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循索追兇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循索追兇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4-03-25 17:58  字數:3531

「他不是周憬?」

武延秀一俟弄清謝瑞麒的身份,立即高聲喝道:「快走,趕緊去抓人!」

他急急走出幾步,忽又想起了什麼,轉身對謝瑞麒道:「你,再帶上幾個認得周憬的人,陪同本國公一起去抓人,只要能抓到周憬,便是你們大功一件。」

謝瑞麒慌慌張張地點了幾個書辦小吏陪著楊帆和武延秀向外面走,這縣衙如同一座小朝廷,說起來佔地也不小,走到前一進院落里,眼看到大門口了,迎面恰好有幾個公人走過來。

看見謝瑞麒,他們打招呼道:「謝縣佐,你要出去啊?」

謝瑞麒急急問道:「你們從外邊來,可曾見到周縣尉?」

那幾個公人茫然搖頭,這時有個從旁邊經過的書吏突然插口道:「周縣尉嗎?卑職看到周縣尉往那邊去了,謝縣佐有事找他?」

武延秀一個箭步躍過去,揪住那人衣領喝道:「快!馬上帶我們去尋他!」

那書吏不知武延秀的身份,不免有些驚慌失措,謝瑞麒急忙道:「還不快些?周憬犯了大案,這是朝廷派來緝捕他的官員!」

那書吏這才恍然大悟,慌慌張張地道:「請,請這邊走。」

周憬翻牆跳出縣衙,沿著小巷向外狂奔,不一會兒後邊就有大隊人馬追了上來。周憬跑到大街上,眼見那些士卒越追越近,突然從旁邊的豬肉攤上搶過一口尖刀,又將一筐菜掀向追來的士兵。

周憬身為縣尉,負有緝兇捕盜的責任,拳腳功夫還是有的,只是要對付官兵就力有不逮了。何況這些官兵是萬騎士兵,禁軍中的精銳。虧得楊帆匆匆追來時高喊了一句:「京畿重地,不得惹出大亂子。」

那些士兵只聽楊帆吩咐,追趕時便有所顧忌,不肯誤傷人命,也不肯把街市攪得一團糟,這才讓周憬逃的更遠了些。可是周憬做官久矣,這體力實在比不上這些禁軍士兵,一條長街跑到頭時,周憬的雙腿已經沉得像是灌了鉛。

眼看再這麼逃下去一定會被生擒活捉。周憬抬眼一看,見前方有一座小廟,馬上持刀沖了進去。

武延秀在草原上受了幾年苦,倒是打磨出了一副好體格,他提著袍裾跑的飛快。眼見周憬逃進小廟,武延秀立即大喊道:「快!馬上把廟圍起來!」

那座小廟不大。看樣子比土地廟也大不了許多。廟裡根本沒什麼香火,冷冷清清。只有一個老廟祝守著這小廟,他正坐在門口曬破棉襖呢,眼見周憬手持尖刀飛奔而入,把他嚇得站在門口再也不敢回去。

士兵們唿啦一下就把小廟圍住了,隨即就開始驅趕周圍擺攤賣貨的小販和行人。楊帆見狀輕輕皺了皺眉。對武延秀道:「賊人雖只一個,卻需防他狗急跳牆,持刀傷人。國公且率人守在外面,楊某進去拿他。」

楊帆這麼安排。武延秀心裡當然舒服,便道:「楊將軍小心。」

楊帆笑了笑道:「憑他?還不是楊某的對手。」

楊帆說罷高聲道:「你們守在這裡,本官進去拿他。」

楊帆手下的一個伙長叫道:「大將軍萬金軀豈能涉險,不過是一介縣尉,能有多大本事,讓卑職率人進去拿他吧。」

楊帆擺了擺手,提著單刀獨自走了進去,武延秀立即道:「你們把這裡守住了,要是讓他跑了,本國公拿你們是問!」

這座小廟門匾上的字跡剝落的厲害,楊帆也沒看清這座廟叫什麼,他走進小廟,又跨過一個小小的院落,便走進了小小的正殿,就見周憬緊攥尖刀,正痴痴入神地抬頭看著上面的神像。

那神像古舊拙樸,因為有老廟祝時時拂拭,五官模樣倒還清晰可辨。只是這尊神像比較少見,楊帆雖然看見了他的模樣,還是認不出是哪一路神仙。

周憬聽見腳步聲並不回頭,只是喃喃地道:「時也,命也。周某生死存亡時刻,竟然逃到比干廟來,這……大概就是天意了。」

楊帆這才知道這座香火幾乎斷絕的小廟供奉的竟然是殷商時的忠臣比干。

楊帆輕輕舒了口氣,緩聲道:「我是不大信奉天命的,我相信事在人為。不過,不得不說,你們這些人徒有一腔熱血,卻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如此大事,你們居然可以被人隨口聽到,事機如此不密,能做什麼大事?」

周憬霍然轉身看向楊帆,厲聲道:「是誰舉告的?張仲之、祖延慶,還是……」

楊帆打斷他的話道:「如果是你的同黨告密,那只能說你們連識人之明都沒有了,這個告密的人是寄住在王駙馬府上的一個外人,宋之遜的兒子宋曇,這麼重要的事你們居然被他聽到,豈不可笑?」

「原來是他!」

周憬先是恨得咬牙切齒,隨即想到如此大事居然就輕易被人聽到,又不禁沮然若喪。

楊帆上前兩步,抬頭看了看比乾的神像,說道:「周縣尉,剛剛與你在萬年縣衙相遇時,我就已經懷疑你了。」

周憬一驚,愕然看向楊帆。

楊帆道:「你沒穿官服,卻穿了官靴。我知道你剛從駙馬府回來,如果沒穿官服也屬平常。一座縣衙裡邊有官職在身的其實並沒有幾個人,所以當時我至少該攔住你問問身份,可我沒有這麼做。」

周憬怔怔地看著他,有些不知所措。

楊帆又道:「我們趕到你的籤押房時,那謝縣佐答話時神情茫然,我都看在眼裡,我知道他不是你,但我還是下令把他抓了起來,只希望能多拖延些時間。包括方才在街上時,我依舊希望你能逃掉……」