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出師不利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出師不利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25 17:58  字數:3497

大明宮含元殿,殿外石階下,一個素衣少婦與一個只有三歲左右的男童跪在宮門前,清麗少婦臉上掛著兩行清淚,那頑童似乎根本不明白今天為什麼要到這兒來,臉上還掛著淚珠,已經好奇地東張西望了。

高力士躡著腳尖兒從宮裡出來,見那少婦依舊流淚不止,哭得梨花帶雨,不禁搖了搖頭,左右幾個小黃門正左右為難,一見他來,連忙圍上去,如見救星。

高力士分開他們,輕輕走到少婦身邊,小聲勸慰道:「公主,皇后娘娘說了,駙馬事涉謀反,國法當前,雖然是至親也不能循私,此事朝廷自有公斷,還請公主回府聽信兒吧。」

望闕哭宮的小婦人是王同皎的妻子定安公主,聽說丈夫試圖刺殺皇后和梁王被抓進大牢,定安公主如同五雷轟頂。

她不明白,她的丈夫貴為雲麾將軍、右千牛將軍、琅邪郡公、駙馬都尉、銀青光祿大夫,光祿卿。這些官職帶來的俸祿且不提,丈夫還加食邑五百戶,她作為公主有一千三百戶,兩夫妻榮華富貴一生無憂,丈夫還有什麼不滿足的,為什麼好好的日子不過,偏偏要去造反。

可她恨歸恨,那畢竟是自己的男人,是孩子親生的爹呀,儘管她不是韋後親生,平時一向畏懼這位精明嚴厲的母親,還是硬著頭皮跑來哭宮了。

定安公主抬起淚眼,央求道:「高公公。還請公公再為定安傳話,求父皇開恩。同皎一時糊塗,父皇就是罷了他的官職,把他軟禁在府里都行,千萬……千萬不要降下重罰呀。」說到這裡,淚水又是簌簌而下。

高力士唉聲嘆氣地道:「公主,你……你可難為死奴婢了。聖人……聖人當時就在皇后娘娘身邊,娘娘說的話聖人也是聽著的。奴婢……奴婢為公主往宮裡傳話已經是犯了規矩,實在不敢再三冒犯……」

定安公主一聽就明白了。韋後當然不在乎王同皎的生死,恐怕連她這個女兒,韋後都無所謂的,本指望父親能夠開恩,可父親一向懼內,如今他已經知道自己在宮外哭求還是硬起心腸不見,這可如何是好?

高力士左右看看。壓低聲音道:「現如今案子還未審結,究竟怎麼判還不得而知,想來……聖人念及骨肉親情,也不會對駙馬太過嚴苛,可公主要是一直跪在這兒哭鬧不休,一旦惹得聖人和娘娘厭棄。恐怕反而不好了。過猶不及啊,公主還是回去吧。」

定安公主聽了這話,只好拉起兒子,三步一回頭地哭泣著向宮外走去。高力士望著她母子倆的背影同情地嘆了口氣,悄然向左銀台門的方向走去。

宮裡面。李顯坐卧不安,他雖刻薄寡恩。但是對自己的骨肉還是有感情的,想到女兒帶著年僅三歲的小孫子叩門哭拜,心裡便有些不忍。他偷偷看了韋後一眼,有些心虛地試探道:「娘子,你打算……如何處置同皎啊?」

韋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什麼同皎,那是朝廷的叛逆,是謀反篡位的叛賊。你可不要心軟,要是沒有人告舉,你運氣好的話也是個階下囚,運氣不好現在已經身首異處了,那時誰來為你心軟?」

李顯本來就怕老婆,隨著韋氏娘家的力量崛起,同武家的聯繫也主要通過韋氏進行,韋氏的話語權越來越重,他也越來越怕了,聽了韋後這句話,李顯再也沒有勇氣為王同皎求情。

可是想想女兒青春少艾,孫子又那麼少,他知道娘子是鐵了心要殺王同皎的,忍不住囁嚅地道:「王同皎……固然死不足惜,可是定安還這麼年輕,為夫想起來,這心裡頭不好受啊……」

韋後白了他一眼,道:「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兒,皇帝的女兒還愁嫁嗎?這事兒你就別操心了,我的堂弟韋濯去年不是剛剛死了妻子么,他還沒續弦呢,我看就讓定安嫁給韋濯好了?還是親上加親呢。」

李顯點點頭,嘆了口氣道:「唉!也只好如此了。嗯?你說什麼?」

李顯突然反應過來,驚訝地道:「你的堂弟?定安可是你我的女兒呀,你……你的堂弟,論輩份不就是她的堂舅嗎?」

韋後不耐煩地揮揮手道:「他們之間又沒有什麼血緣關係,輩份有什麼大不了的?成了,這事你不要管,回頭我讓楊再思去給他們撮合一下。」

高力士來到御膳房,找到一個負責採買的小太監。採買是宮裡的肥缺,這個小內侍就是高力士安排進來的,因此對高力士言聽計從,是高力士的心腹。

高力士到了小內侍那裡,只待了一柱香的功夫,便拎著一包肉脯悠閑地離開了。瞧他那樣子像是嘴饞了到這裡弄些好吃的。可他離開沒有多久,那小內侍也離開了御膳房,悄然離開了宮城。

小內侍到東市上逛了一圈兒,隨便採買了些東西就回了宮,整件事看起來沒有任何異樣。自從楊帆對高力士產生了懷疑,就已告訴婉兒,婉兒便安排了人盯著高力士的一舉一動。

宮裡面有大大小小的網,皇帝的、皇后的、女官的、太監的,還有宮外權臣的,這所有的網中沒有哪一張能及得上婉兒的關係網、耳目網之龐大,所以高力士在宮中的一舉一動,都在婉兒的監視之中。

那負責採買的小內侍出宮後,離開了婉兒的監控網,卻又落入了顯宗的監視,最後反饋到楊帆那裡的消息就只有一句話:那個小內侍常去採買的一座肉菜鋪子,是臨淄王府指定採購有鋪子。

事情至此,楊帆終於明白,在宮裡有得力眼線的其實並不只有他一人。

婉兒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