈很不高興地收起密柬,瞪了妹妹一眼。

霍國喘著氣道:「出事了,出大事了,人家剛聽管事說的,你要不要聽?」

李持盈打個哈欠,慵洋洋地道:「什麼事兒呀,你要說就說,不說拉倒,人家正犯困呢。」

霍國是個急性子,李持盈知道霍國心裡藏不住話兒,霍國果然主動開口啦,她神秘地道:「十娘,你知道嗎?朱雀大街上有人貼了好多份揭貼呢,揭貼上說……說梁王跟皇后娘娘私通,說他們陰亂宮闈呢。」

「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